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3年三月
2013年03月31日 08:39

头一个国会那点事

中国人的头一个国会,是1912年,即民国元年诞生的。在此之前,清朝搞的那个,叫资政院,里面的人自己以为自己坐在国会里了,但在法律上其实还不是。清朝的国会还没来得及开,革命就来了。头一个国会选举,刚由同盟会改组的国民党大胜。大胜的原因倒不见得是大家都拥护国民党,而是各地主事的士绅们,一来心里没底,不知道这个国会议员到底是干嘛的。二来心存厚道,觉得既然是民国,事就该人家革命党人来做。那个时候的选民,不止有性别限制,女人没有选举权,还有财产限制,年纳税2元,不动产500元(......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7日 19:34

皇帝的老师不好当

在清史界,有个说法,说是清朝的皇帝,没有昏君,个个都很勤政。其实,在我看来,这话不大准确。至少,同治皇帝载淳,似乎就大有问题。此公庙号穆宗,虽说谥法上“穆”字并不坏,所谓“布德执义曰穆,圣敬有仪曰穆,中情见倪曰穆,德容静深曰穆”。但历史上被称为“穆”的帝王,都不怎么样。头一个周穆王,就喜欢四处漫游,有几匹出了名的好马,一个好车夫,据说,还去见了西王母,有四处偷情的嫌疑。这个清穆宗,也是如此,他的暴病,坊间传说,就是因为外出游治,染了梅毒。如果同治的病,是正史上讲的天花,那时国门已开,西方种痘之术早已传入中国,此时的皇帝,还死在这个病上,有点不可思议。况且,同治......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4日 19:59

文化革命,为何会革文化的命?

文化革命,为何会革文化的命?

张鸣

文化大革命,革了文化的命,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文革期间,因为破四旧的缘故......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0日 10:09

爱国主义的民间小调

在影视剧上,经常能看到清朝人的形象,别的不讲,一顶斗笠状的缨帽是必不可少的。其实,那是官员的官帽子,而且是春夏季的凉帽。满人入关,不仅勒令汉人剃发,而且必须易服,做官的人,戴大帽子是必须的。到了鸦片战争时节,汉官威仪沦丧已久,汉人早就习惯了满人这一套,脑后的辫子带左衽的服装以及头上的大帽子,都成为中华文物的一部分。

只是,走遍了世界很多地方的洋人,还是少见多怪,对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6日 16:10

关于剩女的哲学问题

关于剩女的哲学问题

张鸣

当今之世,有剩女也有剩男,说起来,剩男其实比剩女还要多些,越到社会底层,就越是如此。但是,为何社会上的人们&#6529......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4日 07:40

“小产权房”背后的农民歧视

对于政府的土地部门,小产权房一直就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靥。认账吧,政府的利益大损,也许从此就无法垄断土地交易。不认账吧,政治上似乎又不大正确,人家要拿出宪法来,还真就没法解释。但是,不管怎么说,政府利益优先,尤其是当今靠土地财政吃饭的地方政府,更是打死都不能松口,坚持不承认小产权房。这不,广州市又出台政策,坚决制止小产权房买卖,一经发现,房款没收。(9月3日,中国新闻网)

什么叫做“小产权房”?无非是农民在自家集体所有的土地上盖的商品房。这种房产,政府是不发给产权证的,只有村委会给的一纸证明。这样的小产权房,......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8日 20:26

保大清皇帝公司

文革中,两派打架,从文斗,拳斗到棒子扎枪斗,最后到枪炮相见,彼此都说对方是保皇派,而自己是造反派。斗到最后,被骂为保皇派比较多的那一派,往往占了上风,两派在上面的高压之下联合之后,造反派一般都被清算。但是,在整个过程中,绝对没有什么人自认是保皇派的。然而,过去的中国,却不一样。保皇,绝对是个绝对政治正确的概念,也是正大光明的行为。天底下的人,谁敢不保皇呢?皇帝如果有了危难,做臣子的,那是要玩命的,主危臣死嘛。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5日 12:23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早就知道一次大战后期,中国有过关押德奥战俘的战俘营,关押的条件,在整个一战期间,堪称一流。但是,看了李学通和古为明编的图文并茂的《中国德奥战俘营》,方才知道,这样的战俘营,在当年的中国,居然有7所。北京3所,南京1所,吉林1所,黑龙江两所,总共关押了1060名德奥战俘。这些战俘,有的是德国和奥匈帝国在中国使馆的卫队,有的则来自两国在中国的军舰上的水兵,还有一些两国在中国的闲杂军事人员。最大宗的,居然来自俄国,来自俄国西伯利亚的战俘营,有的是零星逃到中国的,也有的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参与红白两军最终被进行干涉的日军俘虏,转到中国的。所以,在黑龙江的两个战俘营,关押的人数最多,也最杂,一共626名,不仅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12:49

误读的尴尬

以读书人的视角,人和事件,都可能被误读。因为后人看前人,看过去的事情,基本上要看文字材料,误读,难免。但有的误读,却是有意为之。

对于文革,在很多年轻人眼里,就是一场整当权派的狂欢。把这些人当走资派揪出来,戴高帽子游街,坐喷气式斗争。大鸣大放大字报,想怎的,就怎的,是有多么的爽啊。吊诡的是,不仅年轻人这样想,连一些经过文革的人,一提到文革,脑袋里也是这样的画面。所以,在当今权力腐败到如此程度,官民矛盾尖锐的今天,渴望再来一次文革,成为一种社会思潮,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但是,实际上我们说的文革十年,揪走资派的狂欢,仅仅几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