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8月02日 14:08

文联主席的胆气

新鲜事儿年年有,今年也不少。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在本地网站上晒了若干首自己做的诗,遭遇网友恶评,他觉得是网站搞的鬼,于是,带领几个人怒砸网站。砸完了,还留下一个字条,上面写着:“熊艾春恕灿社区电脑。2015年7月3日 熊艾春。”(标点符号,是笔者加的)“灿”字后来又划掉了,因为他问了网站的工作人员,“砸”字怎么写,人家告诉他了,遂改成了“砸”。八个字的便条,错别字从两个,减少了到了一个,只把“怒”,错成了“恕”,但怒气和胆气,真的都相当的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30日 09:28

民众的自救与公民社会

民众的自救与公民社会

民众的自救与公民社会

张鸣

看杭州公车纵火事件的视频,火烧起来之后,没有人利用车内现成的工具,如灭火器,破窗器自救,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往门口挤,挤住了,反而逃得慢。显然,尽管杭州公车上装备了应该装备的自救设备,但是,杭州的市民却没有经过自救的训练。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23日 18:21

思想维稳的义和团情结

思想维稳的义和团情结

思想维稳的义和团情结

张鸣

眼下的中国,恐怖活动猖獗,但中国却依旧是维稳体制,稍有变化的是,维稳的重心有所转移,转移到了哪儿——思想领域。

据说,维稳工作正在成为各级党委的重中之重,维稳工作会议,也在逐层召开,工作的展开,跟当年的清除精神污染有点相似,在人文社科领域,防止境外势力的渗透,重点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一时间,风声鹤唳,闻西方色变,好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因此而被取消。

不消说,此番的思想维稳......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8日 20:23

秘书乎,太监乎?

秘书乎,太监乎?

秘书乎,太监乎?

张鸣

高官的秘书擅权,已经成为顽症,近来,连中国总书记习近平,都对此问题发话,要秘书党们收敛点。当然,秘书党的猖獗,绝不是最高层说了话,就能收敛的,即使收敛,也是暂时的。其实,几十年以来,高层对秘书党没少讲话,要他们自我约束,要高级干部管好自己的秘书,但基本都成了秘书们的耳旁风。道理很简单,官场里,任哪个高官,都管不好自己的秘书。秘书的擅权,源头其实就是他们服务的高官。

中国历史上有过历史悠久的宦官专权现象,一提到秘书,有人就......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5日 07:36

告密成瘾的人

告密成瘾的人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世界,有喜欢运动的,有喜欢遛狗的,还有喜欢跟猪一起吃一块睡的,当然,也有喜欢告状的。在美国,动辄告状的人也挺多,但大多涉及公共事务,如果你虐待了孩子,你虐了狗,随意倾倒垃圾,让人家看见,被告的可能性相当高。但是,我们这里的告密者,不是诉诸法庭,大多无事生非,专门坏人家的事儿。这种事儿,还不见得是坏事。

在过去的时代,发现街上有个人长得像电影里的特务,有人会告;听见哪个人说了“反......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10日 09:14

选择的机会成本

选择的机会成本

选择的机会成本

张鸣

机会成本是经济学的名词,简单地说,就是为选择而付出的成本。比如消费,你有一万元,可以选择买一个笔记本电话,也可以选择做一次长距离的旅行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但是一旦选择了一种,其他的选择就被排除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5日 09:06

官场建立新秩序了吗?

官场建立新秩序了吗?

官场建立新秩序了吗?

张鸣

习李新政,对官场有撼动效应。新班子上台,反腐败力度之大,涉及之广,落马之人级别之高,在新中国反腐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很多从前不成文的规则,比如到了什么级别免于追究,退休就等于安全着陆,什么领域不能碰,即使动,也是内部处理等等,全部作废。只要你有事,无论什么来头,靠山如何,属于哪个圈子,是否已经退休,都有可能被找到头上。官场之大,没有了避风港,也没有了铁帽子王。多少年都管不住的三公消费,大吃大喝,一个八项规定,从此来了个急刹车,状况大好。......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04日 09:03

说臃肿

说臃肿

说臃肿

张鸣

臃肿不是好事,但凡哪个人臃肿了,就是他或者她需要减肥的时候了。但是,我们还是看到满世界的胖子晃来晃去。减肥的人不少,减肥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但减不下来的臃肿,俯拾皆是。

减肥不成,除去某些基因的因素之外,在很大程......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30日 07:34

《色戒》不戒

《色戒》不戒

《色戒》不戒

张鸣

抗战期间,国民党特工郑苹如色诱汪伪特工头子丁默邨之事,被张爱玲写成小说《色戒》,又被大导演李安搬上荧屏,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暴露的镜头,在观众中大火特火。张爱玲的一句,阴道连着女人的心,遂沦为时髦男女们信条。其实,当年国民党特工刺杀丁默邨失败,其实未必是郑苹如紧要关头泄密,更可能因为行动小组成员做事不慎,被老特工丁默邨看出了破绽,遂致功亏一篑,还搭上了大美女郑苹如。一般来说,在施展美人计的女特工意中,阴道不过是行动的工具,死胡同一个,哪儿都不连着。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5日 07:50

讲规矩背后的阴影

守纪律和讲规矩,在大方向上,是一回事。纪律,也是一种规矩,更为严格讲究的规矩。但是,仔细讲来,讲规矩还是可以细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就是党纪,遵守党的规矩;第二个层次,是国法;有些事情,并不违法,比如通奸,但党纪却不容。第三个层次,是生活符合人情道理的规矩,最典型的,就是人与人交往过程中的礼貌。

不消说,现在党内的某些人,不仅不守纪律,而且不讲规矩,将三个层次的规矩,统统抛在一边。贪污腐败,随意泄露党的机密,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权色......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0日 15:42

临时工的问题

临时工的问题

临时工的问题

张鸣

在中国,跟民众打交道特别多的执法部门,比如工商、警察和城管,里面好些人都不是正式编制。一个县城的城管中队,除了队长副队长,基本上都是非正式编制,工商局也是这样,一个县的工商局,正式编制不过几十人,但里面忙活的人,能有上千。警察局,当然也类似。最近因事跑了一趟车管所,见里面办公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辅警,穿的制服,都跟正规警察不一样。这样的机构临时工多,一出事,百分之九十都是临时工干的,好像这样说,具体部门的责任就小了似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6日 09:58

简易的谎言

简易的谎言

简易的谎言

张鸣

最近,出现了一些学者,公然说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话,比如,美国的民主不如中国,民主的希望在中国,不投票的民主最好等等。这,让我想起一些往事。

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代,流行着许多破绽百出的谎言,但是,人们却对此深信不疑。比如说,半夜鸡叫的故事,自打作者制造出来之后,进入了小学课本,还为此改编成了木偶戏,深受小朋友的欢迎,不仅小朋友,大人们也信以为真。我当时就生活在农村,经常要下田锄草。那时候,农村天不亮的时候,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别说锄草,如果......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2日 12:20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张鸣

汉代的时候,官吏不分。不像后世,官吏分途,吏不过是供人奔走的办事人员,与衙役为伍,统称胥吏。官吏不分的年月,人们习惯称官为吏。《史记》《汉书》上,有循吏传,也有酷吏传。一般来讲,循吏都是儒家门徒,治理地方,讲究教化,而酷吏,则是申韩之术的信奉者,崇拜严......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8日 07:09

孔夫子的现代窘境

除了秦以外,历朝历代,孔夫子都是被人供起来用的。虽说供在庙堂之上,尊贵无比,但总得根据后人的需要变脸。不过,变脸归变脸,孔老夫子不仅皇帝喜欢,士大夫也喜欢。再狂悖之人,也不敢对孔圣人说半个不字。

进入民国之后,皇帝变了总统、主席或者总裁什么的,但大家尊孔如旧。用还是想用,但总也用不好。蒋介石尊崇理学,天天讲礼义廉耻,提倡新生活运动。但是,上海的漫画家,却画了漫画来嘲笑他。五四新文化运动,人说是打倒孔家店了,其实,真的打倒孔家店的,只是一个来自四川的吴虞老先生。其他的人,包括最新派的胡适先生......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5日 06:02

怎样才能让政府讲规矩?

怎样才能让政府讲规矩?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政府的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将会提上日程。这种改革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厘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将社会和市场能办的事交给社会和市场办,彻底转变政府职能,建成一个服务型政府。

所谓服务型政府的提法,无疑具有中国特色。其实,中国现在的改革,迫切需要的是建立一个讲规矩的政府。而我们所说的政府,在中国,主要指的就行政体系。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政府是一种管制型......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3日 11:55

大学里容得下个性吗?

大学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我上学的时候,食堂的师傅有拎着大勺冲出来打人的,管楼的大妈,可能随时推开宿舍,哪怕你正在换内裤。这样的人,都算不上是有个性。拎大勺打人,为的是不惯着学生,随时检查宿舍,是防止学生干坏事,这都是他们的上司的意思。即使有点出格,大方向正确。况且,后勤的人,有哪个不跟校方的实权人物没点关系呢,有靠山就张狂,符合大学的潜规则。

在大学里讨生活,前提是服从一切的规则,包括潜规则。如果你资格足够的老,无需评职称,你也不想要学校给你的好......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1日 06:36

大学为何成了势利鬼?

大学为何成了势利鬼?

走进每所中国的大学,其校友室或者别的什么显眼的地方,都挂着一连串名牌校友的大照片。只是,我们的名牌校友,除了个别有名的科学家、院士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官。官阶越高,照片越大,排名越靠前。每年为新生介绍自己学校的光荣历史,也少不了介绍这些高官校友。

这些年来,为了争夺高官校友,各个大学各出奇招。早就先声夺人的清华大学,为了后继有人,让自家的校友在政治局里保持最多的席位,不惜推出并实施论文博士班,单招那些年轻的厅局级干部。其他学校,也不遑多让,能争就争。有位批评博士多在官场的大学校长,自己发......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4日 08:27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张鸣

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兹事体大。但是,世界各国的大学,一般都不管学生吃饭,怎么吃,上哪儿吃,敬随尊便。然而,中国不一样,但凡叫个大学都有食堂,食堂是大学的一部分,属于大学的后勤部门。多少年前就说要市场化,但一直到今天,还是大学后勤部门管理食堂,标准的公有制体制。一度,大学的领导者们,认为大学由三个部分组成,行政、后勤和教学。其中后勤,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刚当老师那阵儿,食堂的大师傅跟我们一起分房,而......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4日 08:03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张鸣

对于挣眼球的行业,有受众就有市场。有人爱看的东西,就意味着金钱。很明显,中国的女人,还包括相当部分的男人,对影视里的男神是相当感兴趣的。最近冒头的几位韩国男神,到中国来,随便走动一下,扭扭脖子,动动身子,说半句生硬的中国话,就可以捞到大把的钞票。所到之处,万众欢腾,如痴若狂。什么叫粉丝?韩国男神的追求者才叫粉丝,坚定,狂热,始终如一,不惜血本。他们恨不得把男神呼吸过的二氧化碳,都呼进自己的肚子里。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0日 07:09

粉丝时代

台湾当红艺人柯某人因吸毒进了拘留所,央视将之曝光,当然是很下作的行为。但奇怪的是,柯某人露脸时穿的东城区拘留所的马甲,居然成为淘宝上热卖的服装。即使吸毒,即使进了局子,粉丝对偶像的热爱,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以前,我以为只有年轻人会做粉丝,而且粉的对象,无非影视歌星,过了那个年龄,也就冷静下来了。后来发现不对,粉丝现象,长盛不衰,年纪小的人狂热,年纪大的热度也不低,只要喜欢上了哪个,真是海枯石烂,其心不变。网上的争议,只要是粉丝,发现自己爱的人遭遇的非议,哪怕只是学术性的探讨,也绝不能被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