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5年四月
2015年04月30日 08:36

问题少年制造

一则消息令人震惊,澳门破获一个大陆来的卖淫集团,领头的,居然是一个16岁的少年。不消说,这又是一个失学的问题少年。这样的少年,近年来,是越来越多了。组织卖淫集团的,绝不是这一起,只是,以前多在国内,现在走到澳门去了。

当今的城市化,是空前规模的。中国之大,几乎没有一个乡村,能避免城市的席卷。而农民进城打工,一边是制造了大量的留守儿童,一边则制造了被父母带到城里,但就学状况堪忧的儿童。这两部分少年儿童,失学,乃至成为问题少年的概率,都相当的高。

正常人的成长过程......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6日 07:42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也说读书改变命运

读书改变命运,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很实在的命题。上大学和没上大学,在1980年代,绝对是一个分水岭,无论知青也罢,非知青也罢,上了大学,以后的路大抵比较平顺,进入体制,或者走出体制,一般都能混出个名堂。而没上大学的人,大抵就是继续做农民,进了城,也不久就下岗,生活相对困窘。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可能没上大学,靠倒腾生意,发了财。

但是,在当今之世,这样的分水岭已经不存在了。生活的底层的农民和城市贫民的子弟,即使上了大学,也依旧摆脱不了困窘的命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2日 07:44

信仰

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信仰,如果非要说的话,也只有政治信仰。全国人民都一样,信仰一种主义,其实是信仰一个人,把他老人家当了神,全世界最大的神。那时候,最困惑的一件事,就是弄不清楚,伟大领袖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也要亲自上厕所。每次一想到这点,真是又迷茫又惭愧,感觉是亵渎了自己的信仰对象,但又总忍不住要想。

入少先队的时候,带上红领巾,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发完了誓,在回家的路上,想要撒尿。那时我在黑龙江农场,就跟农村一样,小孩子尿急,随......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9日 07:07

学校里的告密风

学校里的告密风

有一年,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领导对我说,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便于掌握。我听了之后,感觉很不好。我当年在小学中学,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已经是大学,还是重点大学,还是这个样子。

后来,我了解到,这不是我们系这样,全校的班主任,都这样干活。只是,很多班主任,工作不负责任,所以并没有落实而已,凡是工作负责的,就是这一套。由于从心里反感这一套,所以,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5日 07:37

教科书的梦魇

现在的学生,没有几个不恨教科书的,中学生在考试过后,集体撕书,并将之抛向天空的情景,相信每一个见过的人,都会感觉有点震撼。但是,我的中学时代,绝无恨书之感。那时的教科书,一个特点是薄,无论数学还是物理化学,都薄薄的一本,几根干干的骨头,几个定理。语文教科书稍微厚一点,但也厚得有限。第二个特点,是铺天盖地的政治化。语文就不用说了,近似政治课本,数理化里也充斥着政治言语和大道理。讲计算水库体积吧,一定要说是为了防修反修。讲牛顿定理吧,一定要说中国的人造地球卫星把东方红的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1日 07:48

纸上得来亦非浅

南宋大诗人陆游的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已经变成格言,广为传诵。记得小时候上学,只要学校要我们出去劳动,语文老师就会端出这句诗,告诉我们“实践出真知”。有时我心里也会嘀咕,我们学的数理化,好像跟锄草与割麦,没什么关系。锄草锄得再好,该不明白X+Y,还是不明白。

当然,陆游的话并没有错。就具体的一件事而言,书本上介绍的再详细,如果你不亲手做一做,的确很难“绝知”,比较深的了解。但是,如果将之放大......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06:37

校服乱弹

在印象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才兴校服。中小学生,穿着各自学校订制的校服,招摇过市。远远望去,像菜虫者有之,像甲虫者亦有之。说美感,当然大多都谈不上。难怪一些好事之徒,总是拿校服开涮,说三道四。

记得十几年前,好像媒体上也说校服这事的,不过那时说的,是校服背后的腐败。很丑很烂很不透气的校服,每套价格不菲,但学生家长却非买不可,买了孩子穿着不舒服,也非穿不可,多穿,穿烂了,才好换新的。这样的校服,不仅仅是因为校长和总务主任没有审美感,而是里面有猫......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4日 15:55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生肖迷信

张鸣

中国人都有属相,十二生肖,怎么也得占一个。现在的年轻人被西方的星座迷住了,只谈星座不论生肖,但星座没有流行之前,人们对自己的属相,还是相当在意的。有意无意,总觉得自己属相的那个动物,跟自己多少有点关系。这其中,属龙的最好,因为世界上原本就没这种东西,除了传说,或者雕刻和画上的龙,龙跟人们的生活,不发生关系。而且龙到底是个什么脾气秉性,谁也说不好。人说胆小如鼠,气壮如牛,但没有说......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1日 06:36

世间已无史量才

世间已无史量才

史量才曾经是中国报业的巨头。民国前半段,中国的报纸,申报和新闻报是双峰并峙的山头,申报是他的,新闻报后来他也控股。当年江浙一带,老百姓一说报纸,就是申报,要包什么东西,就说,拿张申报纸来。可见其普及程度。申报的辉煌,其实是史量才的功劳。握有两大报纸的史量才,不是什么自由派人士,也一丁点不左倾。他仅仅是个资本家,一个报业资本家。他的生意经告诉他,报纸要发达,必须得有人看,人家爱看。要人们爱看,必须得有爱看的理由。所以,必须得替民众说话,做民众的喉舌。其实喉舌倒谈不上,但站在民众角度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