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9月05日 08:31

李二先生是汉奸

李二先生是汉奸

张鸣

汉奸这名目,原本是汉人骂那些跟满人合作者的,但满人统治200多年之后,人们忘记了原义,捡起来,又用在了跟外国人打交道的人头上。特别喜欢用这个词儿骂人的,偏偏满人为多。晚清的中国,经常受西方的欺负,洋鬼子总是来找便宜,......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2日 10:16

铁杆庄稼倒了

辛亥年,武昌一声炮响,大清国寿终正寝。小皇帝得到了优待,依旧可以住在皇宫里,只是三大殿不能用了。每年按规定,民国还给支付400万两优待费。以往改朝换代,最倒霉的,往往是主子。下面的奴才,倒是可以换个主子,接着帮忙或者帮闲。但是,明清两代不大一样,明代垮了,皇帝吊死,臣子迎接新人。但庞大而且被供养的皇族,却成了骤然断奶的婴儿,生不如死。清代也是如此,不惟皇族......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30日 10:58

刺杀郑汝成及其他

刺杀郑汝成及其他

张鸣

二次革命之后,国民党的失败,让孙中山很是失望。总结教训,认为之所以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本党没有纪律,不听指挥,所以没有战斗力。其实,国民党这种状况,本是传统国家民主化转型时期难以避免的问题,一个原来搞武装,暗杀起义......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7日 17:00

韩寒有多复杂?

很久很久都不想说韩寒了,真的没这个心情。可是,近来韩寒异乎寻常地又热了起来。先是跟郭敬明叫板,比赛电影票房获胜,然后冒出来一个清华大学的教授,写了一篇大字报似的长文批韩寒。一时间,大家都在说韩寒。卖文为生的人,都难免随俗,就势写几句吧。

韩寒冒头,契机是一部小说《三重门》,但他之所以能冒头,很大的原因是他不上学了,这是一个弃学或者说学弃了他的中学生。更牛的,在他冒头之后,复旦大......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4日 17:54

别来一场翻牌游戏

教育部最近有大动作,要把600所普通院校改成职业技术学院。消息一出,教育界震动。这样的改法,据说是因为就业的压力。

自打211计划启动,中国开始高校大跃进,本科院校越办越多,越办越大,一所大学,招生动辄上万。中专升大专,大专升本科,本科则要上硕士点,博士点。已经进入211和985圈子的重点大学,则竞相扩张,力求科目齐全。总之,是大、洋、全,标准的洋跃进。每年毕业的学生,从几百万,跃进至近两千万。这许多的学生,社会上一时间消化不了,于是,毕业即失业这个古老的话题,重现神州。尽管教育部和各个大学想了很多办法,......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1日 08:42

一场不为人知的礼仪之争

外国公使驻北京,可以觐见中国皇帝而不用下跪,这是1860年北京中英中法条约就定下来的事。但是直到1873年,同治皇帝亲政,公使觐见,才得以实现。面见不肯下跪的人,对于当时的满人皇帝来说,是一件了不得的难堪事。皇帝很担心此例一开,天下臣民争相效法,天下就乱了。但是洋鬼子硬是不依不饶,为此不惜打上门来,门给打破了,也只能火烧眉毛顾眼前。但是,咸丰皇帝一直到死,都不肯从“北狩”的逃难地热河出来,身体的病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8日 07:47

制度的内盗

明清时节的六部,吏、户、礼、兵、刑、工,俗称“贵、富、贫、武、威、贱”字相配。其中,户部由于是管财政的,油水最大。清中期以前,地方权力很小,即使督抚大员,办事花钱,一文也须到户部报销。给报不给报,报多报少,户部的权力很大,但是,各部正经的官员,都是科举出身,对业务不熟,即使有心作弊,力有不逮。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胥吏。所以,户部的胥吏,在六部胥吏中最为神气。据说,乾隆年间,号称是乾隆私生子的福安康......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5日 20:12

秀才遇见了贼

秀才遇见了贼

秀才遇见了贼

张鸣

俗话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其实,秀才遇见了盗贼,连理都没有地方说去。明太祖朱元璋,就是这样一个贼。

朱元璋早年做流氓无产阶级,偷鸡摸狗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2日 08:15

酷吏即是爪牙

那个朝代,都有酷吏。西汉酷吏里,最有名的是张汤和杜周。张汤小时候,父亲外出,让他看家。结果回来时发现家里的肉被老鼠拖走,小张汤由此挨了一顿胖揍。一怒之下,张汤将老鼠用烟熏出活捉,挖开老鼠洞,找到剩余的肉。然后将“赃物”(余肉)和老鼠放在一起,开庭审理,并加刑讯。写了判决书,把老鼠判处死刑,凌迟处死。他老爹见了他的判决书,文辞如老吏断狱,大惊。由此,自家断狱的公文就不劳动别个了。

......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9日 11:19

我的“大批判组”生涯

文革岁月,我这样的出身不好,父亲又有“历史问题”的标准狗崽子,当然日子好过不了。不过,托尔斯泰说过,每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则有各自的不幸。我的日子不好过,也有个人的原因。我们家从当时黑龙江农垦总局所在的佳木斯搬到5811农场之后,不知怎么一来,我交了狗屎运,跳级了。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我小学跳级后,摊上一个出身不错,一脑门子阶级斗争的男性班主任。在一个已经强调阶级斗争......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6日 08:15

在官场,能挺也得有本钱

在官场,能挺也得有本钱

在官场,能挺也得有本钱

张鸣

都传说,曾国藩著有《挺经》一书,书分十二章,讲的是为官之道。坊间还真的出了《挺经》,据说还挺好卖的。反正这些年曾国藩就是为官的楷模,凡是讲官场怎么混的人,翻来覆去都讲他。凡是带曾......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5日 09:49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世界上有没有奸商?当然有。三百六十行,哪行都有坏人,商人自不例外。在商言商,商人做买卖,就是要挣钱,商人言利,理所当然。在一个儒家学说盛行多年的国度,言利之人,被人看不起,在情理之中。况且,统治者为了统治的需要,长期实行重农抑商政策,商人一度甚至被打入贱民行列,所以,用“奸商”二字鄙夷一下商人,就成了时髦。

每到物价飞涨之时,人们第一个想法,就是奸商作怪,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牟取暴利。其实,在这种时候,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心术坏了的商人在中间捣蛋,但物价飞涨的关键,还是因为短缺。一旦供应充足,没有商人有这个力量可以垄断商品,太高物价,就算有商人联盟这样做,总会有不乐意加入的人......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3日 17:13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张鸣

世界上有没有奸商?当然有。三百六十行,哪行都有坏人,商人自不例外。在商言商,商人做买卖,就是要挣钱,商人言利,理所当然。在一个儒家学说盛行多年的国度,言利之人,被人看不......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1日 07:23

假大空的城市精神

假大空的城市精神

张鸣

自打去年北京弄了个城市精神之后,好多省市都在跟进,也折腾出自己的城市精神来。虽然说,什么叫城市精神,每个城市都说不大清楚,甚至,连什么叫精神,很多城市的管理者,大概也只有教科书上的概念,但一点不耽误他们打造自己城市的精......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9日 19:37

生命在于浪费笔墨

生命在于浪费笔墨

这些年我写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每到年终,总会可以集成一本或者两本叫书的东西出版。没名的时候,出本书难于上青天,有点名了,不断会有人找你出书。世界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混出来就算出来,混不出来,纵有天大的才华,也是明珠埋在沙子里,不见得有人专门会辛苦地扒开沙子来找。我相信,就人才而论,埋在沙子里的明珠,肯定比被人采去放在帽子顶上,挂在美女脖子上的多。

我曾经说过,卖文为生是我小时候的梦,不期望做官,没......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6日 14:16

“政治违纪”的今昔

中国社会科学院祭出整肃大棒,今后院内的干部的考核,要考察意识形态,凡是政治违纪者,一律免职。这条消息,跟此前该院纪委书记杀气腾腾的讲话一样,语惊世界。

虽然说,现在这条规定,是针对干部的,但是,保不齐哪一天,所有的研究人员,都会头顶高悬这个达摩克勒斯之剑,不留神碰上高压线,政治违纪了,饭碗也就砸了。更何况,作为一个研究机构,所谓的干部,肯定包括各所的所长副所长以及各个研究室的主任副主任,这些人,都是研究人员。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人即使在研究过程中,都要当心政治违纪,不能说或者写不政治正确的东西,......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2日 09:19

择校的困境与出路

在中国,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的择校,已经成为城市居民的一大困扰。形成这样的困扰,其实不是由于东方人的特性,对子女教育的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是体制的原因。

无论哪个国家,只要教育资源存在不均等的现象,人们就会择校,选择教育资源比较优厚的所在,让孩子接受好一点的教育。所谓教育资源的优厚,无非是师资和教学环境与设备的优越。发达国家解决这个问题,一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日本式的,在义务教育阶段,......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9日 08:57

城市的良心

现代的城市,都必须有下水排泄系统。其实,古代城市也有这个需要,只是,古代人居住,高楼不多,人口密度较低,因此一般性的排泄沟渠就可以应付。加上很多城市临水而居,每每直接排泄到江河里。19世纪来到广州的法国人,惊讶于居民直接向珠江里倒马桶,17世纪之前的巴黎,其实也是这样解决排泄问题的。

当然,下水系统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人的排泄物,而且要对付城市的积水。尤其是下暴雨的时候,积水如果得不到及时的疏浚,那么就会出大问题。城市扩张越快,建筑现代化程度越高......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6日 06:58

香港稳定的秤砣

对中央政府而言,香港的不稳,显而易见。无论反对派能否最终占领中环,人心的动荡,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现实。当然,不是说所有的香港人都对中央政府不满,对内地人不满,但是,不满的情绪,的确在滋长而且蔓延。

说实在的,为了稳定香港,保持香港的繁荣,中央政府费了不少的心力。这样一个发达的大都市,年年给补贴不说,内地输入香港的水电,都是平价。还开放内地民众自由行,给香港经济输血。

中国政府感到很冤,输出这样的善意,做出这样的努力,但香港人似乎不买账。不仅不买账,而且抵触情绪年......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3日 07:54

走火入魔的国学

国学现今是时髦,大学里,国学研究院或者所,已经遍地开花。我所在的大学,比较牛,竟然开办了实体的国学院,真刀实枪地招生,从本科到博士。而且,我们的前任校长,现在的国学院的院长,还在一直在争取让教育部颁发国学的学位。大概是由于颁发了国学学位会导致整个学科体系大乱,所以,拖到今天,国学的学位也没落地。

学位没落地不打紧,国学已经兴盛起来了。大学给企业家办班,动辄就是国学班。连我这样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