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8年五月
2018年05月31日 09:34

论教师的倒掉

讨薪这个事儿,在民国曾经是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在前清,负责教育的礼部,外号都是一个“穷”字。到了民国,政府没钱的时候,首先受影响的,当然是教育口。但是,让这些教书先生出来讨薪,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好意思,感觉有辱斯文。有的教师,别人都出去上街了,他们就是不去。所以,后来讨薪讨下来的时候,那些冲在前面的健将,就感觉不公平:凭什么你们不出来,工资也发了。所以,他们定了临时性章程,要所有人出来亲领,而不是像往常那样,由会计送到手上。
 
教师在民国,尽管工资不低,但要说是富人,倒也谈不上,但荣誉性地位很高。因为毕竟有“天地君亲师”五达尊的大帽子在,做教......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30日 11:19

看来教师还不是个很牛的职业

前一阵儿,人们对教师的差评多了起来,有的网上,甚至将这个职业列为十大恶心行业之一。一般来说,一种职业被人诟病,多半是这个职业的含金量高了起来。如果放在改开之前,教师这个行当,漫说不如开车的司机,就是比售货员,也差了一头。公社书记鼓励教师好好干一般都这么说,好好干,干好了调你当售货员!
 
现在,司机和售货员显然不行了,风水轮流转,似乎转到教师这儿了。教师可以收礼啦,可以补课赚外快啦,负责高考班的,还能吃谢师宴啦。园丁和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头衔,也经常会见诸学生和家长的嘴上了。
 
但是,且慢。都说人总见到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揍。现在不仅是贼挨揍,......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8日 14:34

文明和不文明的区别在哪里?

人类的历史,从大趋势看,就是一个逐步走向文明的过程。走到今天,食人部落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已经不用靠是否吃人来衡量一个或者一群人是否文明。那么,一个人,或者一个人群,文明不文明的区别在哪里呢?
 
当然不能看穿戴,曾经,一个人在某些特定的场合穿戴是否得体,的确是人们评价其是否文明,有教养的标志。但是,随着社会的进化,社交礼仪却在简化,从前不穿晚礼服参加晚宴是大逆不道,现在已经趋向于无所谓了。
 
似乎也不能看礼仪。是否懂礼仪,曾经也是一个人是否文明有教养的标志。但是,有些人就是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或者来自乡村,原本就不谙礼数,所以,这个标准......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8日 14:05

焦虑与定心丸

这年头儿,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有点焦虑。有房贷要还的,当然焦虑,因为不知道哪天工资减了,甚至工资没了,房子也就没了。有好些房子在手上的,也焦虑,因为担心房价跌了,损失可就大了。有娃的家长,焦虑最甚,虽说现在可以生两个了,但已经有一个了,育儿成本如此之高,再生一个也难。就一个娃,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从娃进幼儿园开始,一直焦虑到大学,甚至研究生毕业了,依旧焦虑。替娃找工作,寻对象,成家,养娃……
 
生病了焦虑,从挂号找医生开始,一直愁到发现没钱了,病还没看好。摊上官司了焦虑,从找律师,怕律师坑,再到担心法官不公,反正一路愁下去。而且什么人都可能焦虑,城里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5日 09:25

正常的价值颠倒之后,会发生什么?

国人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谈价值的民族,日常的追求,无非就是活着,比别人活得好一点地活着。但是,有一些基本的价值,可能还是要讲究的。比如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盗窃、撒谎,诬陷他人,都是不能碰的恶。如果连这些都不讲究了,社会可能就要停摆了。
 
尽管,在某些特殊时期,这些基本价值,也会被颠倒。杀人可以被视为英勇,欠人钱不仅可以不还,还要别人给他钱。至于盗窃,撒谎,诬陷,也都可以在一种特别的理论解释下,摇身一变,化为革命或者正当行为。但那毕竟是特别时期,如果稍微正常一点,都没法这样折腾。
 
但是,有的时候,一些本属于底线道德,底线价值的东西,也可......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4日 09:27

靠落户补贴来吸引人才,是个败笔

这两年,各大城市纷纷出台政策,吸引人才落户。有给补贴的,有购房优惠,有的,甚至跟当地人结婚还有补助。被人形容为,给钱,给房,还给媳妇。在我看来,这样的做法,就跟此前就有的招商引资一样,是一种荒唐的政策。除了可以产生一些短期效应之外,后患无穷。
 
一个城市,靠什么来吸引人?尤其是吸引资本和知识精英?靠政府给优惠吗?非也。当年的上海,从一个小县城,飞速地成长成为远东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当年的上海县和上海道,给过任何人优惠吗?当年上海租界的工部局,给过前来生活的江浙富豪以投资优惠吗?没有。一个经商环境优于他地的地方,一个开放的口岸,一个有着比较好的法治环境的城市,自然而......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3日 14:39

特权的滋味

自秦汉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官僚型的帝国。皇帝君临天下,但要靠官员替他打理一切。天下是皇帝的,官员按理说,都是他的雇员。对于雇员,就得有激励机制,不仅要发工资,还得有点别的激励手段,否则,人家未必给你卖命。
 
可以这么说,自古以来,落实在官员身上的激励机制,主要的就是特权。
 
特权可以分成两大块,一块是显性部分的,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官员按自己的级别,在各个方面都跟平头百姓有着本质的区别。官员能穿的衣料,颜色,样式,都是特殊的,绝非一介白衣所能比拟。一个白衣入仕,叫做释褐,即脱去平民的衣服,换上官服。科举制实行之后,及第者还要举行释褐仪式,......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2日 14:13

垮掉的一代

垮掉的一代,在西方是指二战之后若干年出生,在1960年代先后长大并登上社会舞台的一大拨人。他们颓废,放诞,玩世不恭,吸大麻,群居群交,还激烈地反战,反抗一切权威。但是,过了若干年之后,有好事的记者调查发现,垮掉的一代,似乎跟他们的前辈没有太多的两样,好像该干嘛还干嘛。世界,就这样延续下来了,天并没有塌。
 
在垮掉的一代猖獗的时候,我们中国的同一代人,自我感觉很好,西方同代人的毛病,我们一点也没有。我们革命,下乡,奋斗,豪情万丈,满怀希望,有一天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同时也解救那些垮掉的同龄人。
 
时光飞快地过去,西方垮掉的一代老了,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1日 16:41

粉丝经济的疯狂与无奈

粉丝与粉丝经济,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的一景。最有资格做粉丝的,大都是些半大的孩子。稍微年长一点,即使还想赖在里面,也会被赶出来。这些孩子尚未成年,但却有了莫大的话语权。我们这一辈人在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不是说不想做疯狂的事儿,但我们一丁点经济实力都没有。即使喜欢那个电影明星,想多看一场他的电影,都不大可能。追星的人也有,但成年人才有资格,但成年人收入不高,又要养家糊口,实际上也追不了。不过在嘴上说说,什么赵丹,白杨,王晓棠什么的。
 
然而,在独生子女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们,哪个手里没个百把千把块钱呢,动辄支配数万,甚至几十万的孩子,也是大把的。尽管他们还小,跟我们那......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8日 14:10

古已有之的自抬之术

在这世上,有些人的高大,是原本就高大,但有些人的高大,却是自己和一伙的人抬的结果。自抬之术,有的很精深,有的却很粗糙。粗糙可是粗糙,但也能管用。记得刚刚流行BB机的时候,某些茶馆和咖啡馆里,谈生意的人,每每腰里别个BB机,跟人聊着聊着,BB机就响了,他低头一看,略作歉意地说,某某大老板——多半是国内知名人士,或者政府那个部的领导找他,有一桩大的军火生意要谈。然后,急匆匆离去。如果你悄悄跟着他走两步,发现他走到一个拐角,骑上自行车,就走了。你别笑,这种人里,没准就有那么几个,最后做出来了,真的成了大老板。
 
后来,学者里也有人学会了这一套。有某学者,在将出名未......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5日 15:18

盛唐时节的一场强拆

强拆这事,不是新闻。只要有蛮霸的权力,就一定会有强拆。唐朝盛世,长安居,大不易。不易不仅仅是因为米贵,还因为地价房价高。买地造屋,不容易,买现成的房子,也不容易。但是,只要你有权,权势足够大,这种事儿就不一样了。一则,你可以获得皇帝的赐予,某个倒台的高官,无论宅子修得多好,说归你就归你了。二则,你若是没看上人家的旧宅,可以造新的。没有空地,就需要强拆了。
 
唐玄宗李隆基晚年专宠杨贵妃,这个小女子不仅姿色倾国,而且深通音律,一手琵琶弹得好,磬也敲得好。连李隆基特别喜爱的羯鼓,也精通。所以,三千宠爱在一身,也是有道理的。一个美女,声色俱佳。一个女子受宠,娘家人都跟着......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4日 16:06

老百姓可以管好自己吗?

乍一看,中国老百姓对于公共事务的确有点漠不关心。民国初年,袁世凯曾经跟跟他的英文秘书顾维钧有过一次讨论。袁世凯对中国老百姓相当的失望,他说,北京城里的老太太,把自己家收拾得很干净,但只要没有人看着,垃圾出门就倒。
 
乱丢垃圾,随地吐痰,甚至随地大小便这样的事儿,到今天即使在大城市也依然存在。有些人乱丢垃圾,还理直气壮,说我不这样,那清洁工干什么去?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但遛狗的时候却绝少有人会把狗拉的粪便清理掉。农贸市场,只要没有人管,一定是垃圾遍地,污水满眼。马路上,只要没有交警和探头,车辆就一定会挤成一团,拼了命地违规。
 
所以,有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1日 11:31

好脾气的人好做官

唐朝的娄师德出名,是因为一句成语:唾面自干。这个事儿,说的是他做宰相之时,弟弟做了代州刺史。临别时,他对弟弟说,你看,我们两个,一个做了宰相,一个又做州牧,明摆着是遭人嫉妒的事儿,你看你怎么做,才能周全呢?弟弟说,如果有人吐我一脸吐沫,我自己把它擦干就是。娄师德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人家啐你,就是生你气了,你擦干,就是拧着他。记住,不能擦,等它自己干好了。
 
娄师德的弟弟,是不是实践了他唾面自干的嘱托我们不知道,但娄师德的确是个好脾气的官儿。在官场上人缘超好。做兵部尚书时,下去办事,在驿站打尖吃饭,给他端上来的是白米饭,而从人都是黑米饭。他生气了,找来驿丞理论,......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0日 13:43

廷杖与打脸

国人重脸面,士大夫尤甚,自古皆然。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其实,就是不能当众臊了他们的脸皮。所以,所谓刑不上大夫,只是春秋之前的好事,后来的大臣和士大夫,犯了事儿,受刑也是免不了。无论是办事人员的拷掠,还是狱卒的折磨,都是应有之义。只是,这种事都在私底下做。当众把人按倒,劈里啪啦打棍子,本身作为一种惩罚,在汉人王朝,还是比较稀罕,一般来说,北方游牧人政权才干得比较畅快。鲜卑人的北魏和北周还只是有过,到了女真人的金朝和蒙古人的元朝,就稀松平常了。这些当朝的游牧人大爷,原本就没把汉人士大夫当人,折辱一下,也算是个乐子。但是,汉人的王朝,也继承了此风,还多亏了朱元璋。
 
朱......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9日 15:58

皇帝的文学弄臣

江浙文人,一向为清初皇帝所讨厌,但是,高士奇多少改变了这一点。高士奇与康熙的君臣际遇,既被传为佳话,也遭人妒忌。在康熙在位60年里,没有一个臣子,能如高士奇这般得到他的赏识,常伴左右。即使高士奇遭人嫉恨,被御史弹劾,也不过是暂时离开中枢,过不了多久,还会被招回来。
 
在清朝诸帝中,康熙无疑是个精力过剩,而且求知欲很强的人。所以,他需要若干博学的老师,或者说读伴儿。入值南书房的翰林们,就承担了这样的角色,当然,这些读伴儿,也难免会影响政治的决策。同时,他又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皇帝,不可能如皇子一般,真的找些老师教他。就算是读伴儿,稍不称意,也都干不长。但是,高士奇却是例......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8日 13:20

官场需要废话

自打唐朝进士科考试要考律诗以来,文章用词华丽,讲究押韵对仗的趋势,实际上是挡不住的,应试文章,尤其如此。事实上,宋代改考文章之后,这个趋势,就愈发明显。讨论时事,哪能没有禁忌,要想取胜,压人一头,只能在文辞的华丽上着手。而考官也吃这口,能录取一个文笔好的,总是不错。
 
明清应试,考八股文。文体全程押韵对仗,词儿越漂亮越好。内容嘛,不再讨论时事,而是代圣贤立言。从四书五经章句里摘一段、一句甚至一个字作为题目,让考生猜测圣人写这段话背后的立意,但写出来又不能离开朱熹注释的框框,如果脱离了,就是政治不正确,不仅不能中第,连吃饭的家伙都可能不保。
 
......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7日 14:17

我苦求质疑的教学经历

我这个人有个固执习惯,上课喜欢学生提问。对我的讲课,对教科书,对我开列的参考书提出问题,排在首位的,就是质疑。如果实在不好意思质疑,就某个问题展开讨论也欢迎,实在不行,提出哪个部分你还不大清楚,哪儿我没讲明白,也是可以的。反正你要问,不问,就没有学问,不质疑,就谈不上创造。如果一个学生,对老师讲的,书本上说的,全盘接受,那么,创造从何开始呢?
 
然而,在我的大学教学生涯中,我的这个习惯性行为,却总是碰壁。在一般院校教书是碰壁,到了所谓名牌大学依旧碰壁。无论你怎样启发,怎样诱导,人家就是不肯说话。有一度,我甚至提出,你们提问题,如果有谁提的问题好,非常尖锐,哪怕把......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6日 08:15

不识字的我们这一代

我是个教授,在某些人眼里,还是个有点名的教授,但是,我好长一段时间,只要是第一节课,一定会事先声明,我这个人会念白字。我写字倒是错的不多,但一轮到要发音了,每每会出错。你们如果发现了,请及时纠正。直到这声明大家都知道了,而且传代了,我才不说。
 
我是1957年生人,提前一年上学,到1966年大革命开始,我三年级,但由于成绩好,跳了一级,在四年级屁股还没坐热,就不上课了。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能识多少字呢?同班同学,连500字都没有,我好一点,连蒙带猜,能有一千多。后来自己看书,蒙会的字倒是越来越多,可没有人教,发音有一半不对。在黑龙江兵团的山村里,想学也没有人可问,识的字越......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3日 06:30

冯玉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冯玉祥是个什么样的人,这还真挺复杂。在民国,冯玉祥的名声,毁誉参半,说好说坏的都有。说好的,他是基督将军,说坏的,他是倒戈将军。说好的,他一生进步,说坏的,他一辈子作伪。

作伪这事,现在还有人提起,说他是伪君子。这事儿,在北伐的时候,嚷嚷的最凶。北伐诸将,各个衣着华丽,就他冯玉祥,穿着土布大兵军装。跟蒋介石在徐州相会,蒋介石带着众将在头等车厢哪儿等候,人家从闷罐子车厢出来。所以,北伐众将,私下都说他矫情,还有人说,他粗布军装下面,其实是皮袍子。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2日 06:30

“六个钱包”的悲喜剧

有大牌经济学家说,中国人买房子,需要掏空六个钱包,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要加上外公外婆。这样的事儿有没有?当然有。至少,结婚掏空父母积蓄购房的人,是大把的。越是刚需房,就越是需要掏老人的钱包。

在15年前,就有人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跟人们的收入差距太大。如果年轻人仅仅是城市平均收入水平,凭小两口之力,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买不上房。但是,15年过去了,房价与人均收入的差距,越拉越大,不仅北上广深差距大,连国内三四线城市,差距也在拉大。一个平均收入只有每月两三千的城市,平均房价每平米都能上万。如果不向老一辈,更老一辈求助,新结婚的小两口,你让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