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2月03日 06:24

清代的师生关系

大清科举很盛,学生拜师求学,只要有点出息的,都是冲着科举去的。但是,真正教学生读书识字做文章的老师,学生并不重视。有良心的,出息之后,还能有点回馈,没良心的,干脆一拍两散,以后见面都未必相认。在求学期间,由于老师要打学生,越是调皮的学生,挨打越多。所以,一般来说,学生对老师,还有点恨意。没事弄个恶作剧,在老师桌子里放个癞蛤蟆,饭里搁只苍蝇,甚至把把老师厕所的板子锯断大半,让老师跌进粪坑。

考上秀才之后,按道理就是官学的生员(学生)了,各个府州县的教官,都是他们的老师。但是,秀才们对这些老师,基本上不买账,老师薪水低,又没有外快,逢年......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2日 06:23

装在柳木棺材里的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朱由检是幸运儿,若不是他的兄长明熹宗朱由校死的时候没有子嗣,或者把持朝政的魏忠贤稍微有点心眼,找个年纪小的朱家子孙继承帝位,继续操控一切。这样的话,朱由检也许就做不了皇帝,做不了皇帝,就不过是个藩王,在历史上无声无臭。但他又是不幸的,在位十七年,继承一个烂摊子,没有一年是没事的。内乱,外患,一年甚过一年。光供养宗室藩王,国家财政就已经枯竭了,偏偏灾害接踵而至,北方动不动就颗粒无收。内乱和外患都需要钱,可即使竭泽而渔,都弄不出钱来了。体制的毛病,都出来了,他又没有那个魄力,着手大改。阁老和兵部尚书,像走马灯似的换,换了......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1日 06:29

我们这一代父母的囧态

50后这一代,不会做父母,60后也差不多。我们这一代,大多有很多的缺憾,生养了孩子,无形之中,就想让他们做得更好,实际上是让孩子弥补自己的缺憾。自己不会的,让孩子要会,自己不行的,让孩子能行。极个别没有缺憾的,则无形中在孩子身上拷贝自己的一生。说不爱孩子,那是假的,但这种爱,太霸道,太不拿孩子当人。越是成功的孩子,对自己的家长就越是不满——父母皆祸害。反过来,不成功的孩子,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啃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做父母的,基本上是里外不是人,养孩子,成败都是失败,做家长的失败。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这一代家长都没有反思,拼命恶补教育学心理学的,不在少数。......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31日 06:23

皇帝的心病

元末大乱,群雄并起,穷小子朱元璋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做了皇帝。做了皇帝之后,要摆谱,追封祖宗。但是,这样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混混,哪里知道自己的家世,甚至说,到底姓不姓朱都未可知。好在人阔了,不愁没有人捧臭脚,文人的一支笔是好使的,于是,多少代的祖宗被编出来了,还给朱元璋找了一个有名的远祖朱熹,官做的不小,还有学问——理学的开创者。难怪明朝的科举,要考朱熹编的四书,而且答案要以朱熹的注释为标准,都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朱字闹的。

说自己祖宗阔过,那么,自己曾经穷的事情,就得隐晦一点。那时候的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30日 07:14

不讨人喜欢的人怎样度过一生?

在我的一生中,跟人打交道,最常见的现象,是被人低估,而且严重低估。记得大学毕业刚留校那阵儿,一次坐火车,碰到一个大妈,很热心地对我说:“小伙子,你是扛木头的吧?”我说:“不是,教书的。”“教小学的吧?”“大学。”“教体育的吧?”我只好答应说,是的。这样的事儿,不是笑话,而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问题是,这样的真事,此后屡屡发生。有大把的好汉,一见面,就把鄙视写在脸上,然后用嘴角喷出来,喷到我的脸上。进入学界之后,学界的大佬,几乎没有喜欢我的,好些次跟着我一个同学去拜见大佬,最后人家都只搭理他,不搭理我。后来个别对我好的,大概也是因为先看......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9日 06:32

张家军的故事

晚清东北建省的时候,是建了三个省,但人们还是习惯用奉天代表东北。张作霖拿下了奉天,就等于控制了东三省,他的部队,也被称为奉军。

军阀时代,虽然好些部队,都有中央给的番号,名义上,也是国家军队,但实际上,谁控制,就是谁的兵,等于是个人的私兵。只是这种控制有强有弱,像奉军这样,长期被张作霖控制,大小官佐都是他提拔的,实际上就是一支张家军。不仅官佐们自认是张家的人,连士兵也认为自己就是吃老张家饭的。奉军平时的精神讲话和战事动员,都强调吃老张家饭,要给老张家干事。而这种精神,就是义气。关外是个移民社会......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6日 14:50

痰盂盛菜的笑话及其变种

中国人安土重迁,但是,也不是不能走出去。历史上,因生活所迫,迁出去的人,其实不少。南方人,就去南洋,甚至走得更远,北方人,则闯关东。乌苏里江以东被割让之后,海参崴的华人,也是乌泱乌泱的。比较起来,倒是大清的官员,对于走出国门,一直视为畏途。洋人打进来了,两次开战,逼中国进入他们的世界体系,强求互派使节。洋人的使节早就进了北京,但中国往出派使节,得等到1970年代之后,才得以现实。第一个出使英国的郭嵩焘,还被家乡骂成鬼。第一个以中国钦差名义出国访问的,居然是个美国人蒲安臣。这个乐意助人的美国佬,一直在被中国的教科书说成是别有用心。
 
当年的中国官员出国担任公使的,在国......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3日 14:26

总统开小差

袁世凯手下三员大将,王士珍、段祺瑞和冯国璋,人称北洋三杰,龙、虎、狗。王士珍办事干练,为人忠厚,人缘好,但没有什么政治头脑,冯国璋会带兵,能打仗,但政治上也差点火候。唯独段祺瑞在政治上有见识,为人器局也大。袁世凯死后,北洋这一摊子,交给了段祺瑞。但冯国璋坐镇东南,而且接茬儿黎元洪做副总统。实际上,北洋系进入了段、冯两雄并峙的阶段。
 
张勋复辟之后,犯了引入张勋错误的黎元洪,不能再恋栈,冯国璋入京,代理总统。北洋三杰再度聚首,冯国璋做总统,段祺瑞做总理,王士珍做参谋总长。冯国璋发现,这三个把兄弟,根本没法尿到一个壶里去了。王士珍无所谓,但段祺瑞借所谓三造共和的势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2日 13:57

学生上课看手机怎么办?

有消息说,某中学集中销毁了学生的几十部手机。于是,众人大哗,有律师说,学生和家长可以要求学校赔偿。的确,这所中学的做法,是粗暴了些。但是,大家是不是也应该想想学校和老师的难处。作为一个老师,如果上课的时候,全班几十个学生,每人都在看手机,你这个课还能上下去吗?就算你脾气好,耐着性子上,但能有什么效果呢?中学有高考的指望,对于一些还想上大学的学生来说,多少还有点自我约束力,如果放到大学,不采取点强制手段,比如增加随堂考试,提问算分之类,估计谁也没辙。即便这样,也未必能遏制上课看手机的浪潮,因为,现在的学生,对付考试,招儿很多。
 
现在的手机,几乎意味着一切,不仅可......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1日 16:23

异乡人的乡愁

我一直都很羡慕那些能说两种中国话的人,一种是对同乡讲的,一种则是普通话。而我,则只能讲一种话,在东北的时候,这种话接近东北话,出来了,就接近普通话。填表籍贯这一栏,我填的是浙江上虞,但这只是我的父母之乡,我并没有在那里长久地生活过。在浙江的时候,当地人称我是北方人,在东北,人说我是外地人,后来在北京生活,则更是外地人。只是,我这个外地人有户口,而且还有一个教授的头衔,否则,也难免被视为低端人口的。中国之大,竟然没有一个地方可称得上是我的故乡。
 
小时候生活最久的地方,是北大荒,可是,我生活在农场,好些年还在农垦局,那是一个由众多外地人,操着南腔北调口音凑起来的独......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9日 14:32

有时候,人生没的选

在新文化运动期间,有人给《新青年》杂志写了一封信,诉说了他对包办婚姻的无奈与痛苦。最大的难堪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前提下,你没的选,也没有人要你选。其实,在那个时代,没得选的项目,还有很多很多。只要你不是当家人,就什么都得听人家的。结婚、择业自不必说了,连吃饭吃什么,干的还是稀的,吃多少,都得别人决定。齐白石晚年,都富得不能再富了,每天做饭的米,还得他老人家亲自掌握,每次都嫌米放多了。这是他早年在湖南农村过苦日子的遗留,改不了的。
 
至于更大的事儿,一般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就算民国了,他们中有些人有了选议员和总统的选择权,他们也避之唯恐不远。有皇帝的日子过......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9日 14:05

贵胄大爷上学记

在清朝覆灭前几年,清廷花了大笔的银子,办了一所陆军贵胄学堂,专门用来培养王贵贵族子弟,顺带给现任的王公大人讲点军事知识。满人入关之后,满人贵胄和八旗子弟的军事能力一直在下降中,到了清朝中期,八旗兵基本上已经没法用了。而满人皇帝,也一直在拼命地想办法,重振八旗军威。到洋人打进来之后,学习洋人办洋枪队,也是优先紧着八旗。这次办陆军贵胄学堂,要算是最后的努力了。
 
贵胄学堂的学生,一般只招收宗室王公贵族子弟,极少数的汉人有爵位可袭的高官子弟,也可以进来,但压倒多数,都是满人贵胄。学堂的学生,服装跟禁卫军将官服装相同,细微的差别在于金肩章上没有将星(因为还没毕业),帽徽......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5日 10:21

负责任是件尴尬事儿

在我们这里,有很多时候,负责任都是一件尴尬的事儿。小到没人注意失手打破了一个杯子,在人群里放了一个响屁,大到……一个失误,牵扯到很大很大的责任,也许关系到国计民生。如果有人要追究责任,都免不了有人会一推二六五。做过的事儿,赖账,说过的话,赖账,被堵在墙角,西方的政客,也许会认账,但是,在我们这里,照样可以不认账。过多少年之后,觉得了解真相的人死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出来给自己平反。
 
当然,日常发生事情,也许没有这样严重。人们只是习惯性地把责任推给别人,或者推给环境,推给时间,推给昨晚没有睡好觉。反正事儿搞砸了,谁都赖,就是不赖自己。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4日 20:00

颜值时代的逻辑

人长的好看程度,现在叫颜值,听起来好像挺科学似的。拼爹时代还没过去,拼颜值的时代又来了。举国上下,最讲究的一件事,就是让自己好看点。一般情况下,人们是在P图,稍微讲究一点的,就是整容。没见过真人,只看照片,是绝对没法相信的,即使见了真人,也有可能是整过的产品,本来是什么样子,真要想知道的话,得雇私人侦探去查。
 
好看的俊男靓女,工作好找,事儿好办。当今之世,无论干什么,似乎都是颜值第一,有了颜值,诸事好说,没有,那就慢慢来吧。最离谱的事儿,是影视剧,不要演技,不要拍摄的讲究,甚至故事好不好都无所谓,只要有了小鲜肉,票房一定是大大的。弄得若干乳臭未乾的小鲜肉演员,一......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1日 20:14

爱占小便宜的人,其实是因为层次低

爱占小便宜,已经在某些人眼里,成为中国人的国民性。来由呢,就是早期来华的传教士的回忆录。其实,在那个时代,纯朴的中国人还是大把的。只是跟传教士打交道的人,比如仆人厨子什么的,才具有强烈的占小便宜的特质。在古代中国人看来,这属于典型的城里人的毛病。可惜的是,随着时代的演进,朴质的乡村社会早已被瓦解了,而爱占小便宜的城里人毛病,却成了普及性的传染病。现在以至于一提到乡下人,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爱占小便宜的毛病。
 
从本质上讲,爱占小便宜,是因为人们生活的匮乏,能占一点,就占一点,自家的小日子兴许今天就好过一点。给人做仆人,买个菜,打个酱油什么的,揩点油,把剩下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3:43

顺手做点儿好事,行吗?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能随时心存善念,顺手做点好事的人,其实不多。这个世界真的差别特别的大,有人可以把慈善作为一生的事业,投入全部的身心,全部的钱财,只为帮助那些贫穷之人,残疾人士。中国的好些残疾儿童,智障儿童,连自己的爹娘都嫌弃,但却有人跨洋过来,专门收养这样的儿童。但是,却也存在好些连顺手人情都不肯做的,一事当前,能办不能办的,他们想都不想,脱口而出的,就是不能。除非来询问的,是自己的熟人。
 
要绝大多数人为善行献身,当然不现实,即使是慈善事业,也有人进去,只是为了谋生,甚至也有沽名钓誉,乘机牟利的。但是,顺手的善事,帮人一把,能做而不......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9日 11:39

我的人生挣扎

说起来,我也算是一个学者,但长期以来一直在学界的边缘待着。这不仅仅是因为我顶着政治学教授的名头,实际上却在做着近代史的事儿。像个蝙蝠,兽这边说我是鸟,鸟这边说我是兽,结果两边不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有我的无奈。
 
虽说进入学界很晚,但我却深知,在中国如果作为一个学者,没有牛逼的师承(现在已经趋向于名校海龟了),不肯拜码头,进圈子,基本上是混不出来的。做出来东西,学界也可以不认账。有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我写了那么多的书,没有一本上有名家做的序,如果有序的话,也是我自己的手笔。最初,当然是请不来人,然后,也就不想请了,说不定还是请不来。
 
......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16:34

为何华人喜欢坑华人?

这个问题,对于海外华人来说,是个老问题了。多少辈子,移民海外的华人,都知道,同样是亚裔,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抱团,唯独华人要差点火候。要说都互相坑也未必,总能碰到一些好人。但是相对来讲,华人坑华人,比较常见。最近日本报的比较多的黑导游,几乎个个都是华人,而且黑的都是自己的同胞。在这一点上,华人不仅不及日本人和韩国人,而且赶不上拉美人和黑人。到美国旅游,如果是华人导游,听说你是内地来的,十有八九会挨点小宰,如果是当地的华人,就要客气多了。
 
这个事儿,我觉得是因为华人太聪明了。我们的这种聪明,归结起来,就是三个字:会算计。当然,自古以来,所谓的会算计,都是算小账,占小......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13:33

我有点儿怀疑人生了

也许,人生原本就是没法追究意义的一场戏,但是,人活在世上,还不得不演。在演的过程中,寻找自己的所谓价值。这世界变化快,快得有点令人应接不暇,喘不过气来。就拿我关心的事儿来说吧,纸媒和电视雪崩式的衰落,互联网又被手机互联网取代,将来再变成什么,还不知道呢,但肯定很快就会变的。我还一直坚信,无论它怎么变,像我这种提供内容的人,还是有用武之地的。然而,近来的一系列变化,让我的自信有点动摇了,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有点怀疑人生了。
 
于丹教授走红的时候,我曾经有过这种感觉。一个拿孔夫子扯淡的女子,扯得胡天胡地,居然成了中华学术的偶像,下面捧,上面爱,让一干读书人情何以......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5日 16:08

拜金时代的知识人

其实,谁能够料到,拜金时代知识人的地位不会高,但却没有想到低到今天这个份上。在玩微博的时候,娱乐明星动辄几千万乃至上亿的粉丝,这不奇怪,但是,财界大亨,也动辄上千万的粉丝,而且都是货真价实的。至于知识人,似乎只有几个教传媒的人粉丝比较多,多半是他们干微博的学生,出于对老师的尊敬,给白送的。他们微博的活跃度,远远达不到那个程度。至于知识人,就算几个最红的,也不过百把万的样子。
 
同样是出书,娱乐界和财界的大腕们的书,不管自己写的,还是口授的,或者是别人帮着攒的,都一定会成摞地摆在书店最显眼的位置,销量也一定是最好的。偶尔娱乐明星和财界大腕,也会推荐几本知识人写的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