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4年六月
2014年06月29日 07:59

爱财的士族及其变种

西晋的士族爱钱,史上有名。司徒王衍还假托于夫人名下,自己口不言钱,但却从来不阻止妻子弄钱。妻子气不过,一日王衍就寝,偷偷用钱将他围起来。成就王衍,发明了“阿堵物”这个词儿,一直用到今天。其实,让妻子或者亲属弄钱,自己假作清廉,这样的把戏今之官员都会,个个玩得精熟。虽然,他们倒不见得知道王衍这个人。到了王戎那里,谋财已经毫不避讳。家有好李,怕人得种,卖之前,个个用锥子钻过。当然,时人的记叙,也许有点夸张,那么大的官儿,卖个李子,一个个地钻过,这人工费也忒高了。合理的推断,应该是王戎比较善于经营,卖水果挣了大钱。

晋室东渡之后,过江的士族们,依然爱财。比较有名的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6日 14:17

暴力的潜流

自打被人们视为公知之后,挨骂的几率陡然增高。好些人骂街,除了问候你的父母之外,是要杀你,剁你,甚至火烧油炸。还有一个西奴网,把我和若干他们讨厌的人的头像,直接挂上绞索,脸上打上红叉。这骂声和情景,我都熟悉。经过文革的人,谁不熟悉呢?只是,今天人家只是喊喊而已,当年,是真的动手的。如果我当年能有今天这样的嚣张,估计早就被人砸烂狗头,踏上千万只脚了。

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其实是文革中暴力行动的指南。这篇收入毛选之后,已经有相当幅度的删节,大大减少了其暴力鼓吹的成分之后,其暴力的烈度,......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3日 10:02

关于“早教”的种种

在中国的教育界,曾几何时,“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喧嚣,成了最强的声音。随着这些年,教育界有识之士对早教的批判,在公开场合,这样的声音的确减弱了。但在现实生活中,早教,依旧在肆虐。所谓的早教,就是提前教育,把一年级的课业,放在幼儿园,把二年级的课业,提前到一年级,甚至有的地方做的更过分,提前的更多。说白了,所谓的早教,无非是商家联合了部分的教育行政当局,联手做的一场市场秀,通过此一秀,诱使家长们多掏钱。别的不说,只幼儿园一块,就能多捞不少。因为早教不仅教文化课,而且还连带着办起了各种兴趣班,从音乐,绘画到跆拳道不等。

&nb......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9日 20:41

一个死太后的荣光

1913年2月22日,那一年旧历的正月还没过完,清朝最后一个太后,隆裕皇太后撒手归西,享年勉强算是46岁。离她亲手葬送满清王朝,同意皇帝退位,方才一年。

就算头上有顶太后的帽子,隆裕也是可怜人。做皇后,是她的亲姑姑硬塞给光绪皇帝的,人长的丑,即使做了皇后,一辈子不受丈夫待见。而赐给她皇后头衔的姑姑,却怪她不能辖制住丈夫。可怜的她,两头受气。直到熬成太后,也名不副实。溥仪......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6日 07:52

雅人老六

老六姓张,名立宪,河北石家庄人也。江湖上,人皆称老六,本名反而不显。乍一见,墩墩憨憨的,像个农夫。一张嘴,甜得紧,一口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07:56

秘书乎,太监乎?

高官的秘书擅权,已经成为顽症,近来,连中国总书记习近平,都对此问题发话,要秘书党们收敛点。当然,秘书党的猖獗,绝不是最高层说了话,就能收敛的,即使收敛,也是暂时的。其实,几十年以来,高层对秘书党没少讲话,要他们自我约束,要高级干部管好自己的秘书,但基本都成了秘书们的耳旁风。道理很简单,官场里,任哪个高官,都管不好自己的秘书。秘书的擅权,源头其实就是他们服务的高官。

中国历史上有过历史悠久的宦官专权现象,一提到秘书,有人就会想到宦官或者太监。甚至有人说,现在好些的秘书,说话嗓音都细而且柔了。当然......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07:14

会过日子的西太后

西太后是个讲究奢华的人,赶上衰世,国力不济,即便皇室,也比不得当年。但是,太后这边,还是该讲究就讲究,吃穿度用,一点马虎不得。最恶劣的事例,就是为她六十大寿修建颐和园,虽然顶着满人贵族海军学校的虚名,但实际上就是给她一个人享用的园林。在海防吃紧的当口,挪用海军经费,把流水样的银子用在自己身上,这样的事迹,比史上任何一个昏君都不逊色。死后的陪葬品之丰盈,在清代所有的帝后中,首屈一指,难怪小混混军阀孙殿英会眼红,动用大军盗墓,把个包金裹银带玉的死太后,剥了个精光。

不过,讲究排场,会花钱的西太......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6日 11:18

我们还需要仗义吗?

我们还需要仗义吗?

一个“义”字,曾经是儒家伦理五常八德中的一项。对朋友要讲义,在那个时代,是天经地义的事。五伦中朋友这一伦,对应的道德,就是义。虽然说,第三社会(类似于我们所......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3日 13:07

机构养人的困境

大概好多网民,从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误机,特权登机这个新闻上,才知道原来她是副部级官员。按道理,红十字会应该是个民间慈善组织,负责人干嘛要有行政级别呢?这就是中国特色了,不仅红十字会有行政级别,国企,学校、医院,包括群组织工会、妇联,都有行政级别。像红会,工会、妇联这样的组织,还从上到下,编织了一个个巨大的行政网络,从中央到地方,每一层级,都是一个衙门,级别越高,衙门越大,里面厅级、处级、科级官员成群结队。说白了,这些系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政府机构。

这样的政府机构有什么用呢?红会好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