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二月
2011年02月28日 18:36

跟皇帝的生育能力有关的政治

跟皇帝的生育能力有关的政治

张鸣

动荡的年月,人的命运很难说,兴衰不定,即使贵为皇帝,也不例外。晚清时节,北京城两次遭遇洋兵打上门来,皇帝两次逃走。清朝这个游猎人建立的王朝,似乎很不善于守城,只要有兵临城下,就两脚抹油,走为上。1860年咸丰北狩,其实英法联军还没有攻城。倒是迷信义和团的慈禧,多少挺了一阵,等到八国联军进了城,才仓皇北逃。

咸丰逃到了承德。按说,承德是皇帝常去的地方,有现成的行宫在,皇帝的供给,应该不是问题。但是,那时毕竟到了末世,凡事乱七八糟,加上皇帝来的不是时候,行宫所在,一时手忙脚乱,什么都备不齐。所以,刚去那阵,即使是皇帝,也无非是萝卜白菜,加上点大肉,比......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6日 20:11

答腾讯记者问

答腾讯记者问
1.   房产税已经率先在上海和重庆试点,您认为房产税是否应该在全国推行,为什么?
答:任何一种新税开征,应该经过民意机构充分讨论。各国开征财产税,效果都不佳,为何中国非要开征?到底是为了打压房价,还是为了给地方政府开辟一个新的财源?地方政府的支出合理吗?靠改革分税制地方土地财政问题是不是更靠谱?这些问题没有答案,贸然开征房产税,是不适合的。
2.最近,“微博随手拍照救助乞讨儿童”活动兴起得轰轰烈烈,也引来了很多讨论,有人认为乞讨也是儿童的权利,还有人认为不管是什么情况,都应该禁......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4日 11:01

当牛记者碰到强人的时候

当牛记者碰到强人的时候

张鸣

民国时期的记者牛。租界里的口没遮栏,想说就说,租界外的口上的遮栏也有限,批评揭黑自不必说,损人骂街也是家常便饭。惹着谁了,告上法庭的不多,上门来砸场子的不少,但是砸完了,记者该骂还骂,反正那个时候,一个报社值钱的东西也不多。

在来自西方的各种市井观念中,记者是无冕之王的说法,在中国特别流行,大家认账,记者也很自负。很多历史上的牛人,都有过办报(刊)的经历,比如梁启超、章士钊、章太炎、陈独秀、吴稚晖、陈布雷,他们手里的一支笔,原本都是预备扫清天下的。到了蒋介石的时代,当年的名记者差不多都已经该行,做官的做官,革命的革命,做学问的做学问,但记者们依然......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1日 21:59

随手拍解救大龄剩女

随手拍解救大龄剩女

张鸣

在微博发起的“随手拍解救被拐儿童”的运动中,有人号召随手拍解救大龄男女青年。虽然有调侃的意味,但一张张面目姣好的大龄女青年的照片还真的就传到了微博上,一时间让人目不暇接。这些漂亮而且事业有成的女青年是否因此而“被解救”,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却触碰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一个小尴尬,城市里日益严重的大龄剩男剩女问题。

微博上被“晒”的大龄剩女,有名有姓有玉照,晒了很久,也没见被晒者表示抗议,看来至少是默许的。反过来,被晒的大龄剩男却凤毛麟角,几乎看不到。不是大龄剩男没有市场,就是没多少值得可晒的硬件。也可以说,尽管是一场网络的玩笑,也说明当今之世,剩男和剩女其......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9日 20:12

本地人和外地人人为的鸿沟

本地人和外地人人为的鸿沟

张鸣

北京房产新政,从限购变成限外,网上立场泾渭分明,本地人拥护,外地反对,如果有个持本地户口的人也反对,就会遭致某些本地人的痛骂,说他吃里扒外,喝令滚出北京。其他类似政策,比如拆掉蚁族聚集的唐家岭,把租住地下室的鼠族赶出去,虽然涉及草根,政治上不够正确,但很多本地人也很高兴。只有让农民工子女分享本地的教育资源,很多人不乐意,认为是外地人分了他们碗里的羹。

一个城市的政府,施政偏向自己的居民,本来无可厚非。但是,这种偏向如果仅仅以户口为界限,泾渭分明地把居民划成两大类,政策明显偏向一边,这就有大问题了。已经不是地域歧视,而是在刻意维护已经过时的户籍制......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7日 14:36

太监的酱缸动不得

太监的酱缸动不得

张鸣

被阉割了进宫服侍皇帝和后妃的人,学名叫宦官。贬则叫阉人,阉竖,中性的叫寺人,褒则为貂珰,常侍,黄门。到了明代,则变成太监。因为宦官的组织是十三监,皇帝经常用若辈外出做监督人员,监军、矿监和税监。明代的太监,尤其是司礼监和司马监的太监,权倾朝野,有时能当朝廷的大半个家,所以,又被尊为公公。到了民间,则讹传成老公,跟当今妻子或者准妻子对其男人的称呼一样。不管称呼他们什么,历朝历代,这些缺零件的男性,其实是最靠近权力中心的人。

有清一朝,鉴于明亡之教训,皇帝时刻警惕着,太监的气焰一直都起不来。但是到了晚清,太后当家,用得着太监的地方多了,明里暗里,行情看涨。......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4日 17:09

“虎妈”的中国尴尬

“虎妈”的中国尴尬

张鸣

美籍华人蔡美儿高调张扬中国式家庭教育,点爆了美国,当然可以理解。但是,这位被称为“虎妈”的华人所引起的争议,居然延烧到了中国,却让美国人感到有些意外。在他们看来,中国的家庭教育,就是虎妈式的。他们不知道,现在的中国,至少在城市,虎妈式的教育,已经早就变味了。

说起来,几千年来,中国的家庭教育,基本就是虎妈式的,不大注重孩子的自主性,以父母的意志为意志,强制,甚至还要加上棍棒。按现代儿童教育理念,这样的教育当然不好,不符合儿童的心理,不尊重儿童的人格。但是,我们也得承认,这样的教育,也教出来一些人才。那么些杰出人士,大体上在家里都是这样过来的。相反,在......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2日 14:24

烟花爆竹的现代命运

烟花爆竹的现代命运

张鸣

但凡古老的民族,在进入现代之时,其古老的民俗势必会遭到现代生活的冲击,中国人当然也不例外。好些古老的民俗,实际上已经悄然消失了,多数古代的年节习俗,婚丧嫁娶的风俗礼仪,都没了,或者变了味,唯有过年放烟花爆竹,依然在坚持,在争议中坚持。这两年,由于放烟花爆竹的缘故,已经接连点燃了两座知名的大楼,这种争议,就更加激烈。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传统主义者很伤感,却也很无奈。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无可否认,燃放烟花爆竹,的确属于国人在农业文明时代的习俗。那时候多数的居民生活在农村,地广人稀,即使城里,居住的环境也相当宽松,即使鞭炮逢年过节集中燃放,动静也......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0日 13:12

每个失业的大学生都属于那9·3%

每个失业的大学生都属于那9·3%

张鸣

人社部发言人宣布,截至2010年12月底,2010年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率为90·7%,比去年高出3个百分点。( 12月26日,新京报)作为一个成天被就业焦虑笼罩的大学生包围的大学教师,实在没办法相信这个数字。如果大学生的就业形势,真的这样乐观的话,那么从大三开始就忙着为找工作发愁的学生,岂不是庸人自扰?吃饱了撑的?

还好,人社部的数字,没有百分之百,毕竟还留了9·7%的口子。只要冒出一个楞校小子说,我就没有就业!就可以告诉他,你就属于那9·7%。想起某学术单位学术委员会评职称投票,某人做了几乎每个委员的工作,但是最终只得了一票,但每个投票的人都告诉他,那一票是我投......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8日 12:34

革命的会党之灾

革命的会党之灾

张鸣

中国帮会的历史,按会中人自己说,是起自明末清初,宗旨是反清复明。但是,按研究者的说法,其实是起于清朝中叶,由于人口激增,逸出土地的人多了,在社会上讨生活,成了离开宗法社会的流民,为了互助和自保,于是弄起了帮会。弄大了,难免干点非法的勾当。中国的帮会,似乎无论哥老会、天地会,洪门以及三合会、三点会,还有袍哥,都是一个系统,其实,各个地方的帮会,并无统系关系,甚至一省一地的帮会,也谁也不买谁的账,龙头大爷,双龙头大爷,也只是管自己麾下的一摊子。

清朝是个势力较弱的异族统治的王朝,统治者心比较虚,对这种非官方而且脱离了宗法体系,连乡绅都无法控制的民间组织大有戒......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6日 08:22

春晚怎样才能贴近民众?

春晚怎样才能贴近民众?

张鸣

尽管春晚过后央视的民调还在对春晚叫好,但地球人都知道,这些年的春晚,是一年比一年地出力不讨好。在网上,已经基本变成人们嘲弄的对象。以至于有人说,春晚的娱乐功能,往往体现在晚会之后。

其实,不用十分留意就能看出来,春晚实际上一直在设法讨好民众。不用说,所谓贴近民众,一直就是春晚的一个宗旨。这个宗旨今年的体现,就是找了三个草根,旭日阳刚组合和西单女孩上台,再灌进大量不由分说的网络语言。然而,这样的刻意贴近,被贴近的民众并不买账。被请进去的草根和草根语言,就像被硬拉进宫廷的灰姑娘,宫廷还是宫廷,让老百姓不喜欢的宫廷。

说到底,春晚并不是一台让大家乐......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4日 19:39

散财救穷的尴尬

散财救穷的尴尬

张鸣

中国裸捐第一人,也是以捐款救难闻名的陈光标,揣了大笔的现金到台湾要给贫困户发红包。没想到却遭来不少质疑,即使一些非绿营的精英,对陈的做法也大不以为然。最初几日,可以说是骂声不断,有人甚至要陈滚回去。然而,塞满钱币的红包一包包发出来之后,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变化,陈光标每日被大批的贫民追逐着,赶着要红包,给则一片欢腾,三呼感谢,不给在则破口大骂。这一幕,台湾的精英尴尬,陈光标也尴尬。

中国古代,一直有救急不就穷的谚语。什么是急?逢灾遭难就是急,这种时候要出来帮一把,让人渡过难关。但一般性的贫穷,是没法救的,今天给了,明天给不给?天天给,就等于一直养着,最终穷人......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1日 07:40

雪国往事——谨以此文给喜欢我文字的网友拜年

雪国往事

张鸣

好久没在冬天去东北了,好久也没坐火车了,居然赶上下大雪,从沈阳到大庆,一路尽白,雪把地上的所有全部盖住。一时间,肚子里所有的咏雪诗都忘得干净,只记得张打油一篇:“天地一统笼,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看着车窗外的雪景,一望无边的雪原,感觉真的对景。

这样的大雪,估计东北也好长时间没有了,反正十几年前我在东北的时候,好些年都碰不上一回。不过,小的时候不是这样,那时候,北大荒只要是冬天,肯定有大雪,铺天盖地的大雪,有时候,一连下好几天。雪下来的时候,还是雪花,落到地上,就变成了雪沙,起风了,雪打在脸上,生疼。记得那时,经常的,早上起来房门就被雪堵上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