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4年04月05日 09:08

说猜忌

猜忌不是一个好性情,猜忌一旦发生,猜忌者人心里不爽,被猜忌者如果知道被人猜忌了,心里更不爽。因此而打起来的,不在少数。好些邻居,同学,甚至朋友,就因为那么一点点的猜忌,闹得势不两立,彼此恨了一辈子。

但是,人又很难免除猜忌,尤其是自己处在某种麻烦的当口上,比如丢了东西,遭受处罚或者好好的突然有人给了白眼。于是发生联想——......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2日 08:44

当大国带头破坏世界秩序的时候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这个地球上几十亿人,其实很大比例的人们,每天都在做差不多相同的事情。所以,世界历史的演进,也经常很相似。变化的,仅仅是科学技术的进步,从前没有的大杀伤性武器,现在有了。

一战之后,世界也存在着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国际联盟,是由当时的五大强国英美法意日主导的。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后,主动退出了国联,而国联除了做了一个调查,对这样赤裸裸的侵略,毫无办法。而后,意大利又发动了对埃塞俄比亚的侵略,也同样退出了国联,国......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9日 04:30

暴力的潜流

暴力的潜流

暴力的潜流

张鸣

自打被人们视为公知之后,挨骂的几率陡然增高。好些人骂街,除了问候你的父母之外,是要杀你,剁你,甚至火烧油炸。还有一个西奴网,把我和若干他们讨厌的人的头像,直接挂上绞索,脸上打上红叉。这骂声和情景,我都熟悉。经过文革的人,谁不熟悉呢?只是,今天人家只是喊喊而已,当年,是真的动手的。如果我当年能有今天这样的嚣张,估计早就被人砸烂狗头,踏上千万只脚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6日 14:57

学生自治的曙光

广东东莞有座广东医学院的二级学院,医学院的第二临床医学院。这个医学院有个学生运作的一元慈善基金,完全由学生自己管理,自己运作,基金的账号密码,均由学生自己掌控,老师只做一点辅导。自2007年启动以来,已经募集资金41万多元,期间,也接受过外界的资助,但最大一笔,不过2万元,可以说,这是一个学院内部学生自己筹资,自己管理,自己运作的学生自治基金,7年多来,已经帮助贫困学生842人次。在学院的学生中,享有很好的声誉。

这个学生基金,显然是模仿壹基金的理念,小额募款,然后专项使用,专门用于学院的困难学生的资助......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3日 12:55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读书改变命运,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很实在的命题。上大学和没上大学,在1980年代,绝对是一个分水岭,无论知青也罢,非知青也罢,上了大学,以后的路大抵比较平顺,进入体制,或者走出体制,一般都能混出个名堂。而没上大学的人,大抵就是继续做农民,进了城,也不久就下岗,生活相对困窘。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可能没上大学,靠倒腾生意,发了财。

但是,在当今之世,这样的分水岭已经不存在了。生活的底层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子弟,即使上了大学,也依旧摆脱不了困窘的命运,即使名校的研究生毕业,也有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很多三本、二本的大学毕业生,即使进城,只能做蚁族。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9日 20:58

提高教育经费的忧思

这些年,教育经费一直在提高,前年就已经越过了GDP4%的门槛,今年据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还会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作为一个老师,看到教育经费的增加,没有不高兴的道理,但是,却有一丝忧虑在我的心头徘徊。

这些年,教育成了民生的一个难题。百姓无论老少妇孺,只要家里有学生,大多都会头疼,心忧择校,心忧老师歧视,心忧中考,心忧高考,孩子上了大学,则心忧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教育资源不平衡问题,教育内容陈旧问题,......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6日 19:46

道歉的逻辑

一场文革,折腾了十年。其中,无数的人被打死,折磨死,冤死。官方后来说,这是一场浩劫。有两小堆人,被指定为这个浩劫承担了责任,领头的,叫做林彪和四人帮。事过三、四十年,有人为文革的事道歉了。比较扎眼的,有个因为告发母亲反革命,最后害死母亲的。还有因为武斗打死人,最终忏悔的。两个红二代的忏悔,把这一阵儿的道歉,推上了高潮。一个是陈毅的儿子陈小鲁,一个是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据说,他们都没有参与过打人,他们的道歉,是为掺和过这个运动,没有阻止打人,打死人而道的歉。尤其是后者,这场道歉非同小可,她是在天安门被御口亲自改名“要武&r......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3日 08:01

名人为何遭遇李鬼?

名人为何遭遇李鬼?

张鸣

《水浒传》里,李逵遭遇假冒他名头打劫的李鬼,不过是为了吓唬人。但是,现在网络冒充名人的人和文字,却未必是为了吓人。越是名头响的人,假冒的就越多,像白岩松,崔永元、窦文涛这样的主持人,王朔、易中天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0日 08:44

中国人去哪儿呀?

加拿大停止投资移民项目。这件事,尽管加方强调说,不是针对中国人,但不用明眼人都知道,中国人受影响最大。每年涌进加拿大的移民,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据加方讲,说是这样的投资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没有明显的改善。

加拿大的投资移民政策,跟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它是要投资者无息贷给加拿大政府一大笔钱,然后加拿大政府用这笔钱投资,创造若干就业机会,5年后将钱还给投资人。这样的买卖,按道理加拿大政府是稳赚不赔的,得到一个投资移民,就白用一大笔钱,还得了一个有钱人进来,提升了当地的消费能力。但问题是,当涌进来的尽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7日 07:46

大学入学考试不是春晚

“北约”、“华约”和“卓越联盟”三大高校自主招生联盟笔试开锣,人们发现,在它们语文试题里,居然出现了网络时髦用语。“北约”的语文基础试题中,居然有一道填空题这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让经常上网的人倍感亲切。

但亲切可是亲切,要想填对,似乎也不容易,因为你可以在低调奢华后面填“有内涵”,也可以填“无节操”。所谓高大上的对面,也可以是矮小下。网络用语,原本就是无节操,无厘头的。网民们闲极......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4日 11:26

豆腐渣工程发生学

发展中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最令人头疼的一个问题,就是豆腐渣工程。这样的问题,在中国眼见得是越来越多了。那些建好之后,顶多有几年寿命的工程,尤其是公共工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一个开始露馅。刚建没几年的大桥,车压一下,船碰一下,鞭炮崩一下,都可能塌掉。至于楼脆脆,楼歪歪,楼倒到之类的现象,更是层出不穷。有时候,感觉活着都是幸运,不知道哪天逛个商场,进个车站,就会赶上房倒楼塌,过个桥,就会无缘无故掉下去。

在东莞,去年4月,福建一家公司竞得茶山超朗村5栋农民公寓的工程,一个总造价不过1亿出头的工程,......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1日 08:03

为何国人偏爱洋野鸡?

钱钟书的《围城》里面的主人公留洋,弄了克莱登大学的假文凭,回国招摇,居然混了一个大学的副教授。这样的旧事,今天一点不旧,照样在中国上演。前几年闹得媒体上沸沸扬扬,但买国外野鸡大学文凭的事,并没有绝迹。不信,到地方上的大学和科研机构,特别是机关和国企查查,新时代方鸿渐,大把的。教育部心地善良,为了防止国人受骗,特意公布国外野鸡大学的名录。其实,没有在名单上的野鸡或者半野鸡大学,还是不少。没什么人受骗,人人都是心知肚明,心甘......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6日 09:02

扫黄与吐槽二重奏

不管东莞当局认不认账,色都或者黄都这个帽子,都会戴在这个城市头上。自打有微博以来,东莞的色情服务,就一直是一个微博上永恒的话题。这次,广东警方痛下杀手,调动大规模警力在东莞扫黄。同时,央视开播关于东莞花业(色情业)的新闻调查。但是没想到的是,此番扫黄,尤其是央视的新闻调查,遭致了网民(不止在微博上)的大规模吐槽。调侃,揶揄,讽刺、挖苦,笑骂,不一而足,好些评论,读了令人喷饭。满屏都是“东莞不哭......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3日 07:22

搞笑背后的苦涩

搞笑背后的苦涩

张鸣

最近兴起一股文言文热,用文言文翻译网络时髦用语,用文言文翻译英文歌曲。多数的“翻译”,其实就是搞笑,根本不算文言文,更接近装腔作势的甄嬛体。但是,这样的翻译,在一些网友眼里,却很有市场,很多人真的佩服这样的译者,夸他们有水平。

在中国翻译史上,曾经有过一个用文言翻译外国著作包括小说的阶段。不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中国就没有白话......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0日 09:35

矜持的中国商人

大概在古罗马时代,中西之间就有贸易往来了。东西方恰好在同一时段,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帝国,一边是罗马,一边是汉朝。彼此也不是不想交往,但两个帝国山川阻隔海洋阻隔,还有中间人的阻隔,一直都没碰着面。从那时起,中西之间的贸易,一直由中间人来操办。先是安息人,后来是阿拉伯人,每当中国人或者西方人想要亲自来往的时候,中间人就会采取各种手段将之吓退。所以,无论丝绸之路上一骆驼一骆驼的丝绸,还是海路上一船一船的瓷器,居中主导的,都是中亚商人,这些人,也有定居或者半定居中国的,在汉唐,被称为胡商,在元朝,被称为色目人,跟统治民族蒙古人关系好的不得了,社会等级很高。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6日 07:47

娱乐至死的曹操

娱乐至死的曹操

张鸣

今人写遗嘱,古人临死,也写遗嘱。古今遗嘱,大同小异,无非给活人交代一点后事。唯一不同的是,当年没有律师在场,更没法公证,当然,也无需考证它们的合法性。曹操就写过一份遗嘱......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08:48

清官是一块官场的招牌

自古以来,官儿是被人讨厌甚至痛恨的,但清官例外。人们对官员的痛恨度,几乎跟对清官的喜爱度一样,有的时候,甚至后者还超过前者。小说戏剧,清官为主角的公案题材是一大类,包公案,狄公案,海公案,施公案,演了又演,说了又说,几百年,演不够,说不完。尤其是包公,简直被说成了神。上管天,下管地,晚上睡觉,还负责清理阴曹地府的冤屈。直到今天,包公的故事,被拍成电视,依旧走俏。讨厌甚至痛恨官员的人们,其实离不开官儿的管,一朝没了官儿,真不知道怎样生活。所以,最大的渴望,是自己的头上,出现一个清官,青天大老爷,凡事都给做主。如果实在碰不到,一般来说,是自认倒霉,忍。实在忍不了,有......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09:17

假古董就是要当真

《三国演义》问世的时候,辽东的满人,还是明朝旗下的百姓。辽东的满人,当然有自己的语言(文字是后来制造的),但由于长期跟汉人杂居在一起,部落上层得懂汉文,下层百姓也能听得懂汉话。从文学史上讲,《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长篇小说。宋元以来,三国故事是民间讲史说唱的重头。茶楼瓦舍,三国争霸的事儿,百说不厌。有了这样的基础,《三国演义》一出世就大卖。可惜当年没有版权制度,否则作者......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07日 08:21

官帽子大批发

官帽子大批发

张鸣

清朝的财政体系,大有问题,平时收入,主要是天赋和盐税,课税的对象,主要是农夫。人们都知道,农夫的收入,跟老天有关,靠天吃饭。一有灾害,财政收入就要打折扣。但是,严格以农立国的清朝,却基本上不收商税。个别地方的关税,......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04日 13:58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张鸣

早就知道一次大战后期,中国有过关押德奥战俘的战俘营,关押的条件,在整个一战期间,堪称一流。但是,看了李学通和古为明编的图文并茂的《中国德奥战俘营》,方才知道,这样的战俘营,在当年的中国,居然有7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