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5月04日 06:02

阅读障碍症

阅读障碍症

阅读障碍症

张鸣

就85后和90后的一代人而言,他们中的好些人,对于《红楼梦》和《三国演义》之类古典名著的了解,基本上是通过电视剧。甚至连金庸的武侠小说,他们也只看电视剧,不看原著。阅读文字,大概仅限于网上,而且也只看网络小说,那种语言风格跟他们特别贴近,几乎不用动脑筋的穿越、种马类的货色。有人说,这是读图的一代。

读图的一代,不是识字无多的文盲,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大学生,或者读过大学的人。其实,不是他们不喜欢《红楼梦》,不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但看电视比看书更省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30日 08:36

问题少年制造

一则消息令人震惊,澳门破获一个大陆来的卖淫集团,领头的,居然是一个16岁的少年。不消说,这又是一个失学的问题少年。这样的少年,近年来,是越来越多了。组织卖淫集团的,绝不是这一起,只是,以前多在国内,现在走到澳门去了。

当今的城市化,是空前规模的。中国之大,几乎没有一个乡村,能避免城市的席卷。而农民进城打工,一边是制造了大量的留守儿童,一边则制造了被父母带到城里,但就学状况堪忧的儿童。这两部分少年儿童,失学,乃至成为问题少年的概率,都相当的高。

正常人的成长过程......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6日 07:42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读书改变命运,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很实在的命题。上大学和没上大学,在1980年代,绝对是一个分水岭,无论知青也罢,非知青也罢,上了大学,以后的路大抵比较平顺,进入体制,或者走出体制,一般都能混出个名堂。而没上大学的人,大抵就是继续做农民,进了城,也不久就下岗,生活相对困窘。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可能没上大学,靠倒腾生意,发了财。

但是,在当今之世,这样的分水岭已经不存在了。生活的底层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子弟,即使上了大学,也依旧摆脱不了困窘的命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2日 07:44

信仰

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信仰,如果非要说的话,也只有政治信仰。全国人民都一样,信仰一种主义,其实是信仰一个人,把他老人家当了神,全世界最大的神。那时候,最困惑的一件事,就是弄不清楚,伟大领袖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也要亲自上厕所。每次一想到这点,真是又迷茫又惭愧,感觉是亵渎了自己的信仰对象,但又总忍不住要想。

入少先队的时候,带上红领巾,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发完了誓,在回家的路上,想要撒尿。那时我在黑龙江农场,就跟农村一样,小孩子尿急,随......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9日 07:07

学校里的告密风

学校里的告密风

有一年,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领导对我说,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便于掌握。我听了之后,感觉很不好。我当年在小学中学,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已经是大学,还是重点大学,还是这个样子。

后来,我了解到,这不是我们系这样,全校的班主任,都这样干活。只是,很多班主任,工作不负责任,所以并没有落实而已,凡是工作负责的,就是这一套。由于从心里反感这一套,所以,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5日 07:37

教科书的梦魇

现在的学生,没有几个不恨教科书的,中学生在考试过后,集体撕书,并将之抛向天空的情景,相信每一个见过的人,都会感觉有点震撼。但是,我的中学时代,绝无恨书之感。那时的教科书,一个特点是薄,无论数学还是物理化学,都薄薄的一本,几根干干的骨头,几个定理。语文教科书稍微厚一点,但也厚得有限。第二个特点,是铺天盖地的政治化。语文就不用说了,近似政治课本,数理化里也充斥着政治言语和大道理。讲计算水库体积吧,一定要说是为了防修反修。讲牛顿定理吧,一定要说中国的人造地球卫星把东方红的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1日 07:48

纸上得来亦非浅

南宋大诗人陆游的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已经变成格言,广为传诵。记得小时候上学,只要学校要我们出去劳动,语文老师就会端出这句诗,告诉我们“实践出真知”。有时我心里也会嘀咕,我们学的数理化,好像跟锄草与割麦,没什么关系。锄草锄得再好,该不明白X+Y,还是不明白。

当然,陆游的话并没有错。就具体的一件事而言,书本上介绍的再详细,如果你不亲手做一做,的确很难“绝知”,比较深的了解。但是,如果将之放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06:37

校服乱弹

在印象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才兴校服。中小学生,穿着各自学校订制的校服,招摇过市。远远望去,像菜虫者有之,像甲虫者亦有之。说美感,当然大多都谈不上。难怪一些好事之徒,总是拿校服开涮,说三道四。

记得十几年前,好像媒体上也说校服这事的,不过那时说的,是校服背后的腐败。很丑很烂很不透气的校服,每套价格不菲,但学生家长却非买不可,买了孩子穿着不舒服,也非穿不可,多穿,穿烂了,才好换新的。这样的校服,不仅仅是因为校长和总务主任没有审美感,而是里面有猫......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4日 15:55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张鸣

中国人都有属相,十二生肖,怎么也得占一个。现在的年轻人被西方的星座迷住了,只谈星座不论生肖,但星座没有流行之前,人们对自己的属相,还是相当在意的。有意无意,总觉得自己属相的那个动物,跟自己多少有点关系。这其中,属龙的最好,因为世界上原本就没这种东西,除了传说,或者雕刻和画上的龙,龙跟人们的生活,不发生关系。而且龙到底是个什么脾气秉性,谁也说不好。人说胆小如鼠,气壮如牛,但没有说......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1日 06:36

世间已无史量才

世间已无史量才

史量才曾经是中国报业的巨头。民国前半段,中国的报纸,申报和新闻报是双峰并峙的山头,申报是他的,新闻报后来他也控股。当年江浙一带,老百姓一说报纸,就是申报,要包什么东西,就说,拿张申报纸来。可见其普及程度。申报的辉煌,其实是史量才的功劳。握有两大报纸的史量才,不是什么自由派人士,也一丁点不左倾。他仅仅是个资本家,一个报业资本家。他的生意经告诉他,报纸要发达,必须得有人看,人家爱看。要人们爱看,必须得有爱看的理由。所以,必须得替民众说话,做民众的喉舌。其实喉舌倒谈不上,但站在民众角度上......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9日 07:32

好铁要打钉

过去中国有民谚道:好铁不打钉,好人不当兵。后来,我读郭沫若的《沫若文集》,上面有诗云:好铁必打钉,好人要当兵。哪个对呢?都对,只是要放在不同的历史情境里。清朝的兵,除了八旗之外,绿营水路军的士兵,是准贱民。世袭为兵,自成系统。待遇低,素质差。头上包头,身着号衣,背后写一个大大的“勇”字。服装供给不上,平时穿出来,破破烂烂,像叫花子似的。军饷无多,长官还克扣,所以,只要开拔,走哪儿抢哪儿,老百姓人见人恨。

太平天国覆灭之后,清朝的国军,实际上已经是淮军了。而淮军,其现代化程度,就武......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6日 07:00

提高教育经费的忧思

这些年,教育经费一直在提高,前年就已经越过了GDP4%的门槛,今年据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还会有较大幅度的增加。作为一个老师,看到教育经费的增加,没有不高兴的道理,但是,却有一丝忧虑在我的心头徘徊。

这些年,教育成了民生的一个难题。百姓无论老少妇孺,只要家里有学生,大多都会头疼,心忧择校,心忧老师歧视,心忧中考,心忧高考,孩子上了大学,则心忧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教育资源不平衡问题,教育内容陈旧问题,教育的官本位趋向,学校的衙门化问题,等等,等等,根子其实都是......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3日 07:34

搞笑背后的苦涩

搞笑背后的苦涩

搞笑背后的苦涩

张鸣

最近兴起一股文言文热,用文言文翻译网络时髦用语,用文言文翻译英文歌曲。多数的“翻译”,其实就是搞笑,根本不算文言文,更接近装腔作势的甄嬛体。但是,这样的翻译,在一些网友眼里,却很有市场,很多人真的佩服这样的译者,夸他们有水平。

在中国翻译史上,曾经有过一个用文言翻译外国著作包括小说的阶段。不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中国就没有白话......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0日 14:22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张鸣

一个基层干部,从进入乡镇机关开始,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爬到乡镇书记的位置上?这个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你没有后台,也没有犯大的错误,按部就班,一般要经过好几个台阶,首先要爬上镇(乡)委办副主任的位置A......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7日 18:14

官方微博姓什么?

东莞建了政府的官方微博群,市新闻办还对各级各部门的官方微博进行过评比。但是,当南都记者化名普通民众,在微博上对这些官方微博进行测试时发现,这些官微的表现,差强人意,近七成的微博,对民众的投诉没有回应。一些在评比中名列前茅的官微,居然也不回应。事实上,记者所问的,都是些涉及民生的简单问题,但是,这些官微,就像休克了一样。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全国都有。当年微博异军突起,爆料纷纷。为了应付这一状况,各地政府纷纷建立自己的官方微博,应对民众的需求。有的微博,也的确解决了一个民众急需的问题。虽然说......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4日 07:22

当自由遭遇道德……

自由是个好东西,除非脑子有病,没有不喜欢自由的。所以,无论什么政治制度的国家,对于犯罪人的惩治,都是剥夺他们的自由。主张废除死刑的人甚至认为,长期的囚禁,丧失自由,比死刑对人的惩罚来得更加严厉。

但是,当自由碰上道德的时候,在很多情况下,自由是会被牺牲的。在新文化运动期间,参与其中的青年学生们,最喜欢的,就是自由,是个性的解放。当时的《新青年》也好,《新朝》也好,其实都在鼓吹自由。学生们最喜欢演,也最喜欢看的两部话剧,一个是易卜生的《玩偶之家......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1日 07:46

查抄琦善

鸦片战争之前的清王朝,严格地说,没有外交这回事。周边的国家或者部落,不是交战,就是臣服,或者交战完了再臣服。反正天底下,数我老大,万国来朝,天经地义。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俄罗斯。但就这一个例外,他不声张,谁又知道呢?两下说好,清朝的使臣,去俄罗斯见沙皇,三跪九叩,而俄罗斯的使臣来中国见皇帝,也是三跪九叩。中国使臣在莫斯科下跪,没人知道,而俄罗斯使臣在中国下跪,当着众多别国的使臣的面,大家都看到了。说来说去,还是中国皇帝有面子。

......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8日 07:51

天朝的气派

天朝的气派

小时候,到人家做客之前,妈妈都要叮嘱我,千万不要看了什么都好奇,让人觉得咱小家子气。1980年代,国门甫开,若干中国学者被人请喝咖啡,座中没有一个人喝过这东西,但却没有一个人问问该怎么做,咖啡上来之后,没人往里放糖,加奶,这也倒罢了,杯子里有一个搅拌用的小勺,大家不约而同地都用这个小勺一点点地㧟着喝,小口一抿一抿的,可爱极了。

这种不明白装明白的气派,古已有之。18世纪末,英国的马戛尔尼使团来华,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中,有门轻型铜制的速......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5日 07:25

不许唱戏的日子

记得侯宝林说过一个相声《改行》,说的是皇帝太后死了,不许唱戏,逼得梨园行的人不得不改行做小买卖,笑话百出。其实,这个事儿是真的。清朝的规矩,皇帝死了,“国服”三年,即百姓得穿素三年。太后和皇后死,素服一年,而不管皇帝太后,死后百日之内则必须“遏密八音”,所谓的“八音”,指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即这八种东西做的乐器,都不能演奏。停止一切娱乐,根本不许唱戏,严格起来,所有带响的动静,都不能出来,连小贩上街吆喝,也被禁止。百日过后,叫做“半开......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2日 07:24

斗争社会的阑尾

斗争社会的阑尾

斗争社会的阑尾

张鸣

中国曾经是个斗争社会。这样的社会,是分成各个阶级的,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样的说法,源于列宁主义的革命斗争理论,其核心,就是阶级论。阶级之间唯有斗争,任何调和,都是机会主义,进而是修正主义。虽然说,共产党和它的敌人国民党,有过两次的合作,那都是策略性的,两者的矛盾斗争,才是绝对的。

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之后,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