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7年八月
2017年08月31日 14:33

巨婴的自杀逻辑

江苏镇江一位26岁的男子,问他父亲讨要5000元钱,被拒之后,喝了一口农药要自杀。父亲报警之后,警察来了,还爆粗口,警察怒斥:你26岁了,不是6岁!当然,这样的巨婴,不会因为警察的怒斥而且改变的。他们的生存逻辑延伸下来,必定是自杀,严格地说,是威胁要自杀。
 
成年之后,不找工作,坦然啃老的巨婴,现在相当的多。从小到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予求予取,要星星,不肯换月亮,所求不遂,一定会闹翻天。好多家长,觉得只要孩子肯学习,别的都无所谓了,待到发现人家根本不肯学的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以死相挟,也是这些巨婴惯用的招数,虽说多半不是真死,但对那些一直拿他们当心肝宝贝的家长......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14:26

在那人见不到的去处

海底捞是我喜欢去的餐馆,味道倒不见得有太多的特别,但干净,而且服务好。可是,一则有关记者卧底的报道,却让我惊呆了。食品柜里有老鼠,洗碗机脏到恶心……种种劣迹,让人不仅胃里不舒服,而且心里难受。一个在多少食客心目中标杆性的餐馆,在后厨人看不的地方,居然是这样。那么,还会有多少餐馆,有这样的问题呢?今后,我们还能不能放心下馆子了呢?
 
不知道这事儿最终是什么结果,海底捞方面还没有出面说话。但是,这事所造成的食客冲击波,不仅对海底捞,而且对所有的餐馆,估计一时半会儿都消除不了。
 
应该说,后厨问题,是个老问题了。不仅餐馆,食品生产......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30日 14:18

别制造焦虑吓人

一次下去讲座,讲的是历史,但人们问的,却大半是孩子的教育。一提到孩子的教育,几乎人人都面露焦虑之色。这也难怪,现在的中小学,中心任务就是考试,为了提高分数,老师和家长用尽浑身解数,成天督促逼命。每个爱子如命的家长,每天对自家的爱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肯定是“作业做了没有?”或者,“今天考试得了多少分?”
 
由于中国家长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所以,教育成了当今最大的商机。学校不放过这个商机,教育机构也不放过,至于各种名目的公司,则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大家一起合谋,把家长连同孩子的焦虑放大再放大,焦虑到半疯,则商机无限,怎么掏钱,都随便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5日 14:25

死要面子活受罪

面子是个奇妙的东西,来中国的老外,在最初的时候,都被这个东西弄得不知所措,千方百计想弄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最后依旧铩羽而归。但是,作为中国人,不用阐释,大家都心照不宣。好多人都说中国人特别惜命,无论怎么都能活下去,而且能活下去就好。这是不对的,为了面子,好些中国人都可以把命丢了,不仅把命丢了,连子孙的前程被毁了,也心甘情愿。
 
好些生怕儿女输在起跑线,甚至输在子宫的家长,真的是怕儿女输吗?未必。其实他们是怕自己输,不是真输,而是输了面子。有资格,有本钱这样拼的家长,其实都不是底层的草根,很多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其实未必都不知道种种给孩子加码的教育,对孩子并不好......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3日 09:31

没有编制,什么都不是?

“有了编制,哪怕扫大街也干。”这是东北某大学生的豪言壮语。挖空心思进体制内,对于东北人来说,绝对是最佳的选择。在民营经济薄弱的东北,这我能理解。但是,到了民营经济占优的浙江,我发现,大学毕业生也在挖空心思考公务员,争取事业编,感觉像是时光倒流了。
 
其实,现在的公务员,已经不像当年了,漫说没有多少机会搞灰色收入,连福利待遇也大减,而且还特别的忙,连一些闲衙门,诸如人大政协,也成天忙着开会。很多事业单位,再进新人,已经没有了事业编。尽管如此,就算是在浙北杭嘉湖平原这种市场经济发达地区,大学毕业能做公务员,能进事业单位,依旧令人羡慕。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4:01

作秀的高度

安徽一所中学,要求学生晨读时,捧书的高度应该一致。读书时捧书高度一致,高一点不行,低一点也不行。那人的心思在读书呢,还是捧书?显然,制定这样要求的人,重点是在捧书,或者说,捧书给人看。记得小时候,每当上级来检查的时候,老师就会要求我们一定要背着手,浑身挺直地坐着上课,齐刷刷高度一致,一点都不能松懈,结果一堂课讲了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听见,全副精神,都用在背手绷紧身子上了。
 
集体性的整齐一致,能给观赏着一种检阅的感觉。显然,不是所有领导都有资格阅兵的,教育局的领导,偶尔来学校检查工作,却意外地获得了检阅的感受,心情之愉快,不言而喻。同理,学校的领导,一个一个班级转......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8日 14:01

怎样才能挽回民众对国产食品的信心?

应该说,尽管国产的食品,出了好些的问题,任何人提起,都能说出一大串。但是,国产食品,依旧并非像有些人传的那样,个个都是毒药。除了农药化肥含量偏高之外,其他的问题,虽然有,但也并非像传说那样的邪乎。就总体状况讲,还是少数生产者坑害了大多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但问题是,总是有老鼠屎出现,在很多食品种类里,都有这样的老鼠屎。
 
尽管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够完全,但食品生产领域,却大体上是市场化的。市场化的产品,即使没有监管者把关,如果产品出现了问题,迟早都是会被市场淘汰的。如果不是个别厂家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出现了普遍的状况,那么,就是整个行业被市场抛弃。现实就是这......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6:39

张嘴闭嘴讲科学的国人,其实不爱科学

迄今为止,国人嘴里出现概率最高的词儿,里面肯定有“科学”。夸人要用“科学”,说人,也说人家不科学。小时候,连隔壁公社的生产队长,也是科学长,科学短的。其实呢,他连拖拉机都没开过,他们村里,也不通电,能有个马灯,就很不错了。
 
事实上,在国人眼里,科学就等于好,美,正确。凡是不好,不美,不正确的东西,都是不科学的。有的时候,科学也近乎于神,凡是跟科学技术沾边的事儿,都会令人崇敬。只要大家觉得某个人或者事儿跟科学有关,就会像神一样地敬着。更重要的是,科学还是大批判的工具,只要说谁不好,一定会加上“不科学”或者“反科学”三个字。......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0日 15:49

市场不是按你的成本给你付酬的

在市场上,一件商品,当然不会是按照你制作的成本来定价的,你付出的成本高,跟市场无关,即使你的成本跟别家的一样,但如果产品不对路,或者营销不力,照样砸在手上,一文不值,当垃圾处理,你还得给人家付费。
 
凡是在市场上打拼过的人,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到了人才市场上,这事儿就变味了。有些人,硕士或者博士毕业,找不到工作,或者找到了工作,收入不如一个技术工人,甚至不如一个卖麻辣烫的。心里不平衡,要叫,舆论也跟着叫。细想想,根本没有道理。
 
不错,一个人读到硕士和博士毕业,的确成本付出得很多。如果是海龟,那成本还要翻翻。但是,你凭什么一定认......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0日 15:34

走火入魔的读经班

我的一个学生告诉我,现在读经俨然已经成为一场运动,民间有好多好多的读经群,每个群有四五百人,都在群里传授让娃读经的经验体会,一人说,众人和。她的一个同事,已经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学校,加入了读经班。
 
据读经班的经典规划,读经是要从0—3岁开始的。孩子一出生,就开始给他播放四书五经的音频。只要能开口说话,就跟着音频诵读。古代蒙学读物,三字经,千家诗,弟子规之类,已经只能填填缝了,三、四岁的娃子,已经在跟着音频,哇哇地读易经了:“乾下艮上”……“利涉大川”。读经教育的基础就是四书,结构就是以易经为核心的经典,用作装修的,才是唐诗宋词。......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7日 16:43

正在消散的人情味儿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来华的老外,一度很喜欢北京。他们来北京,不住使馆区,就在城里找个四合院住下,生活得很惬意。他们最满意北京的一点,是这里的人情味。买东西不用现付账,年节一块儿算,保险一点不差。出门满胡同都是跟他打招呼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老外住着舒坦,穷书生在这儿,也没人看不起,即使催房租,也相当的委婉客气。这点跟上海大不一样,上海的机会多,但是,人情却冷。陌生人打交道,一看口音,二看穿着,三看住在什么地方,如果苏北人不把自己的乡音改了,那么,没人会把你当人。同样,即使住在亭子间喂臭虫,一套洋装必须每天压在枕头底下,出门穿上,像个人似的,否则,同样没人把你当人。住在上只角的是上等人,住......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7日 16:10

啃老都啃出正义感了

不能不遗憾地说,现在的中国,啃老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而且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代过度操心的父母们,即使已经帮助孩子找到了工作,安排好了终身大事,房子也必须得帮着买,能只让父母出首付,自己供房的,已经算不错的了。好多人,甚至生了孩子,依旧得指望父母帮衬。啃老,在无形之中,延续到了第三代,只是,他们的孩子不是啃他们,而是一起啃他们的父母。
 
事情的发展,已经早已超越了这些无私奉献的父母的初衷,他们的孩子们不仅没有知恩图报,反而把啃老当成一种理所当然。老人们稍有懈怠,就会遭到他们的抱怨。经常在微信朋友圈会发现这样的牢骚,说他们的父母,或者公婆,现......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7:16

学霸还是考霸?

现在的人们,管学习好的学生叫学霸,学习不好的叫学渣。其实,以我个人的经历看,所谓的学霸,其实多数不过是考霸。不是会学习,而是会考试。在我任教期间,一茬又一茬,每届学生,都会有几个所谓的学霸,但是,他们中的多数,只要碰上我这个没有标准答案的老师,基本就歇菜了。反倒是某些在别的老师看来是学渣的人,在我这里反而能拿到高分。
 
现在的中学,是把所学的知识,基本上都变成应付考试的知识点,即标准答案。所有科目,都是一样的。连似乎需要思考能力的数学也可以演变成某些题型,你即使没弄懂解题的原理不要紧,只要把题型背下来,考试碰到类似的题目,就可以做出来。所谓的教学,就是教学生怎样......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5:59

容克国家

容克,系德语Junker的音译,原义是地主之子,指神圣罗马帝国时期那些没有骑士封号的贵族子弟。在一个长子继承制的贵族社会里,这种人类似于日本的浪人,多半靠为有封地采邑的大贵族打仗过日子。在十字军东征的浪潮中,他们则是十字军骑士团的主要成员。
 
其中,有一个条顿骑士团征服了普鲁士这块位于欧洲大陆北部的荒凉土地,奴役了当地的斯拉夫人。由于这块土地非常寒冷而且贫瘠,非得靠特别的辛勤劳作,才能维持生计。时不时地,还得外出劫掠。所以,条顿骑士团的这些骑士子弟们,一直保持了尚武之风,剽悍善战。人数虽然不多,但打仗却胜多负少。渐渐的,这些人垄断了容克的称谓,后人一提容克,就会想起普......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4:13

其实我们特别能将就

小时候,生活在北大荒,冬天没有蔬菜,就算有菜窖,也只是有土豆、白菜和萝卜三大样,再不就吃酸菜,或者干脆就是冻菜。但大家都能将就,年复一年这样过。农场改兵团,我们场本是畜牧场,但领导我们的现役军人说,牛是吃草的,不能吃粮食,于是把喂牛的饲料玉米给我们吃。这种饲料玉米,没法磨成像样的玉米面,大家就设法摊煎饼,也都吃下去了。因为,比起周围的公社,一年缺三个月粮,我们的日子算是好的了。而黑龙江公社的人,比起其他地方,缺粮不止三个月,感觉又好多了。同样,城里有定量的,虽说有的人不够吃,但比没定量的农村人,还是要好,农村人中间成分好的,要比地富反坏右家庭的日子要好,至少不用挨批斗。这样比来比去,大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