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一月
2012年11月30日 07:50

假辫子和官话

假辫子和官话

张鸣

清朝最后十年,清国留学生去日本的最多,因为一来成本低,手续简便,连签证都不要,买张船票就去了,船票又不贵。二来,中国人认为,留学是......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8日 07:14

微博的姿态和行动的逻辑

微博的姿态和行动的逻辑

张鸣

微博存活了两年多了,各地各个机构的官方微博,是越来越多了。当然,这样的官方微博,有的开通之后,就音信杳然,有的则半死不活,也有......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5日 17:06

在官场,能挺也得有本钱

在官场,能挺也得有本钱

张鸣

都传说,曾国藩著有《挺经》一书,书分十二章,讲的是为官之道。坊间还真的出了《挺经》,据说还挺好卖的。反正这些年曾国藩就是......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2日 07:57

近代史上的失语症考察

失语症也许是一种生理上的病,但是类似这样的病症,一个民族一个集团也可能有,一旦有了这样的病,其实更加可怕。

近代中国,失语症,是不愿意变革者患的。我们知道,晚清政府,真正萌发变革之意,始于19世纪的60年代。帮助清政府打平太平天国的地方实力派,在内战过程中领教了由太平天国采用的洋枪洋炮的厉害,也尝到了洋枪洋炮的甜头,开始将魏源“师夷之长技”的设想落到实处。而清朝的中央政府,作为当家人之一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8日 15:14

天庭里的宫廷政变

天庭里的宫廷政变

张鸣

中国姓张的人很多,俗话说,张王李赵遍地刘,张姓人口即使不是第一,也在前几位。李赵刘都有王朝,王姓再不济,还是出了一个王莽,建过一个新朝,短命点,也算一统天下。但是,姓张的没有做过皇帝。满打满算,只有两个草头王,宋代的张宗昌,明末的张献忠,名......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8日 15:08

照相这点事儿

照相这点事儿

张鸣

照相术发明不久,中国人就有福享用了。被照相的人叫耆英,鸦片战争过后,任两广总督。吃了败仗,满人中的开......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0日 14:36

毕竟是书生

“书生之见”是有点贬义的话,意思就是书呆子的见识,不足为训。这样的不屑一顾,多半是在政界,可是,古往今来,政治净是书生在捣鼓,几个大个的枭雄也许不读书,但背后出主意的,还是书生。读书本不是坏事,但读书读呆了的,也不是没有。但在我看来,这样的人,多半自己就呆,或者,老师教的不好,刻意把人往教条上带。有的人,则就是痴心做学问的材料,越出本界半步,都是笑话。

历史上有几位书生,是以智慧闻名的。一个张良,一个诸葛亮,还有一个是刘基刘伯温。无疑,在历史上,他们都是玩政治的斫轮高手,但高到什么地步,其实可以讨......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0日 14:23

当年的西医之困

当年的西医之困

张鸣

近代基督教四下传教,西医是最好的敲门砖,只有在中国例外,因为中国自己有医生。而且中国的医生,还是不是下九流,而是正当职业,好些儒者,也深通医术,读圣贤之书,做朝廷的命官,顺......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0日 14:03

青帮大佬皇二子

要论历史,青帮的资格似乎要比洪帮还要老。自打清朝定都北京,确定了用大运河漕运的方式,这样的帮会就自然会产生。而洪帮自己说起来是明末清初的产物,但实际上顶多是康熙末年出产。青帮本是脱离了土地的水手运夫们自助的组织,跟洪帮没有本质的区别,都属于流民团体。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基本上没有反清的意思。如果偶尔跟政府过不去,也是政府逼的。相对而言,由于由于相对洪帮或者天地会,清政府的压迫轻一些,青帮的反叛性就更弱,无怪乎后来洪帮中人会说他们是“安清帮”。

清朝政府,对于流民原本就有歧视,至于流民组织,就更是视为非法,非要去之而后快(当然真的消灭也难)。反过来,凡是这样的组织,也多少有点邪......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5日 18:33

刺马案的人工迷雾

张文祥刺马,是清末四大案之一,也是四案中最为扑朔迷离的一桩疑案。张文祥就是张文祥,一个干过捻军,也干过太平军的刺客。而所刺杀的马,是当年的两江总督马新贻。同治九年(1870)七月二十六日上午,马新贻在校场阅操完毕,在返回衙署途中,为埋伏在路旁的张文祥所刺杀。此案震动朝野,朝廷调动了曾国藩在内多名大员审讯勘察,折腾了半年,才算结案。然而,朝野不服,文人笔记,言人人殊,民间则编出了京剧,弹词,评话,文明戏来演绎,越说,离结案的结论越远。死后被朝廷立了专祠祭奠的马新贻,在民间的口碑,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卑劣的白鼻子小丑,忘恩负义,贪生怕死,还因好色而谋害结拜兄弟,霸占了结拜兄弟的妻子。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2日 20:21

制度性流民

古代中国两千多年,每次社会大动荡的先兆,都是出现了大批脱离土地的流民。而避免流民成批的出现,安置流民,也成为使社会转危为安的一种必要措施。当今之世,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二代,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流民。他们很多人在城里长大,对农村生活,已经相当陌生。即使跟爷爷奶奶留守在乡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不懂怎么干农活。这样的农民工二代,城市不是他们的家,农村又回不去,回去也生存不了。他们对农活的陌生,一点不亚于城里的孩子。他们跟他们的父辈完全不一样,父辈进城,仅仅是为了挣钱,挣够了钱,回家盖房娶媳妇,为此,城市对他们再歧视,受的苦再多,他们都可以忍受。但是,农民工二代是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