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1年九月
2011年09月30日 07:23

作为宠物的孩子

作为宠物的孩子

张鸣

一次参与广东电视台梦想成真节目,一个20岁的男孩子,最大的理想,就是打工周游世界。为此,他做了多年的准备,而且电视节目组为他找了合......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8日 07:38

从工作车到工作船

从工作车到工作船

张鸣

浙江省国税局造了一艘豪华游艇,至少从下水照片上看,外观上很像豪华游艇(据微博上传出来的游艇内部照片,更像)。浙江国税局说,那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6日 13:43

富二代,官二代与名二代

富二代,官二代与名二代

张鸣

这些年来,“二代”的概念特别流行。有各种各样的二代,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还有穷二代。最近,名二代似乎很抢风头。著名歌唱家李......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3日 11:54

被塞了一嘴糖的巡视组

被塞了一嘴糖的巡视组

张鸣

传统的中国人,每个人家都供一个灶王爷,说是一家之主。但查查神仙谱,这个灶王爷其实是玉帝派到各家各户做监察......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1日 15:16

从望子成龙到交保护费

从望子成龙到交保护费

张鸣

眼下从幼儿园开始的竞争,众家长纷纷让孩子上兴趣班,一个3、4岁的孩子,一报就报好几个班,学英语,学钢琴,学画画,学围棋还学跆拳道。现在北京几乎每个像点样子的幼儿园,都有一堆各种各样的兴趣班。能办兴趣班的幼儿园,据说学费特高,对外宣称是双语园、智能园。

开始我以为,幼儿园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是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催出来的。现在一对夫妻一个孩,谁不想孩子有出息呢?尽量多学点,以后成文武全才。后来觉得,这种做法,跟所谓“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0日 09:50

在商人股掌之上的专家

在商人股掌之上的专家

张鸣

一起巨额骗贷案,迁出了五位故宫顶级文物专家给人鉴定文物的糗事。商人谢根荣自制了一个金缕玉衣,请前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五位文物专家前来鉴定,居然鉴定为珍品,开出鉴定书,认定价值24亿人民币。就凭着这样的一纸鉴定书,谢根荣骗贷6个亿,最后根本还不上,锒铛入狱。

据当事人事后说,这些专家只是隔着玻璃看了看,然后就写了鉴定书,吃饭,拿钱,走人。还有一个说法是,当初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6日 01:25

“大话西游”式刑讯的背后

“大话西游”式刑讯的背后

张鸣

《大话西游》是大陆的年轻人一度爱到发疯的一部喜剧电影,周星驰在大陆的声名,在很大程度上跟这部片子有关。到今天仍旧方兴未艾的“解构”潮,各种随性的穿越,追根朔源,似乎都能找到《大话......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3日 09:39

能随缘就好

能随缘就好

张鸣

世界上有没有“缘文化”这回事我不知道,但是,缘这个概念,的确是中国思想的一个传统要素。说起来,缘这个词,很早就有,但构成一个概念,还是佛教传入之......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1日 14:58

“两个彻底”与两个宽容

“两个彻底”与两个宽容

张鸣

渤海漏油事件,自本年6月4日暴露,迄今已逾3个月。尽管舆论纷纷攘攘,中国国家海洋局也多次下令责任方美国康菲公司彻底查清漏油风险,封堵漏油源,但......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8日 10:53

稷山政务的古风

稷山政务的古风

张鸣

山西稷山是个古镇,从名字就可以知道,所以好多做派很有古风。据该地官方的“平安稷山”在微博上自己宣称,本年8月16日,当地警方接......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6日 06:09

官场的黄赌毒

官场的黄赌毒

张鸣

满人入关之后,对明末官场的声色糜烂十分讨厌,进而讲求道学,所以,对官员的行为,限制甚多。只要做了朝廷命官,黄赌毒一概免谈。清初鸦片还没有传入,毒还谈不上,但不许嫖妓,不许赌博,一有违规,都老爷(御史)知道了,一纸弹章,仕途就没了,所以,敢犯规的人,还真就不多。官员不敢,候补官员士大夫也就收敛了,至于退休致仕的,有心也无力,所以,相对于明朝A......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4日 05:59

把侵略者的罪行钉死在数目字上

把侵略者的罪行钉死在数目字上

张鸣

在有关抗战期间所有老照片中,1941年6月3日重庆较场口大隧道惨案的累累尸体的那张,是最为怵目惊心的。在那场日军的轰炸中,仅这一个隧道,就死亡将近1200人。在整个抗......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2日 03:49

跪,与士之尊严

跪,与士之尊严

张鸣

严格说起来,士大夫被皇帝不当回事,以奴才视之,是打元代开始的。没法子,所谓元朝的皇帝,其实是蒙古的大汗,做汉人的皇帝,只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