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二月
2010年12月31日 08:13

给自己的一封信

给自己的一封信

张鸣

不走字的张鸣,你好吗?

自打有了email,朋友间写信倾诉,就成为一种奢侈。如果猛然间接到一封长信,第一个念头,是觉得对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长一点的信,只好写给自己,也只有自己才有耐烦看自己的牢骚。

这年头,最令人沮丧的,不是房价高到天上,也不是空气越来越差,甚至也不是物价节节攀高,而是好些事都在一点点地变坏,一天比一天糟。在学校里混饭吃,自打跟院长闹翻,打了一场网络仗之后,心里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各个大学领导们的公敌。所以此后一直采取鸵鸟战术,把头埋起来,除上课外,诸事不问。但是,烦心事还是会找到你。眼见得,学生越来越坐不住教室,我每每强调的读书,也......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09:04

准生证盖着的阴沟

准生证盖着的阴沟

张鸣

准生证是一个中国特色的东西,好些东西都要有准生证,没有,即使生下来,也算不合法。南方科技大学已经筹办三年了,不仅校长到位,资金到位,教授到位,一个少年班的学生,十岁的山东神童,也已经来到了学校、但是,准生证却依然没有批下来。就像一个孕妇,十月怀胎,羊水都破了,却因为准生证没有下来,迟迟不能生,在肚里日复一日地憋着。对于一个大学而言,问题要比产妇更加严重,因为没有准生证,今后毕业的学生就没有毕业证。事实上,全国所有大学学生的毕业证和学位证,都是由教育部统一发的,各个学校,不过是经手人而已。

然而,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先生,是个有火气的人,当年在高校本......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8日 13:52

好人史天健

好人史天健

张鸣

人到岁末,总听噩耗。刚才听说,史天健教授走了,真让人难以相信。在医疗条件那么好的美国,一个感冒,转成肺炎,然后就走了。史天健不是病病怏怏的人,每次见他,第一个感觉就是他的身体怎么那么壮。可是,这样一个健壮的汉子,一点看起来不足道的病,就给打到了。

说起来,我跟史天健并不熟。他是美国杜克大学的教授,我是中国本土的土鳖,做的研究也没有多少交集。只是在政治学圈里,混所谓中国研究的时候,在一些会上见过,当然,会下吃饭也多少聊过几次。唯一的一次算是合作,是07年我在西南政法大学做演讲,他给我做评议。记得我那天讲的是50年代的合作化问题,讲完之后,按照惯例,我们抬了一会儿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08:50

大学里的后勤大爷

大学里的后勤大爷

张鸣

过去有个话剧,叫《北京大爷》,讽刺北京人牛,像大爷一样。但是,凡是在大学混过的人都知道,在大学里,除了行政高官,真正的大爷是后勤的人。大学后勤的人,往往都跟大学管后勤的高官有着某种特别的关系,高官是唐山人,后勤里就一股唐山味,高官是山东人,后勤就一色的山东腔。个个都是天子门生,牛得不得了。改革之初,学生闹罢课,十有八九,都是因为吃饭的事,跟后勤起纠纷。学校里分房子,大师傅多半要比教授优先。现在大学的后勤改成后勤集团,但依然垄断大学,特权依旧,照旧是大学行政体系的宝贝,食堂不上税,有补贴,明明挣得满坑满谷,但却天天叫苦。打饭的师傅,永远比学生脾气大,管楼和看门......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11:23

让子弹飞是一种革命

让子弹飞是一种革命

张鸣

跟我所喜欢的姜文的另一电影《鬼子来了》相比,《让子弹飞》有几分魔幻,火车自己有动力(冒烟),却让一群马拉着,两把斧子砍进铁轨里,颠飞了列车,汤师爷下半身被炸上了树梢,上半身却还可以说话,城边上不分青红皂白只管擂鼓的女子,县城的城墙上,挂着铁血十八星旗,这个旗,自打武昌起义之后,就没有人用过。这部电影,原本就不是历史片,魔幻一点,好看。

不过,电影里的故事,却是它标注的那个北洋时期可能发生的事情。一个土匪,劫杀了上任的县长,然后自己拿着全套的公文,走马上任。其实,再往前推,王朝时代,这种事一样会有。那年月又没有照片,如果上任的县足够偏远,当地自然没有人......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4日 08:49

“独木桥”的断想

“独木桥”的断想

张鸣

现在日益升温的公务员考试,凡诸招考国家部委机关公务员,被称为“国考”,而地方政府公务员考试,则被称为“地考”。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好些人要参加两次,甚至三次,比如在北京读书的外地学生,国考一次,北京市公务员考试一次,然后回家参加当地的公务员考试一次。 12月5日,是国家机关公务员考试的日子,据报道,有141万考生参加,竞争最激烈的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一职,报考和录取比竟达4961∶1。如果不是多数职位限制必须有两年以上工作经历,相信报考的人数会更多,名副其实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公务员考试,就其本质意义而言,就是过去的科举,即官员选拔考试。清末废除了科举......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2日 09:04

撼山易,撼行政化难

撼山易,撼行政化难

张鸣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已经筹办三年,校园有了,校长到位,资金到位,教授到位,连要办的少年班,一个来自山东的10岁神童,也来到学校了。但是,这所大学的准生证却还没有下来。不是筹办者不卖力气,也不是深圳方面面子不够大,甚至也不是教育部不支持,据南科大的朱清时校长说,他曾经跟现任教育部长沟通过,人家明确表示支持。但是,准生证就是办不下来。就算哪天准生证下来了,按规矩,南科大得先办专科,然后本科,然后申报硕士点,再申报博士点,一点一点挪,按部就班,经过无数次的评审,评估,最后到它的目的,香港科技大学的样子,少说也得2、30年。人寿几何呀,到那时候,悲观点,朱校长能不能活着都......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9日 08:42

从侠士风范到市井仇怨

从侠士风范到市井仇怨

张鸣

赵氏孤儿算是《史记》诸“世家”里最完整,也最有戏剧性的故事。要编历史剧,这个故事无疑是首选。从赵盾跟晋灵公的纠葛,到赵盾的孙子赵朔在跟国君的宠臣大夫屠岸贾的倾轧中全家被诛杀。门客公孙杵臼和赵朔的友人程婴为了救赵家的遗腹子而演了一出双簧,最后保全了孤儿,十几年后,迎来了复仇大翻盘。在擅长讲故事的司马迁笔下,搜孤救孤的故事,情节已经相当完备了。发难的屠岸贾及其诸将之所以相信公孙杵臼手里的婴儿就是赵家的遗孤,关键在于公孙和程婴二人事先设计好了的双簧戏,由程婴出首伪装出卖公孙,而公孙大骂程婴背信之后,与那孩子一同赴死。这样一出苦到家的苦肉计,当然可以骗过所有的人......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8日 08:47

谁最该被谴责?

谁最该被谴责?

张鸣

复旦大学18位学生爬黄山遇险,被警察救出,在援救过程中,一位警察牺牲。这个事件被披露后,网上对这些学生有很多批评。有的指责学生没有对牺牲的警察表示敬意,自顾自地回了上海,有的批评学生不买票,自己择路上山,还有的则学生选择了冒险,却让警察为他们牺牲。

其中,对牺牲者不敬,事后证明不是事实。而不买票自行上山,在我看来,首先需要谴责的是黄山管理处当局,风景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把山圈起来,收高的离谱的门票?如果我是学生,相信身临其境,我说不定也会选择不买票而自择路径进入。这些学生的过错在于,既然选择了冒险,就应该事先做比较充分的准备,包括了解气象资料,准备合适的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2:46

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

一个不合时宜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故事

张鸣

一辈子,自打1982年大学毕业,一直就在校园里待着,期间也再为冯妇,做过学生,读研和读博,但还是被人称为老师的时间多。余生也愚,行事总是赶不上点,大家都奔东的时候,我即使不往西,也会待在原地不动,因此,一辈子被视为怪人。自我解嘲,所谓怪人者,无非像苏东坡的爱姬朝云姑娘说东坡的肚皮——不合时宜。

不过,不合时宜的我,虽然时时碰壁,总是跟领导弄不来,但自我感觉,上课也好,带学生也好,还算认真。从来不讨好他们,碰到我认为不可容忍的错处,也会大光其火,一口气训上半小时。尽管如此,在任何一个学校,我都被学生算做好老师那一小堆里的,能教他们点什么我保......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4日 21:38

让名人认错难于上青天

让名人认错难于上青天

张鸣

在中国,据说皇帝是不会认错的,首先很少有人敢指责皇帝错了,其次皇帝即使铸成大错,史书上也会为尊者隐,含含糊糊,或者干脆把过错怪到别人头上,最好是让宦官和女人顶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星星点点地见到出自皇帝的罪己诏,虽然罪得相当空洞,毕竟勉强算认错了。但是,在当下,出了点名的人,如果犯了错,就算是给他抓起来,让他们认错的可能,也近乎于零。他们脑袋里认错的程序已经被删了,剩下的,只有一个死扛。

前段时间,因假学历问题闹得风生水起的唐骏先生,再次高调现身。现身是为了表态,承认自己有点虚荣,有点含糊,但在学历问题上没有什么错,无假可言。其实,唐骏先生这个态......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3日 08:38

何处觅一个书桌前安静读书的人?

何处觅一个书桌前安静读书的人?

张鸣

在大学里,给本科生上课的人都知道,大四的课是没法上的,人人都在忙着找工作,考研,即使强拘了来,按在椅子上,也坐不住。现在,这种情形居然蔓延到了大三,大三的学生分成两派,积极的一派开始张罗考证,找地方实习,为就业做准备;消极的一派干脆什么都不做,上课也不来,在他们眼里,反正就业无望,学什么都没有用,干脆在宿舍打游戏。真正能坐在教室,而且安下心来听课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让大学生惶惶不可终日的,无疑是就业形势的严峻。自打扩招以来,大学生的就业形势就没有好过,从前是临毕业紧张,后来扩展为最后一年紧张,现在大三就开始紧张,以后估计是大学四年全程紧......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1日 08:48

永远的年度人物于建嵘

永远的年度人物于建嵘

张鸣

于建嵘是个总能弄出点动静耸动天下的人。我到过他的家,书房挂着巨大的匾,上书“东书房”三个大字。我说人家皇帝的书房叫南书房,你叫东书房,而太子又称东宫,所以,你有帝王野心,至少想做太子。可是,人家书房书柜里放的都是上访资料,每日在书房川流不息的,尽是上访人。而且,于建嵘成名之初,是以做田野出名的,好多记者说他是用脚做研究的人(当然,这是胡说,人家还是用脑子的)。不管多脏的农舍,他都能倒下就呼呼大睡。这个本事,好些做农村研究的人都没有。所以,于建嵘即使做皇帝,也是个农民的皇帝。

这个农民的皇帝,做过漂,不固定一地的漂,漂得相当精彩。当过律师,开过公司,......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9日 09:05

学生告老师的今生前世

学生告老师的今生前世

张鸣

这些年,学生告老师的事多了起来。被告发的老师,一般都不是犯了什么事,而是说错了话。这样的事,几乎每个大学都有。还好,被告发的老师,真的被抓进局子里的还不多见,但多少都会有点麻烦,轻则被停课,重则被调离教学岗位。眼下,师德沦丧,做教师的,干坏事的也不少。那些索贿的,占女学生便宜的,学术腐败的,我倒是希望学生告一告。可惜,这样的事,多半没有人告,就是有人告,有关部门也不大在意,学生告的,同时因这种告发受到有司鼓励的,多半由于教师的言论。所以,下面谈的学生告老师,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

古代社会,师生关系属于五伦之一,算法定的伦理关系。就像儿子告发老子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7日 15:46

建立全国统一的公务员考试制度刻不容缓

建立全国统一的公务员考试制度刻不容缓

张鸣

各地公务员招考,出了好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有的是内定,有的虽不内定,但招考条件莫名其妙,似乎只针对某个人设置的,还有的则有提前泄题给特定人的嫌疑。这些怪事各异,最后的结果却惊人的一致,就是偏向官二代。这几天陕西吴忠因公务员考试举报官二代的王鹏被跨省抓捕,虽然这个事件很快被纠正,但却更加凸显了公务员招考制度的弊端。

中国是个有着1300多年科举考试历史的国度,在古代,所谓科举考试,是被人称为选举的,选举,是古代中国制度的核心。因此,人们称古代的中国社会为选举社会。任何一个王朝,只要选举制度还是公平公正的,社会大体就稳定。在文革前,中国的高考......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5日 14:46

谁来监督廉署?

谁来监督廉署?

张鸣

本月19日,香港警方36年来首次到廉政公署总部拘捕3名廉署调查人员。被捕3人分别是廉署总调查主任、高级调查主任及助理调查主任,他们的罪名是涉嫌妨碍司法公正。有人惊呼,廉政公署“沦陷”。

香港的廉政公署就此沦陷,倒也未必,但廉署如此高级别的官员涉嫌犯罪,作为一个香港乃至大陆人心目中廉政的象征的机构,的确令人震惊。当初廉政公署的设立,主要是针对警方的贪腐,我们在相关的资料乃至影视作品中,看到的尽是廉署人员抓警察,而这回,居然是警察抓了廉署的人。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当然,我们这些局外人,不知道此番廉署人员犯事的内情,案情到底如何,廉署人员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13:10

火箭式升迁带来的疑问

火箭式升迁带来的疑问

张鸣

中国大学校长群里,升起了一颗新星,31岁的李海峰博士,被任命为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的副校长。不消说,一个最年轻的大学领导干部诞生了。可惜,在网络上,这个新星引起不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庆贺,而是铺天盖地的质疑。一个2006年才工作的人,而且一工作就做的是市区和街道的干部,随后即晋升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职称,据说是跟大学正教授相当的。按规矩,一个博士毕业参加工作,当年是工程师职称,评高工,得两年以后才有资格,评教授级高工,最快也得再熬四年,即使坐直升飞机破格,也没法刚毕业就变成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这简直是火箭速度,揭开了中国职称史的新一页。而且,这一切......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1日 17:20

学院知识分子该有怎样一个活法?

学院知识分子该有怎样一个活法?

张鸣

蔡定剑走了。我是在成都双流机场临上飞机的时候,听到这个噩耗的。一个熟悉的记者,用短信告诉了我这个不幸的消息,当时,看着手机,我久久无语。早就知道蔡定剑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但是见到他,看到他依旧是那样活跃,组织开一个个令某些人不喜的会,做一个个某些人不喜的发言,发表一个个同样为某些不喜的著作。心里总觉得他也许能度过难关,战胜病魔。前一阵,还见到新京报对他的专访,就催生新拆迁条例大声疾呼,虎虎有声,心中还暗自窃喜,觉得他说不定已经复原了。然而,谁曾想到,这个呼吁,居然是蔡定剑生命中最后的呼喊,也可以说,作为一个法学教授,他为他的祖国的民主和法治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