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4年二月
2014年02月26日 09:02

扫黄与吐槽二重奏

不管东莞当局认不认账,色都或者黄都这个帽子,都会戴在这个城市头上。自打有微博以来,东莞的色情服务,就一直是一个微博上永恒的话题。这次,广东警方痛下杀手,调动大规模警力在东莞扫黄。同时,央视开播关于东莞花业(色情业)的新闻调查。但是没想到的是,此番扫黄,尤其是央视的新闻调查,遭致了网民(不止在微博上)的大规模吐槽。调侃,揶揄,讽刺、挖苦,笑骂,不一而足,好些评论,读了令人喷饭。满屏都是“东莞不哭......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3日 07:22

搞笑背后的苦涩

搞笑背后的苦涩

张鸣

最近兴起一股文言文热,用文言文翻译网络时髦用语,用文言文翻译英文歌曲。多数的“翻译”,其实就是搞笑,根本不算文言文,更接近装腔作势的甄嬛体。但是,这样的翻译,在一些网友眼里,却很有市场,很多人真的佩服这样的译者,夸他们有水平。

在中国翻译史上,曾经有过一个用文言翻译外国著作包括小说的阶段。不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中国就没有白话......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0日 09:35

矜持的中国商人

大概在古罗马时代,中西之间就有贸易往来了。东西方恰好在同一时段,出现了两个巨大的帝国,一边是罗马,一边是汉朝。彼此也不是不想交往,但两个帝国山川阻隔海洋阻隔,还有中间人的阻隔,一直都没碰着面。从那时起,中西之间的贸易,一直由中间人来操办。先是安息人,后来是阿拉伯人,每当中国人或者西方人想要亲自来往的时候,中间人就会采取各种手段将之吓退。所以,无论丝绸之路上一骆驼一骆驼的丝绸,还是海路上一船一船的瓷器,居中主导的,都是中亚商人,这些人,也有定居或者半定居中国的,在汉唐,被称为胡商,在元朝,被称为色目人,跟统治民族蒙古人关系好的不得了,社会等级很高。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6日 07:47

娱乐至死的曹操

娱乐至死的曹操

张鸣

今人写遗嘱,古人临死,也写遗嘱。古今遗嘱,大同小异,无非给活人交代一点后事。唯一不同的是,当年没有律师在场,更没法公证,当然,也无需考证它们的合法性。曹操就写过一份遗嘱......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08:48

清官是一块官场的招牌

自古以来,官儿是被人讨厌甚至痛恨的,但清官例外。人们对官员的痛恨度,几乎跟对清官的喜爱度一样,有的时候,甚至后者还超过前者。小说戏剧,清官为主角的公案题材是一大类,包公案,狄公案,海公案,施公案,演了又演,说了又说,几百年,演不够,说不完。尤其是包公,简直被说成了神。上管天,下管地,晚上睡觉,还负责清理阴曹地府的冤屈。直到今天,包公的故事,被拍成电视,依旧走俏。讨厌甚至痛恨官员的人们,其实离不开官儿的管,一朝没了官儿,真不知道怎样生活。所以,最大的渴望,是自己的头上,出现一个清官,青天大老爷,凡事都给做主。如果实在碰不到,一般来说,是自认倒霉,忍。实在忍不了,有......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09:17

假古董就是要当真

《三国演义》问世的时候,辽东的满人,还是明朝旗下的百姓。辽东的满人,当然有自己的语言(文字是后来制造的),但由于长期跟汉人杂居在一起,部落上层得懂汉文,下层百姓也能听得懂汉话。从文学史上讲,《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长篇小说。宋元以来,三国故事是民间讲史说唱的重头。茶楼瓦舍,三国争霸的事儿,百说不厌。有了这样的基础,《三国演义》一出世就大卖。可惜当年没有版权制度,否则作者......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07日 08:21

官帽子大批发

官帽子大批发

张鸣

清朝的财政体系,大有问题,平时收入,主要是天赋和盐税,课税的对象,主要是农夫。人们都知道,农夫的收入,跟老天有关,靠天吃饭。一有灾害,财政收入就要打折扣。但是,严格以农立国的清朝,却基本上不收商税。个别地方的关税,......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04日 13:58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张鸣

早就知道一次大战后期,中国有过关押德奥战俘的战俘营,关押的条件,在整个一战期间,堪称一流。但是,看了李学通和古为明编的图文并茂的《中国德奥战俘营》,方才知道,这样的战俘营,在当年的中国,居然有7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