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五月
2011年05月31日 11:52

“砸场子”漫议

“砸场子”漫议

张鸣

有好几年了,我讲课也好,演讲也好,总有人在网上宣称要来砸场子。只是宣称归宣称,迄今为止,还没有真来的。不过,没有砸我的场子,却有人砸别人的场......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9日 17:47

史上最凶残的文字狱

史上最凶残的文字狱

张鸣

文字狱是人类文明史上不愉快的一页,但是,因人家言论要治人家罪,而且能治了罪的事,还就是有很多。在欧洲历史上,所谓漫长而黑暗的中世纪,由于政府太弱,有记载的文字狱好像并不多。而在古希腊的民主政体下,倒是出过一个苏格拉底因自家的舌头丢掉性命的案例。在进入所谓文明曙光的文艺复兴时期,宗教改革之后的文字狱......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08:58

批评的两种姿态

批评的两种姿态

张鸣

眼下,批评政府的声音是越来越多了,这让某些人感到十分不快和恐慌,想出很多招数来应付。其实,这样的批评,无论怎样尖锐,令人不堪,其实并不真的意味着针对政府的敌意。一般来说,对政府的批评,有两种姿态。一种是市场式的,一种是谏臣式的。所谓市场式的,类似于人们进市场买东西,但凡看上要买的货物,大抵会有一番褒贬。在北京方言里,褒贬,就意味着批评。俗话说,褒贬才是买家。褒贬某个东西,往......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3:33

贪官聚落的启示

贪官聚落的启示

&n......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2日 12:18

管什么卖什么

管什么卖什么

张鸣

眼下收藏热,叫个文物就能卖钱,最大的文物,就是故宫。把宫殿卖了,谁也没这个胆,但借这个地界挣钱,却是个好生意。说起来,这种好事,自打清末就开始了。首先是宫里有势力的太监,在紫禁城边上,开买卖,在宫里偷着做酱卖,生意都好得不得了。借了皇帝的光,想不发财都难。民国了,皇帝退了位,一退退到乾清门里,三大殿和三海的行宫,都没了。但关起门来做小皇帝,名头还是能挣钱。一是卖宫里的文......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1:16

官场膨胀的人头

官场膨胀的人头

张鸣

报上说,四川四个贫困县,共有44个正副县长,平均每个县11个。当然,县长只能有一个,其余的都是副县长或者副县长级的县长助理。再加上书记副书记,以及人大政协的正副首脑,每个县的县级领导,差不多应该有一个排,甚至可能是加强排。按照现在官场的习惯,即使是副县长,也一律称为县长A......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12:43

是信仰缺失还是底线缺失?

是信仰缺失还是底线缺失?

张鸣

最近一段时间,老有记者问我这样的问题:为何中国人信仰缺失?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何要这样发问,因为我们这个国家,一直在出怪事, 毒大米,毒馒头,三聚氰胺奶粉,地沟油,你毒我,我害你。 车祸撞人能拿刀把被撞者捅死,好好的人,能给送进精神病院。在某些人眼里,凡是出了这样的事,都是因为人没有了信仰。刚刚著名足球运动员郝海东说,中国搞足球的人没有信仰,什么都能干。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5日 16:54

让领导先走,就可以不顾百姓死活吗?

让领导先走,就可以不顾百姓死活吗?

张鸣

刚在微博上说,让领导先走,是中国政治的一个基本原则。转身,这种好事,就摊到了自己身上。在深圳做完讲座,去机场,在高速路上突然被警察拦住,所有人都不能走。因为要给领导让路。心急如焚地等了许久,也没见领导车辆的影子,总算可以放行了。到了机场,服务小姐说,晚了1分钟,虽然还有29分钟飞机才能飞,但手续不能办了。制度规定,没办法。可是可气的是,人家给你一个牌子,说是迟到是因为......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2日 14:34

从军阀割据到行政割据

从军阀割据到行政割据

张鸣

北洋时期,人称是中国的军阀割据时代。所谓割据,无非是说大大小小的军阀,各据一方,在自己的辖境之内,自己说了算。在经济上,就是税款不上缴中央财政,在自己境内,漫设厘卡税关,对过往商品自行抽税。更过分的,甚至自己发行钞票和军用票。更蛮横的,对路过的商品,尤其是别的军阀的军火......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0日 12:58

熟未必能生巧

熟未必能生巧

张鸣

凡是从现在的中小学滚过来的人,对于题海战术,想必都不陌生。尤其是高三这年,课早上完了,整个一年,就是做题,反复地做,做到人人反胃,无聊乏味到要自杀的地步。不仅高三,但凡好一点的学校,从小学起,做学生的大抵都得面对题海。每天一大堆作业,做也做不完,熬夜不说,星期六星期天都得牺牲掉。

这样的题海战术,其理念起源于中国的一句成语:熟能生巧。这里还有一个故事......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8日 16:46

特权之享与特权之祸

特权之享与特权之祸

张鸣

特权是个好东西。之所以好,是因为不仅身在其中的人能有好些享受,而且它本身有很多功能,让皇权下的制度,能够维系下去。凡是有皇帝的制度,必须有等级,等级的分别,不仅仅靠衣服,靠住的房子,靠乘用的车马,还要靠特权。各级官员,享用的特权不同,越往上,越舒服。在上者才有优越感,在下者也才有往上爬的劲头。大家都对特权感到享受,才能有上进的心,皇帝的江山才能稳固。正因为如此,家天下的皇......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4日 18:27

中国的大学还有救吗?

中国的大学还有救吗?

张鸣

当下的中国,左右分歧严重,如果说两派还有共识的话,那就是都认为大学出了问题。所谓的钱学森之问,实际上是很多人的同问。不过,问归问,质疑归质疑,大学的堕落,却依然我故,而且滑落得非常之快。如果说过去我还感觉大学像衙门的话,现在的大学,已经比衙门还要衙门了。好几次记者问我,中国大学和中国足球,哪个更有希望?我都回答说,中国足球。

当然,这样的回答,多少有气话的成分。中国的大学,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其实跟中国足球相似,原因是官僚机构导向......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1日 19:29

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谁的财产是安全的?

张鸣

偶然到积水潭医院,发现这所北京很有名的医院,前身是一座王府,人称棍贝子花园。在棍贝子住在这里之前,王府已经三易其主,分别由亲王、郡王和公主所有。这样的事情并非个案,北京的多数王府,都有易主的历史。在那个时代,即使贵为王公贵胄,权倾朝野,跟皇帝关系密切,只要风云突变,失了势,就会从云端坠落到地上,纵使可以保住小命,家产和府邸就都没了。至于非贵族的官员,就更没有保障&#6529......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