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8月21日 06:00

小小说 | 我们村的黎医生

一般来说,一个连队的医护人员,都是卫生员,但我们村的却是医生,有医士的职称,别小看这个职称,那时候挺稀罕的。我们的医生姓黎,是少数民族。他跟我说过,他们哪儿姑娘到了要出嫁的时候,会在屋子外面搭一个窝棚,然后自由跟男孩子交往,最后看中那个,就是她的夫婿。但是,此前会跟好多人睡过,不睡够,是不会嫁人的,一旦嫁了人,立马收心,不再跟别的男人有任何关系。

但是,黎医生在我们那儿,一点少数民族的浪漫都没有,规规矩矩,窝窝囊囊的。老婆是汉人,没有工作,持家过日子是把好手,两口子客客气气,从来不打架,好像连......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0日 06:00

我为什么要写公号文章?

算起来,写公号好像有几年了。为什么要写公号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我的公号,最初是搜狐的两个朋友帮我开的,有一搭无一搭地上几篇我过去的旧文,大约有一年多,也没什么人关注。后来,他们建议我自己加入,手把手地教会了我怎么发,大约是发现并不太费事,然后,我就接手了。每天写一点,然后刷上去,既不讲究排版,也没有什么讲究的图片。至于其他的花招,我连想都不想,这个状况,一直延续到今天。对我来说,反正写了,能发出来就好,喜欢我,是喜欢我的文字,其他的,可以忽略。

有一天,我猛然看到网上有人教怎么写十万加......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0日 06:00

小小说 | 素兰的裙子

小时候,北大荒的女孩子没有穿裙子的,大人中间,只有少数人家,有过裙子或者旗袍,但都是压箱底的,没人敢穿出来。革命了,裙子就更别提了,那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所有人都穿长裤,那种上宽下窄,很难看的长裤,男女之别,就在于男裤是前开门的,女裤是旁开门的。还好,北大荒农场的人,穷得穿不上裤子的还没有。

素兰是个场部人家的姑娘,父亲是个转业军官,农业科科长,人很正经,人家说,从来没见过他笑。还有人一本正经地问素兰,你爸爸会笑吗?而妈妈就是一般的家庭妇女,不识字的。这样的人家,没有书,带字的东西,除了......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9日 06:00

酷吏与上意

汉朝虽说自汉武帝起,就嚷嚷独尊儒术,但是,汉朝整个统治,骨子里还是秦朝严刑峻法那一套。法律之严苛,治狱之残酷,比之秦朝,不遑多让。所以,周勃贵为三公,一旦入狱,就感觉狱吏实在是太狠了。而他儿子周亚夫,立了那么大的功,稍有差池,立马要进监狱,琢磨琢磨自己受不了这个罪,干脆自杀了。只有在汉文帝时代,才稍微宽仁了几分,张释之为廷尉,也敢宽纵一点,还敢因为这个,跟皇帝争一争。到了汉武帝时代,整个又倒了过来。

所以,在汉武帝时代,真正吃香的,是酷吏,而不是儒者。要论酷吏,西汉首推张汤和杜周,这两......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9日 06:00

凡鸟偏从末世来

朝鲜是袁世凯的发迹处,也是他的伤心地。作为一个有才干的公子哥,科举之途,袁世凯命里注定是走不通的。从军,则成了他的一个次优的选择。恰逢朝鲜发生壬午之乱,朝鲜国王李熙的父亲大院君发动兵变,重掌朝政。作为宗主国的清朝,派淮军劲旅吴长庆的部队入朝,平息兵变。而原来在营务处办事的袁世凯,得以崭露头角,率领先锋营,一马当先,过关斩将,令人刮目相看。从此以后,袁世凯在朝鲜政治中的分量越来越重,直至升为办理通商和外交事务的要员,事实上成为清政府在朝鲜的代表,朝鲜的中国太上皇。

其实,在传统的朝贡体系......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8日 06:12

生生不息的妾妇之道

自打宫斗剧问世之后,大有欲罢不能之势,最近,好像又有一部新的宫斗连续剧问世,在豆瓣上评分还不低,火得很。看到是没看过,偶然人家放听一耳朵,台词满是莺声低语的“皇上”、“臣妾”,很倒胃口。

我听了倒胃口还能这么火,说明有更多的人听了舒坦。皇帝没了一百多年了,但在国人脑子里,皇上和臣妾都还在。同一个人,前一秒是自我感觉是皇上,后一秒就可以变成臣妾。一丁点违和感都没有,不服还真是不行。

这些年,见了太多的土皇帝了,在自己当家的一亩三分地上,那架势,那气派,那神气,就差人家叫他一声皇上了,......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8日 06:12

小小说 | 介绍人薛阿姨

北大荒的农场,严格地说,没有媒婆这种职业。农场是转业兵建的,旧社会的三姑六婆,一个都没有。周围的公社,也许有,但一般也不敢公然收钱营业。一个本来就没有传统的移民地区,再革命一点,还真就干净了。

干净的社会,也有让人不大舒服的地方,那就是不方便。毕竟,有男有女,互相有求,需要人撮合。好在,一个社会,总有一些女人喜欢干这事。以前叫保媒拉纤,现在叫介绍人。

介绍人,在我的小的时候,没有名分。有些阿姨,为人活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认识人多,看着哪两个男女不错,就......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7日 06:00

当奇葩成为学者的时候

中国的人口学领域,学者是最奇葩的。早十几年的时候,各种迹象已经表明,中国人口已经不再膨胀,反而有了大幅度减少的趋势,各地学校的入学人口一直在缩减。但是,无论怎么说,消息反馈到什么程度,人家人口学家都坚持必须严格管控生育,坚持一胎政策。然而,纸毕竟包不住火,真相还是一点点暴露,人口是出现麻烦了。人家退了一步,说是可以有条件的开放二胎了,并喜滋滋的预言道,只要开放二胎,马上会出现一个生育高峰,没想到,统计数字马上打脸,不仅高峰不见,出生率反而减少了。不过,不要紧,学者的脸,变得就是快,当年坚持严控人口的,现在都在出主意想办法让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7日 06:00

用光洋打的战争

民国年间,中国是军人当家。中国军人最让老外看不起的事儿,有两件。一件是将军不值钱,什么鱼鳖虾蟹,都可以当将军,连小孩子都能。张学良才六岁,他爸就给他弄了个少将干干。第二件事儿,是打仗不正经,不是凭枪炮和本事,而是靠收买。两军对垒,只消一方把对方的大将收买一个,仗就笃定打赢了。

仗用光洋来打,其实是非常合算的。这种战法,到了蒋介石当家的时候,被老蒋用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北伐之后的几个对手,几乎个个都是被老蒋这样玩下去的。

北伐之后,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几个顶着国民党头衔的大头目,老蒋当然是一个,还有一个......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06:00

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

“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这话出自韩愈,他在《羑里操》这首歌里,替当年被商纣王囚禁在羑里的周文王说的这句话。意思就是说,无论君主对臣子怎么样,都是不会错的,多大的冤枉,都等于零,臣子自我反躬自省就是。

不消说,韩愈说的是臣子这边的事儿,多少有点夫子子道的意思,因为他也因为效忠被贬过。这里,强调的是自我反省,而非抱怨君主的不公正对待。即使君主错了,天王圣明,终有纠正的一日。这种把臣子当妾妇的“高风亮节”,的确把为臣之道,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人格则低到了泥里),难怪在他之后,皇帝会将他供到孔庙里去。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06:00

新兵蛋子打不了仗

辛亥革命,武昌起义,胜利来的太快,太容易,群龙无首的革命士兵,只好拉来了原武昌新军协统黎元洪做革命政府的都督。最初几天,黎元洪实际上是被绑架的,说了算的,当然是陆续归来的革命党人。起义爆发时武汉三镇新军差不多有一万人,参加起义的新军士兵,不足三千。好在,革命后打开藩库和铜元局,找到了上千元的资金。加上拥有汉阳兵工厂和武昌新军的军火储备,武器不发愁,于是,革命军大规模扩张。革命前,武汉新军不过一镇(师)一协(旅),满打满算,不过三个旅的规模,革命后,革命军在短时间就扩编为五个旅,声势浩大。

这样快速的扩张,对于一支军队而言,显然并非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5日 06:00

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是一句古代名言,名言的出典,来自东汉的张纲。张纲是张良之后,父亲张皓也是名宦。当年刘邦让张良自择三万户封地,张良却挑了兔子不拉屎的留,留侯之后,不肖子孙不多。这个张纲,就是有出息的子孙中的佼佼者。

张纲入仕之初,翩翩佳公子一枚,但却有扫清朝廷之志,可惜,末世的东汉,已经是宦官的天下,让他壮志难酬。汉顺帝汉安元年,皇帝选了八位大臣,巡行天下,考察吏治。前七位,都是年纪大的知名耆儒,只有张纲年岁最小,官位也最低。按说,这表明了皇帝对他的信任,而且这个差事,也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各个州县转一圈,大家都得巴结着。只不过,......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5日 06:00

送礼专家

送礼也是一门学问,学问还挺大,学问体现在里面的讲究比较多。所以,西周的时候,干脆把送礼程式化了,什么人,什么事,送什么礼,制度上有规定,按着走就可以。到时候如果忘记了,查一查典章,OK了。但是,礼崩乐坏之后,这点事儿就又麻烦了。尤其是在有求于人,或者下级给上级送礼的时候,里面的名堂,太多太多。如果这个礼要是送给最高层,事儿就更犯啰嗦。

晚清的当家人,是个女流。喜热闹,爱收礼,是西太后的个性。臣子知道这个,投其所好,礼物送得勤。1894年,赶上老佛爷60大寿,大热闹,大收礼,下面的人,好一阵儿忙活。送礼......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4日 06:00

只要还有本钱,就得折腾

甲午之战,大清输得只剩下了短裤。但是,还不是剩了条短裤吗?在马关谈判的时候,日本的伊藤博文总是威胁李鸿章,再不签字,就进北京城,最后还不是没进城吗?大东沟、山海关和威海刘公岛的炮火,紫禁城里听不见。尽管从理智上,西太后知道大清败了,国家危亡,但是,不管怎么说,总是隔了一层,没有切肤之痛。对于一个老女人来说,切肤之痛,才是最大最直接的刺激。

更何况,虽说此番日本人跟西洋人不一样,既要钱,又要领土,割去了台湾和辽东。割去辽东真的有点肉痛,毕竟是满人的龙兴之地,而且离北京也忒近了点。但是,三国干涉,不是逼着日本人又吐出来了吗?多赔了三千万......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4日 06:00

赖小子过大年

北大荒是个没传统的所在,即使在地方上,过年也没有内地那么多的讲究,贴春联,祭祖,闹社火,即使有,也是断断续续,或有或无的。正月十五的灯节,更是徒有虚名,没地方看灯去。至于农场,都是复转军人办的,旧传统已经被军队洗了一道,再落到北大荒,就所剩无几了。

赖小子的爸爸,是场里的干部,据说资历还不浅。但是,场部所以人,从场长书记到一般工人,住的房子都一样。一排排的平房进去之后就是烧火做饭的地方,然后一个小里间,一个大里间,家里如果有该出嫁的姑娘,就住小里间,剩下的,都挤在大里间的炕上睡觉。大里......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3日 06:00

由狗及人说文明

人群中,关于狗的冲突突然激烈起来,我写了一篇小文,意犹未尽,再说两句。关于狗的冲突,怎么说呢,一言以蔽之,中国人走得太快了。经过战争,以及三十年的停滞,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步子的确有点快,人家一百多年才走完路,我们似乎二十年就跑过来了。人的意识,还在马车时代,但身子已经进入汽车时代,小时候看着个解放车还追着飞尘闻味儿的人,长大以后居然可以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回村了。自然相应的汽车文明,意识,文化当然跟不上。其实,养宠物这事儿,也是一样。

国人开始大规模养宠物,也就是这二十多年的事儿。此前,在村里的时候,虽然也养猫和狗,但那都不是宠......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3日 06:00

御史也很馋

历史上,有时皇帝也会下一些很荒唐的命令。明武宗朱厚照曾经忽发奇想,说自己家姓朱,朱跟猪同音,所以,不许百姓吃猪肉。更早的时候,武则天这个女皇帝更荒唐,她信佛,佛教不杀生,为了显示她的虔诚,下令全国禁屠,即不许宰杀,从鸡鸭到牛马猪羊都不许动刀。如果实在馋肉了怎么办?只能吃自己死的牲口。如果真的等牲口自己死,谁等得起?

大中华是个严重缺乏宗教感的国家,让国人不吃肉,根本就不可行。老百姓该杀猪宰羊,还是照样,把时间改到晚上就是了。就是官府有点为难,做官之人,多半是为了一张嘴,不能吃肉,怎生是好?聪明......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2日 22:00

上海户籍背后的歧视

上海市最近出台政策,非沪藉的北大清华毕业生,可以直接落户上海。虽说只是试行,但已经引起网上一片哗然。这一阵儿,各大城市吸引人才落户的政策,可谓一波又一波,比着来。有的城市,到底是为了突破限购壁垒,拉人买房呢,还是为了吸引人才,让人有点看不清楚,但上海这个政策,似乎跟房地产关系不大,真的就是为了拉清华北大的毕业生。

不可否认,就高考录取而言,虽然不是绝对的,但北大清华的录取分数线的确是高。而且清华北大的师资力量,每年的经费,也一贯是独占鳌头。在中国的高校金字塔上,属于立在塔尖上的两颗明珠,集政府......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2日 06:00

如此焦虑

前一阵儿,一个图书公司寄给我一大包书,打开一开,都是耳熟能详的世界文学名著,在每部书的前面,还影印着中国国内若干文学巨子和文学评论大家的亲笔推荐。但我知道,尽管书是好书,推荐者分量不低,但是,书的销路,一定好不了。这些名著,是我们年轻时的名著,不是现在年轻人的名著。那些写推荐语的大家,现在的人们,能有几个知道的呢?

难得有人还相信经典的魅力,但是至少在这些年,经典不会有太多的人关注了。

都好些年了,下去走走,各个中小城市里,大抵都会有一两所中学在当地比较有名,每所中学旁边,都会有一两个书店,但是你走进......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2日 06:00

小小说 | 老兵钱大壮

黑龙江的农场,绝大部分,都是转业兵建的。所以,里面的老兵一把一把的。但是,如果你要说,这些老兵,都是共产党的兵,倒也未必。也有一些国民党的俘虏兵在里面,更复杂的是,好些共产党的兵,其实是从俘虏转化的,当时叫解放战士。我认识的一个老兵,是所有人中最复杂的一个。他原来是国民党兵,俘虏之后,参加了解放军,战斗频繁而且激烈,他一路升上去,都做了营长了,负伤回家养伤,伤刚好,居然被国民党抓去当兵,然后再被俘虏,再做解放军。这回,只做到连长长,战争打完了。当他交代了这段历史之后,被处理了,从连长长降为士兵,然后转业到了北大荒,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