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月
2010年10月31日 08:36

大学里的红黄牌

大学里的红黄牌

张鸣

都说中国大学像中国足球,还别说,真的有了红黄牌。据报道,教育部给几十个大学和职高的专业亮了红黄牌,其中亮红牌的法学、计算机和生物工程,都是一度赫赫有名的热门专业,当年考生挤破门的。亮了红黄牌,说明这些专业就业出了大问题。

其实,作为在大学里的人,我们知道,早在十年前,这些专业就已经开始出了问题,就业市场饱和,人才培养混乱。显然,不是说社会上现在不需要这几个专业的毕业生了,而是这些专业膨胀得过于迅速,学生质量掉的过于厉害,才造成了今天被亮红牌的局面。这些年来,大学的专业设置,基本上是这样的,无论什么什么大学,重点还是非重点,只要哪个专业热门,大家就一拥而上......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9日 10:34

李刚门与抄袭门的微妙互动

李刚门与抄袭门的微妙互动

张鸣

官二代醉驾在河北大学校园撞人,一死一伤,官二代口吐狂言,我爸是李刚。此言一出,劲爆网上,不知道网上的造句大赛进行到什么程度,反正火得一塌糊涂就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飙车撞人,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但是,河北大学发生的事件,却很微妙地跟河北大学的校长王洪瑞发生了关系。先是学校的一系列处置令人不解,据河北大学的学生在网上披露,事情发生后,学校BBS上的议论被删,知情人被要求封口。虽然后来河北大学的发言人表示没有这回事,但媒体的质疑声依然不断。更微妙的是,在质疑声中,原先河北大学校长王洪瑞的抄袭案又被翻了出来,这件被新语丝和学术批评网披露的抄袭案,涉及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7日 09:31

涨价,请别用民意的名义

涨价,请别用民意的名义

张鸣

报上说,对于实行阶梯性电价,经调查,民意64%赞同。所谓的阶梯性电价,说白了就是阶梯性涨价,用得越多,涨得越多。更何况,现在气候异常,不是夏天格外热,就是秋天特别冷,即使一般的小百姓,用电也往往过线,涨价,几乎人人都会摊上。电,就是一种人人都要用的消费品,从来没有听说过消费品涨价,消费者大多数同意的。但是,一旦这种消费品掌控在了垄断企业手里,它就是能出现这样的奇迹。

由于报纸和CCTV的有关报道都语焉不详,所以我们也无从知晓这个调查是怎样做出来的,如何采样,样本多少,如何统计,反正我们看到的是,凡是垄断企业需要涨价的时候,听证会也好,调查也好,最终的结论......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5日 08:57

分立的权力,也有局限

分立的权力,也有局限

张鸣

在村民自治最火的年月,有的村庄曾经创造出好些监督权力的高招,村里的公章分割,就是一种。即一个公章分为五瓣,分别由五个人掌管,只有五人都同意,才能用章。这种公章,在贵州被称为五合章,在内蒙的一些地方,被称为五牙子章。这样的公章,等于是村委会五权分立,当时,至少在制约村里开支方面,相当有效。

然而,星转斗移,若干年过去,据中青报的报道,原来实行五权分立的一些村庄,五合公章的作用,渐渐有失效之虞,掌管公章的五个人,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坚持原则,五瓣不全的章也出现了,没有发票的白条也能报了,总之,掌握公章的五人,是越来越随和了,先前的制约,变成了无原则的合作......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3日 08:40

南科大路上无以言说的荆棘

南科大路上无以言说的荆棘

张鸣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从2007年筹建,迄今已历三年。这三年,这所号称要去行政化的大学,似乎正陷在行政化的荆棘里。教育部已经表示了支持,但办学的批复刚刚下来。而学校本身,不仅教学大楼漏水都没法修理,连买台电脑都需层层审批。南科大已经上报旨在理清大学和政府关系的管理条例,但还在审批中,即使条例批下来,在一个行政化的国度里,能否杀出重围,还是未定之天。当年,在筹办之初,深圳南方科技大学是比着香港科技大学来办的,不错,深圳地方有意向,也不缺资金,但是,深圳这个地方,却比香港多了点东西,那就是庞大行政体系,以及无所不在的行政化。

整体的体制暂时不动,选择一些较......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9日 16:25

小民对“紧急征用”的担忧

小民对“紧急征用”的担忧

张鸣

这年头,法律总是走得比人快。四川拟出台法规,规定县以上的政府机构,在突发事件时可以征用个人财产,情况紧急时可以强制征用。草案一公布,引起当地和网上的舆论大哗,一句话,小民情绪很不稳定。

说起来,突发事件征用个人财产,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发达国家都有这样的法规,中国人弄一个,尤其在灾害较多的四川,率先制定这样一个法规,也不为过。不过,中国的事,就是跟人不一样。很简单,凡是制定这样法规的国度,都是在宪法上把保护个人财产作为基石的,个人和公共财产的界限,相当清晰。但是,在我们这里,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什么叫个人财产,尽管有了物权法,其实界限并不清晰。......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6日 08:56

羞辱性执法可以休矣

羞辱性执法可以休矣

张鸣

80年代文化热的时候,都说日本是耻感文化,而我们是乐感文化。但奇怪的是,中国人喜欢羞辱人,却是历久不衰的一个习惯。有权势者喜欢羞辱弱势者,尤其自己可以支配的下级,上来脾气,即使不辱骂,说话也连嗤带打。不管是谁,如果有人违规违法,犯到自己手里,不给通羞辱,似乎就对不起自己那点权力。恶声恶气地训斥,一般是免不了的,事到此,还远没有完。对还没有定罪的“犯罪分子”游街公审,游了审了,还振振有词,这是今年还在发生的事。至于当场抓获了卖淫嫖娼的人,警察和跟着的媒体,都超级喜欢让人家赤条条地曝光,将照片公布出来供网上欣赏。让小姐排大队示众,也是某著名沿海都市前几年才干过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07:25

官大乎,神大乎?

官大乎,神大乎?

张鸣

官大乎还是神大乎?这个问题如果在台湾提出,无论官民,答案差不多是一致的,神大。在台湾,但凡有点香火的神庙,官员都要来拜,很虔诚地拜,那些喝了洋墨水的海归,只要做了官,或者想做官,都会来拜。其实,他们不是在拜神,而是拜票——打的是信神的民众手上的选票的主意。但是,这个问题如果提给大陆人,答案就比较花花,如果问官员的话,多半,我想是会说官大。

最近广东肇庆发生的事情,可以证实我的猜测。肇庆将军山上一座耗费3000万,刚建起不久的关公像要被拆了。理由是这个坐像是个三无建筑,未经批准。但是这个关公顶天立地的,又没有藏在角落里,怎么建的时候没有人管,建成了之后却要拆......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10:58

唐德刚走了,史学有点寂寞

唐德刚走了,史学有点寂寞

张鸣

唐德刚先生走了,媒体的朋友觉得我该说点什么。看到报纸上唐先生的大幅照片,感觉自己是该写点什么。写什么呢?我不认识先生,仅仅是先生的读者,千千万万喜欢先生文字的读者之一。只是,在有些人看来,我作为一个弄史的人,写作风格,跟唐德刚先生有几分相似。甚至还有记者问我,是不是受了唐德刚先生的影响。就凭这个,我也该写几个字。

没错,我很喜欢唐德刚先生的文风。但要是说我的写作风格受他的影响,倒也未必,因为看到唐先生的作品之前,我写东西已经是现在这个德行了。细品品,我那粗陋的文字,其实也跟唐先生不大像。最早看唐德刚先生的东西,是北师大出的内部资料,唐德刚先生做......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0日 15:36

不学会容忍荒谬,就没有自由

不学会容忍荒谬,就没有自由

张鸣

新浪微博里有个叫染香的博主,自报家门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英国留学。但也有人认为,这人就是一个糙老爷们,人在中国。染香粉丝众多,也好发议论,但是她的特点是总跟别人作对,大伙说东,她肯定说西。还时常发一些很不人道的怪论,比如拆迁自焚,她说是自焚者图财云云。于是,这两天的微博上,就有人呼吁微博小秘书封她的博客,稍微客气点的则声言以后谁在转染香的博文,哪怕是为了驳斥,也会撤销对此人的关注,甚至拉黑这个人。网上有些人对于“乌有之乡”网站,也是这个态度。每每看到乌有之乡有特别难以容忍的胡说八道,内心希望有力者把它给封了。

凡是在网上有过文字经历的人,对于......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8日 12:11

两个故居,一种宿命

两个故居,一种宿命

张鸣

来台北,有两个人的故居不可不看,一是钱穆的,一是殷海光的。钱穆的故居,位于阳明山上,旁边就是东吴大学,一座小山坡上,小小的二层楼——素书楼。而殷海光的故居,则居于闹市,台大附近的温州街18巷16弄,一个死胡同的顶头,一个不大的院子,一座不大的平房,当年殷海光住的时候,房子比现在还要小。

两个故居,都没什么人气,无论你在里面待多长时间,都不可能等来第二个访客。两次去殷海光故居,都快到门口了,问问周围的居民,居然没有知道殷海光的。去钱穆故居那天,里面正在整修,说是要举行活动,里面的东西摆得乱糟糟的,但楼上的书房,卧室楼下的客厅和厨房,还是能看清楚,一些简单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6日 14:07

历史,在红墙后面变得模糊

历史,在红墙后面变得模糊

张鸣

冷战时期,据说是有铁幕的,铁幕这边的情形,那边的人,包括历史学家,无论如何努力,都只能凭借零星的资料,闷头胡乱猜,最高的高手,也只能猜个大概。那时候香港有个大学服务中心,专为西方的大学学者研究中国提供服务,由于离大陆近,收集资料相对方便,而且还可以就近访谈大陆那边逃过来的偷渡客,一时间,竟然成为西方研究中国的重要据点,凡是上了点年纪,有点知名度研究中国的学者,没有不在这里访问过的。可怜的人们,在篱笆的边上,探头探脑,最后也没探出个名堂。

就历史研究而言,铁幕这样的情形,其实在中国历史上一点都不稀罕。政治的中心,红墙之内,里面的生活是禁区,消息也......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4日 16:12

为何自付饭费难成风气?

为何自付饭费难成风气?

张鸣

近日国博推出廉政文物展,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一张自付饭费的收据也在展出之列。国家主席外出吃饭,自付饭费,在中国无疑是件值得称道的事情,但是,为何这样值得称道的事情,没有在众多官员中推开?各级机关的招待费芝麻开花节节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官员们外出吃饭,从不自己掏腰包。很多基层政府机关,说起来,工资都好长时间开不出来了,但公款吃喝却照旧,亏什么,也不能亏了官员的嘴。官员不掏钱,还不仅仅体现在吃上,很多地方,官员的工资基本不用,已经成了惯例,漫说吃的用的,就连老婆的卫生巾,都有公款打理。

国家主席带头倡导的自付饭费之风,为何难以在官场蔚成风气?这本......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2日 10:00

招兵要招读书郎

招兵要招读书郎

张鸣

清朝新政的军事改革,有个编练36镇新军的规划。此番进行的军事改革,跟当初曾国藩练湘军一样,也是另起炉灶,制度、建制、人员,全都重新来过,跟原有的军队,一点关系也没有。当初曾国藩练湘军的时候,不肯以绿营打底,担心的就是旧军积习太重,以至于求新不成,反成累赘。同样,新政的新军编练,也是担心新军沾染旧军习气,所以,必须重打鼓,另开张。

其实,在各省编练新军之前,已经有了北洋军现成的经验。袁世凯的新建陆军,固然也跟湘淮军当初成军一样,招收朴实的农家子弟当兵。但却也吸取了淮军练洋操的经验教训,不再练兵不练官,而是官兵齐练,练官当先,开办一系列北洋军官学堂,专门培养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