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6月12日 12:20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皇帝胳膊上的苍鹰

张鸣

汉代的时候,官吏不分。不像后世,官吏分途,吏不过是供人奔走的办事人员,与衙役为伍,统称胥吏。官吏不分的年月,人们习惯称官为吏。《史记》《汉书》上,有循吏传,也有酷吏传。一般来讲,循吏都是儒家门徒,治理地方,讲究教化,而酷吏,则是申韩之术的信奉者,崇拜严......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8日 07:09

孔夫子的现代窘境

除了秦以外,历朝历代,孔夫子都是被人供起来用的。虽说供在庙堂之上,尊贵无比,但总得根据后人的需要变脸。不过,变脸归变脸,孔老夫子不仅皇帝喜欢,士大夫也喜欢。再狂悖之人,也不敢对孔圣人说半个不字。

进入民国之后,皇帝变了总统、主席或者总裁什么的,但大家尊孔如旧。用还是想用,但总也用不好。蒋介石尊崇理学,天天讲礼义廉耻,提倡新生活运动。但是,上海的漫画家,却画了漫画来嘲笑他。五四新文化运动,人说是打倒孔家店了,其实,真的打倒孔家店的,只是一个来自四川的吴虞老先生。其他的人,包括最新派的胡适先生......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5日 06:02

怎样才能让政府讲规矩?

怎样才能让政府讲规矩?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政府的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将会提上日程。这种改革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厘清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将社会和市场能办的事交给社会和市场办,彻底转变政府职能,建成一个服务型政府。

所谓服务型政府的提法,无疑具有中国特色。其实,中国现在的改革,迫切需要的是建立一个讲规矩的政府。而我们所说的政府,在中国,主要指的就行政体系。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政府是一种管制型......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3日 11:55

大学里容得下个性吗?

大学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我上学的时候,食堂的师傅有拎着大勺冲出来打人的,管楼的大妈,可能随时推开宿舍,哪怕你正在换内裤。这样的人,都算不上是有个性。拎大勺打人,为的是不惯着学生,随时检查宿舍,是防止学生干坏事,这都是他们的上司的意思。即使有点出格,大方向正确。况且,后勤的人,有哪个不跟校方的实权人物没点关系呢,有靠山就张狂,符合大学的潜规则。

在大学里讨生活,前提是服从一切的规则,包括潜规则。如果你资格足够的老,无需评职称,你也不想要学校给你的好......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1日 06:36

大学为何成了势利鬼?

大学为何成了势利鬼?

走进每所中国的大学,其校友室或者别的什么显眼的地方,都挂着一连串名牌校友的大照片。只是,我们的名牌校友,除了个别有名的科学家、院士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官。官阶越高,照片越大,排名越靠前。每年为新生介绍自己学校的光荣历史,也少不了介绍这些高官校友。

这些年来,为了争夺高官校友,各个大学各出奇招。早就先声夺人的清华大学,为了后继有人,让自家的校友在政治局里保持最多的席位,不惜推出并实施论文博士班,单招那些年轻的厅局级干部。其他学校,也不遑多让,能争就争。有位批评博士多在官场的大学校长,自己发......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4日 08:27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大学生的吃饭问题

张鸣

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兹事体大。但是,世界各国的大学,一般都不管学生吃饭,怎么吃,上哪儿吃,敬随尊便。然而,中国不一样,但凡叫个大学都有食堂,食堂是大学的一部分,属于大学的后勤部门。多少年前就说要市场化,但一直到今天,还是大学后勤部门管理食堂,标准的公有制体制。一度,大学的领导者们,认为大学由三个部分组成,行政、后勤和教学。其中后勤,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刚当老师那阵儿,食堂的大师傅跟我们一起分房,而......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4日 08:03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中国影视界为何造不出男神?

张鸣

对于挣眼球的行业,有受众就有市场。有人爱看的东西,就意味着金钱。很明显,中国的女人,还包括相当部分的男人,对影视里的男神是相当感兴趣的。最近冒头的几位韩国男神,到中国来,随便走动一下,扭扭脖子,动动身子,说半句生硬的中国话,就可以捞到大把的钞票。所到之处,万众欢腾,如痴若狂。什么叫粉丝?韩国男神的追求者才叫粉丝,坚定,狂热,始终如一,不惜血本。他们恨不得把男神呼吸过的二氧化碳,都呼进自己的肚子里。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0日 07:09

粉丝时代

台湾当红艺人柯某人因吸毒进了拘留所,央视将之曝光,当然是很下作的行为。但奇怪的是,柯某人露脸时穿的东城区拘留所的马甲,居然成为淘宝上热卖的服装。即使吸毒,即使进了局子,粉丝对偶像的热爱,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以前,我以为只有年轻人会做粉丝,而且粉的对象,无非影视歌星,过了那个年龄,也就冷静下来了。后来发现不对,粉丝现象,长盛不衰,年纪小的人狂热,年纪大的热度也不低,只要喜欢上了哪个,真是海枯石烂,其心不变。网上的争议,只要是粉丝,发现自己爱的人遭遇的非议,哪怕只是学术性的探讨,也绝不能被允......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6日 07:34

北外爱何炅,就像老鼠爱大米

北外爱何炅,就像老鼠爱大米

北外爱何炅,就像老鼠爱大米

张鸣

红透整个天的超级大明星何炅,多少年来,都被认为是当然的芒果台的红主持,现在被爆出编制居然还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是标准的在编教师。对于何炅吃空饷的指控,何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声。但是他的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却做了一个说明,虽说承认了何炅吃空饷的事实,但却争辩说,何炅虽说不在学校,但这些年为学校做的贡献很大(具体怎么大,却没说)。为了对付爆料,校方将何炅的位置,从系里挪到了校友会,看来是依旧在编。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2日 12:26

彰君之丑

彰君之丑

在中国做领导人,其实挺不容易的。不容易的原因之一,是不管你是皇帝、总统还是主席,或者是总理,总免不了被人拉着,捧着,到处题字。字好字坏不说,一不留神,写了错字,又没有人胆大敢指出来,难免长久地留在显眼处,让领导人出乖丢丑,任人笑骂。

做皇帝的,相对幸运一点,即使要出乖露丑,也总会有高明的清客从旁巧妙地指点一二。比如康熙南巡,来到灵隐寺,免不了里面的方丈,要请皇帝题写寺名。康熙提笔就来,结果把个灵字上半截的云字头(繁体的灵),给写大了,下面剩下的部分,不大好写了,要是硬写的话,难免头重脚轻。......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08日 06:45

“女德”的闲话

“女德”的闲话

从历史上讲,大概夏商周时代,中国已经是男权社会了。但是,对女德的讲究,却比较的晚,大抵始于东汉。在此之前,尽管有礼治一说,但社会对女子的约束,还是相当的松,夏姬这种荡妇那点事儿,在当年是传为美谈的。从贵族到平民,野合,私奔什么的,都司空见惯。诗经国风里露骨的男欢女爱,孔夫子居然说,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西汉时,景帝的公主,还公然为自己的情人跟老子求官,老子也没说来一顿思想教育。汉墓砖上的画,时常有野合的场景,相当的逼真,堪比后来的春宫。那个时候,女子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可以继承财产,娘老子要把女孩子嫁人,还得征询一下她们的意......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04日 06:02

阅读障碍症

阅读障碍症

阅读障碍症

张鸣

就85后和90后的一代人而言,他们中的好些人,对于《红楼梦》和《三国演义》之类古典名著的了解,基本上是通过电视剧。甚至连金庸的武侠小说,他们也只看电视剧,不看原著。阅读文字,大概仅限于网上,而且也只看网络小说,那种语言风格跟他们特别贴近,几乎不用动脑筋的穿越、种马类的货色。有人说,这是读图的一代。

读图的一代,不是识字无多的文盲,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大学生,或者读过大学的人。其实,不是他们不喜欢《红楼梦》,不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但看电视比看书更省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30日 08:36

问题少年制造

一则消息令人震惊,澳门破获一个大陆来的卖淫集团,领头的,居然是一个16岁的少年。不消说,这又是一个失学的问题少年。这样的少年,近年来,是越来越多了。组织卖淫集团的,绝不是这一起,只是,以前多在国内,现在走到澳门去了。

当今的城市化,是空前规模的。中国之大,几乎没有一个乡村,能避免城市的席卷。而农民进城打工,一边是制造了大量的留守儿童,一边则制造了被父母带到城里,但就学状况堪忧的儿童。这两部分少年儿童,失学,乃至成为问题少年的概率,都相当的高。

正常人的成长过程......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6日 07:42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读书改变命运,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很实在的命题。上大学和没上大学,在1980年代,绝对是一个分水岭,无论知青也罢,非知青也罢,上了大学,以后的路大抵比较平顺,进入体制,或者走出体制,一般都能混出个名堂。而没上大学的人,大抵就是继续做农民,进了城,也不久就下岗,生活相对困窘。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可能没上大学,靠倒腾生意,发了财。

但是,在当今之世,这样的分水岭已经不存在了。生活的底层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子弟,即使上了大学,也依旧摆脱不了困窘的命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2日 07:44

信仰

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信仰,如果非要说的话,也只有政治信仰。全国人民都一样,信仰一种主义,其实是信仰一个人,把他老人家当了神,全世界最大的神。那时候,最困惑的一件事,就是弄不清楚,伟大领袖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也要亲自上厕所。每次一想到这点,真是又迷茫又惭愧,感觉是亵渎了自己的信仰对象,但又总忍不住要想。

入少先队的时候,带上红领巾,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发完了誓,在回家的路上,想要撒尿。那时我在黑龙江农场,就跟农村一样,小孩子尿急,随......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9日 07:07

学校里的告密风

学校里的告密风

有一年,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领导对我说,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便于掌握。我听了之后,感觉很不好。我当年在小学中学,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已经是大学,还是重点大学,还是这个样子。

后来,我了解到,这不是我们系这样,全校的班主任,都这样干活。只是,很多班主任,工作不负责任,所以并没有落实而已,凡是工作负责的,就是这一套。由于从心里反感这一套,所以,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5日 07:37

教科书的梦魇

现在的学生,没有几个不恨教科书的,中学生在考试过后,集体撕书,并将之抛向天空的情景,相信每一个见过的人,都会感觉有点震撼。但是,我的中学时代,绝无恨书之感。那时的教科书,一个特点是薄,无论数学还是物理化学,都薄薄的一本,几根干干的骨头,几个定理。语文教科书稍微厚一点,但也厚得有限。第二个特点,是铺天盖地的政治化。语文就不用说了,近似政治课本,数理化里也充斥着政治言语和大道理。讲计算水库体积吧,一定要说是为了防修反修。讲牛顿定理吧,一定要说中国的人造地球卫星把东方红的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1日 07:48

纸上得来亦非浅

南宋大诗人陆游的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已经变成格言,广为传诵。记得小时候上学,只要学校要我们出去劳动,语文老师就会端出这句诗,告诉我们“实践出真知”。有时我心里也会嘀咕,我们学的数理化,好像跟锄草与割麦,没什么关系。锄草锄得再好,该不明白X+Y,还是不明白。

当然,陆游的话并没有错。就具体的一件事而言,书本上介绍的再详细,如果你不亲手做一做,的确很难“绝知”,比较深的了解。但是,如果将之放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06:37

校服乱弹

在印象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才兴校服。中小学生,穿着各自学校订制的校服,招摇过市。远远望去,像菜虫者有之,像甲虫者亦有之。说美感,当然大多都谈不上。难怪一些好事之徒,总是拿校服开涮,说三道四。

记得十几年前,好像媒体上也说校服这事的,不过那时说的,是校服背后的腐败。很丑很烂很不透气的校服,每套价格不菲,但学生家长却非买不可,买了孩子穿着不舒服,也非穿不可,多穿,穿烂了,才好换新的。这样的校服,不仅仅是因为校长和总务主任没有审美感,而是里面有猫......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4日 15:55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张鸣

中国人都有属相,十二生肖,怎么也得占一个。现在的年轻人被西方的星座迷住了,只谈星座不论生肖,但星座没有流行之前,人们对自己的属相,还是相当在意的。有意无意,总觉得自己属相的那个动物,跟自己多少有点关系。这其中,属龙的最好,因为世界上原本就没这种东西,除了传说,或者雕刻和画上的龙,龙跟人们的生活,不发生关系。而且龙到底是个什么脾气秉性,谁也说不好。人说胆小如鼠,气壮如牛,但没有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