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8月03日 17:13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作为替罪羊的“奸商”

张鸣

世界上有没有奸商?当然有。三百六十行,哪行都有坏人,商人自不例外。在商言商,商人做买卖,就是要挣钱,商人言利,理所当然。在一个儒家学说盛行多年的国度,言利之人,被人看不......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1日 07:23

假大空的城市精神

假大空的城市精神

张鸣

自打去年北京弄了个城市精神之后,好多省市都在跟进,也折腾出自己的城市精神来。虽然说,什么叫城市精神,每个城市都说不大清楚,甚至,连什么叫精神,很多城市的管理者,大概也只有教科书上的概念,但一点不耽误他们打造自己城市的精......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9日 19:37

生命在于浪费笔墨

生命在于浪费笔墨

这些年我写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每到年终,总会可以集成一本或者两本叫书的东西出版。没名的时候,出本书难于上青天,有点名了,不断会有人找你出书。世界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混出来就算出来,混不出来,纵有天大的才华,也是明珠埋在沙子里,不见得有人专门会辛苦地扒开沙子来找。我相信,就人才而论,埋在沙子里的明珠,肯定比被人采去放在帽子顶上,挂在美女脖子上的多。

我曾经说过,卖文为生是我小时候的梦,不期望做官,没......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6日 14:16

“政治违纪”的今昔

中国社会科学院祭出整肃大棒,今后院内的干部的考核,要考察意识形态,凡是政治违纪者,一律免职。这条消息,跟此前该院纪委书记杀气腾腾的讲话一样,语惊世界。

虽然说,现在这条规定,是针对干部的,但是,保不齐哪一天,所有的研究人员,都会头顶高悬这个达摩克勒斯之剑,不留神碰上高压线,政治违纪了,饭碗也就砸了。更何况,作为一个研究机构,所谓的干部,肯定包括各所的所长副所长以及各个研究室的主任副主任,这些人,都是研究人员。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人即使在研究过程中,都要当心政治违纪,不能说或者写不政治正确的东西,......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2日 09:19

择校的困境与出路

在中国,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的择校,已经成为城市居民的一大困扰。形成这样的困扰,其实不是由于东方人的特性,对子女教育的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是体制的原因。

无论哪个国家,只要教育资源存在不均等的现象,人们就会择校,选择教育资源比较优厚的所在,让孩子接受好一点的教育。所谓教育资源的优厚,无非是师资和教学环境与设备的优越。发达国家解决这个问题,一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日本式的,在义务教育阶段,......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9日 08:57

城市的良心

现代的城市,都必须有下水排泄系统。其实,古代城市也有这个需要,只是,古代人居住,高楼不多,人口密度较低,因此一般性的排泄沟渠就可以应付。加上很多城市临水而居,每每直接排泄到江河里。19世纪来到广州的法国人,惊讶于居民直接向珠江里倒马桶,17世纪之前的巴黎,其实也是这样解决排泄问题的。

当然,下水系统需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人的排泄物,而且要对付城市的积水。尤其是下暴雨的时候,积水如果得不到及时的疏浚,那么就会出大问题。城市扩张越快,建筑现代化程度越高......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6日 06:58

香港稳定的秤砣

对中央政府而言,香港的不稳,显而易见。无论反对派能否最终占领中环,人心的动荡,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现实。当然,不是说所有的香港人都对中央政府不满,对内地人不满,但是,不满的情绪,的确在滋长而且蔓延。

说实在的,为了稳定香港,保持香港的繁荣,中央政府费了不少的心力。这样一个发达的大都市,年年给补贴不说,内地输入香港的水电,都是平价。还开放内地民众自由行,给香港经济输血。

中国政府感到很冤,输出这样的善意,做出这样的努力,但香港人似乎不买账。不仅不买账,而且抵触情绪年......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3日 07:54

走火入魔的国学

国学现今是时髦,大学里,国学研究院或者所,已经遍地开花。我所在的大学,比较牛,竟然开办了实体的国学院,真刀实枪地招生,从本科到博士。而且,我们的前任校长,现在的国学院的院长,还在一直在争取让教育部颁发国学的学位。大概是由于颁发了国学学位会导致整个学科体系大乱,所以,拖到今天,国学的学位也没落地。

学位没落地不打紧,国学已经兴盛起来了。大学给企业家办班,动辄就是国学班。连我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0日 08:03

现在的大学,基本上就是职业技术学校

现在的大学,基本上就是职业技术学校

曾写出《辛亥:摇晃的中国》一书的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是个另类。他在大学体系里浸淫多年,却屡屡放话,直斥当前大学教育的弊端,比如那句很出名的“现在办大学,就像圈地养猪”。近日,他又推出新书《跟着张鸣上大学》,试图给大学生和即将上大学的人一点建设性的建议。

这本书的主题区别于张鸣以往的学术专著或历史随笔,但风格依然犀利。比如在微博上疯转的一段话:“到了大学,先学会读书,多面开花,逮到什么读什么,多进图书馆,少进课堂,老师实在要点名,也带了书到课堂去,他讲他的,你读你的就是。”在张鸣看来,当下的大学教育,老师也该反省。

而在我看来,这本书最特别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8日 07:15

中国人去哪儿呀?

加拿大停止投资移民项目。这件事,尽管加方强调说,不是针对中国人,但不用明眼人都知道,中国人受影响最大。每年涌进加拿大的移民,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据加方讲,说是这样的投资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没有明显的改善。

加拿大的投资移民政策,跟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它是要投资者无息贷给加拿大政府一大笔钱,然后加拿大政府用这笔钱投资,创造若干就业机会,5年后将钱还给投资人。这样的买卖,按道理加拿大政府是稳赚不赔的,得到一个投资移民,就白用一大笔钱,还得了一个有钱人进来,提升了当地的消费能力。但问题是,当涌进来的尽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5日 17:52

卖淫嫖娼与收容教育

名演员黄海波嫖娼被抓,在拘留十五天之后,又被收容教育六个月。消息一出,原来对黄嫖娼很不以为然的人们,反倒开始同情他了。毕竟,嫖娼顶多是犯错,不经审判就失去自由半年,惩罚也忒重了。过去的几十年里,各地公安机关不知道每天要处理多少这样的嫖客,一般都是罚款放人,要发票加倍,不要发票减半。代价多则上万,少则数千,等于是把嫖资送给了警察。所以有传闻说,各地的妓女,都肩负着给警察创收的任务。

当然,严惩黄海波,跟警察借抓嫖创收是相反的路子,借......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2日 07:29

监察御史为何治不了腐败?

在历史上,除了元朝这种由游牧人按照游牧规则建立起来的王朝,可以不发官员工资,任由他们自行“打谷草”(搜刮)之外,没有一个王朝不担心贪腐的。虽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话,是唐太宗李世民说出来的,但这个道理,此前的皇帝也都明白。王朝是靠官吏打理和维持的,但如果由着官吏胡来,激起民变,皇帝的椅子就坐不住了。所以,从秦朝开始,监察系统,就是一个独立于行政体系之外的监督机构,从上到下,独立运作,单......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9日 07:59

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

西晋的士族爱钱,史上有名。司徒王衍还假托于夫人名下,自己口不言钱,但却从来不阻止妻子弄钱。妻子气不过,一日王衍就寝,偷偷用钱将他围起来。成就王衍,发明了“阿堵物”这个词儿,一直用到今天。其实,让妻子或者亲属弄钱,自己假作清廉,这样的把戏今之官员都会,个个玩得精熟。虽然,他们倒不见得知道王衍这个人。到了王戎那里,谋财已经毫不避讳。家有好李,怕人得种,卖之前,个个用锥子钻过。当然,时人的记叙,也许有点夸张,那么大的官儿,卖个李子,一个个地钻过,这人工费也忒高了。合理的推断,应该是王戎比较善于经营,卖水果挣了大钱。

晋室东渡之后,过江的士族们,依然爱财。比较有名的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6日 14:17

暴力的潜流

自打被人们视为公知之后,挨骂的几率陡然增高。好些人骂街,除了问候你的父母之外,是要杀你,剁你,甚至火烧油炸。还有一个西奴网,把我和若干他们讨厌的人的头像,直接挂上绞索,脸上打上红叉。这骂声和情景,我都熟悉。经过文革的人,谁不熟悉呢?只是,今天人家只是喊喊而已,当年,是真的动手的。如果我当年能有今天这样的嚣张,估计早就被人砸烂狗头,踏上千万只脚了。

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其实是文革中暴力行动的指南。这篇收入毛选之后,已经有相当幅度的删节,大大减少了其暴力鼓吹的成分之后,其暴力的烈度,......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3日 10:02

关于“早教”的种种

在中国的教育界,曾几何时,“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喧嚣,成了最强的声音。随着这些年,教育界有识之士对早教的批判,在公开场合,这样的声音的确减弱了。但在现实生活中,早教,依旧在肆虐。所谓的早教,就是提前教育,把一年级的课业,放在幼儿园,把二年级的课业,提前到一年级,甚至有的地方做的更过分,提前的更多。说白了,所谓的早教,无非是商家联合了部分的教育行政当局,联手做的一场市场秀,通过此一秀,诱使家长们多掏钱。别的不说,只幼儿园一块,就能多捞不少。因为早教不仅教文化课,而且还连带着办起了各种兴趣班,从音乐,绘画到跆拳道不等。

&nb......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9日 20:41

一个死太后的荣光

1913年2月22日,那一年旧历的正月还没过完,清朝最后一个太后,隆裕皇太后撒手归西,享年勉强算是46岁。离她亲手葬送满清王朝,同意皇帝退位,方才一年。

就算头上有顶太后的帽子,隆裕也是可怜人。做皇后,是她的亲姑姑硬塞给光绪皇帝的,人长的丑,即使做了皇后,一辈子不受丈夫待见。而赐给她皇后头衔的姑姑,却怪她不能辖制住丈夫。可怜的她,两头受气。直到熬成太后,也名不副实。溥仪......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6日 07:52

雅人老六

老六姓张,名立宪,河北石家庄人也。江湖上,人皆称老六,本名反而不显。乍一见,墩墩憨憨的,像个农夫。一张嘴,甜得紧,一口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07:56

秘书乎,太监乎?

高官的秘书擅权,已经成为顽症,近来,连中国总书记习近平,都对此问题发话,要秘书党们收敛点。当然,秘书党的猖獗,绝不是最高层说了话,就能收敛的,即使收敛,也是暂时的。其实,几十年以来,高层对秘书党没少讲话,要他们自我约束,要高级干部管好自己的秘书,但基本都成了秘书们的耳旁风。道理很简单,官场里,任哪个高官,都管不好自己的秘书。秘书的擅权,源头其实就是他们服务的高官。

中国历史上有过历史悠久的宦官专权现象,一提到秘书,有人就会想到宦官或者太监。甚至有人说,现在好些的秘书,说话嗓音都细而且柔了。当然......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07:14

会过日子的西太后

西太后是个讲究奢华的人,赶上衰世,国力不济,即便皇室,也比不得当年。但是,太后这边,还是该讲究就讲究,吃穿度用,一点马虎不得。最恶劣的事例,就是为她六十大寿修建颐和园,虽然顶着满人贵族海军学校的虚名,但实际上就是给她一个人享用的园林。在海防吃紧的当口,挪用海军经费,把流水样的银子用在自己身上,这样的事迹,比史上任何一个昏君都不逊色。死后的陪葬品之丰盈,在清代所有的帝后中,首屈一指,难怪小混混军阀孙殿英会眼红,动用大军盗墓,把个包金裹银带玉的死太后,剥了个精光。

不过,讲究排场,会花钱的西太......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6日 11:18

我们还需要仗义吗?

我们还需要仗义吗?

一个“义”字,曾经是儒家伦理五常八德中的一项。对朋友要讲义,在那个时代,是天经地义的事。五伦中朋友这一伦,对应的道德,就是义。虽然说,第三社会(类似于我们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