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六月
2010年06月30日 08:53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大革命中的性事

张鸣

余生也晚,赶上的大革命,就是文革。说是赶上了,也是懵懵懂懂,不明里就,因为还是个孩子,1966年,我9岁。长大以后,读历史才发现革命不一定要禁欲,辛亥革命就不禁欲,革命党人该泡妞的泡妞,逛窑子的逛窑子。革命党人的风流逸事,是革命的佳话。后来的大革命也不禁欲,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一杯水主义盛行。男男女女,都在性的享受中非常欢愉。大革命中的武汉,还出现过裸体游行。但是,我赶上的革命,在男女性事上,却相当严厉。性似乎专属资产阶级,一度,大人们谈性色变,也感染了孩子,觉得那种事特别不好,特别可恶。记得当时的我,还跟一个父母都是医生的同学争起过,说我们的父母绝对不可能做过......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8日 20:01

用脚对高考的的投票

用脚对高考的的投票

张鸣

据教育部统计,今年高考报名人数957万,比去年下降65万,这已经是连续两年高考报名人数大幅度减少。高考人数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有条件的家庭,从复习开始,就自动放弃了高考,瞄准国外的大学,他们的高考复习,是准备托福考试。重庆名校巴蜀中学,高三某班29人通过托福考试,陆续获得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现在,走出去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但凡有能力的家庭,都把出国上大学作为孩子上大学的首选。跟前些年,学生读完大学甚至博士阶段再选择出国相比,这个过程已经大大提前了。第二个原因是没有能力出国的平民子弟,尤其是没有背景的农民子弟,选择提前就业,也放弃了高考。

不......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5日 06:59

涉外饭点涉黄的背后看不见的手

涉外饭点涉黄的背后看不见的手

张鸣

重庆希尔顿酒店涉黑涉黄,被警方查处。在披露的新闻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个蒙着头的被查到的嫖客和小姐,似乎在告诉人们,这种事是真的。其实,涉外大饭店涉黄,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好些年前,在谈到北京天上人间的时候,有消息灵通人士就跟我讲,其实除了天上人间,好些涉外的酒店,也是扫黄的死角,无论怎么扫,都扫不到这些地方。这样的消息,是耶非耶,如我辈草民,没法证实,但说的人很多,多半言之凿凿。

按有关人士的说法,像天上人间以及涉外酒店的小姐,都是行内顶尖的一辈,来源不是各大模特公司,就是各种艺校的学生。所以说,这种地方的涉黄消费,都是天价,非一般人所......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3日 06:42

大跃进阴魂总不散

大跃进阴魂总不散

张鸣

一提到大跃进,人们就会想起大炼钢铁,亩产万斤以及人民公社。其实,那只是大跃进的一个方面,在文化和教育上,也有跃进。教育是社社办大学,搞把西瓜嫁接在芝麻上的科学研究,大学则大学生超过教授,一天产出多少个爱因斯坦。而文化上的跃进,是大爷大妈都扫盲,一夜识3000个字,成年人在一年之内,达到中专水平。进一步则是一个生产队每年创作多少首诗歌,产生多少个李白,写出多少部小说,涌现多少个鲁郭茅巴。别说人家吹牛,就当时而论,还真有指标,也堆出不少“作品”,有的还出版了,比如《红旗歌谣》。原来以为这种事仅仅是那个特殊时代的疯狂,过去了,就不会有人再来。显然,我是太幼稚了。西安建......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1日 08:30

饥不择食谈读书

饥不择食谈读书

张鸣

一个经过文革的读书人,对读书这件事,多少都会有些怪癖。茨威格先生有部小说,说的一位生活在纳粹时代的教授,遭到迫害,管吃管喝,却偏不给一个字看,差点把教授逼疯了。后来教授偷了看守一本棋谱,结果在押期间,硬是把自己变成了国际象棋高手。当年在文革期间,读书人如果不是全体,也是相当大的部分,变成了那可怜的教授,无书可读,闷出鸟来。

文革到来的时候,我9岁,刚刚会看没有画的书。突然之间,课不上了(这令我很高兴),书也没的读了。西方的书是资本主义,古代的书是封建主义,苏联的书是修正主义,统统付之一炬。反正除了毛选,什么都不能看。刚会看书的人,一下子不能看书,浑身难受,......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9日 07:01

深圳,一座令人惊艳的城市

深圳,一座令人惊艳的城市

张鸣

学历史的人,对深圳这样的城市,很难留下印象,因为它实在太新了。20多年前,还是广东小县宝安的一个小村庄。都说上海年轻,晚清还是个小县城,但比起深圳,上海已经像徐娘半老的贵妇了。而深圳,则名副其实一个珠光宝气的小姑娘,小小年纪,天生丽质,却绫罗绸缎,浑身珠玉。说起来,在国内城市中,深圳来的次数也算多的了,但几乎想不起来要写它一笔。

其实,深圳的确有的可写的,虽然它很新,没有历史,连寺庙,不管多么古色古香,都是新建的。最老的建筑,是海边的大鹏所城,一个明代卫所制度下,所级的防御据点,档次低到不能再低。里面的建筑,也已经新旧参半。几所还算像样的建筑,铺......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6日 20:30

为何总有“翻版”?

为何总有“翻版”?

张鸣

河北武安县教育局突击调大批农村教师进城的事,事发在去年,但也就是在今年刚刚处理完。然而,湖南耒阳这个县级市旧事重演,来了一个武安事件翻版,突击调动167名农村教师进城。唯一的区别是,武安事件,栽了一个即将卸任的局长,而耒阳事件则有两个官员,教育局的局长和主管人事的副局长都栽了。

我刚刚说过,中国人很难吸取教训,总喜欢在一个坑里绊倒跌跟头,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耒阳的事,妙就妙在它的快速翻版上。连事发之后,耒阳方面的说词,都跟武安几乎一模一样。武安的局长如果不在监狱里,应该追究湖南人抄袭才是。按理说,教育局局长,多少得有点文化,退一万步,也应该会看看报纸,上......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4日 17:15

缠访的纪录是制度的悲剧

缠访的纪录是制度的悲剧 张鸣

广东一位七旬老人,15年连续上访1030次,花费17万,倾家荡产。这样的上访,行政机关有个说法,叫做“缠访”。对付缠访,各级行政部门解数用尽。动员了所有的行政资源,警察手段,甚至司法程序,截、堵、打压。现在看来,收效甚微。应付上访,已经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梦魇。

信访,差不多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制度,它来源于古代的制度遗存。从诽谤木(华表的前身),到密匦,再到拦轿告状和击鼓鸣冤,都可以看出信访制度的影子。在实行现代国家制度的国家,即使有信访的名目,也往往是议员和司法的附属品。完整的信访制度,只存在于中国。

显然,就目前而言,信访的存在,意味这人大代表制度和司法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2日 14:59

在现实中遭遇“穿越”

在现实中遭遇“穿越”

张鸣

现在的网络小说,凡是里面各个不同的时代的人和事,胡乱交错出现的,被叫做“穿越小说”。原本以为,在现实中不大可能有穿越的事,老外说的“时光隧道”,只是科幻,而中国孩子们的穿越,只在他们的键盘上。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的,它一次次粉碎着我这现实主义的老实巴交。重庆万州区纯阳中学的900多名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行了跪拜之礼。虽然学校当局说下跪是自愿的,但现场900多人齐刷刷跪倒,30秒后,才在主持人的示意下站起,好像组织性蛮强的。据学校方面讲,这个中学实行跪拜已经不是第一次,09年的毕业生就跪过了,他们打算让跪拜成为一种校园文化的传统。显然,我们的媒体失职,这样的新鲜事......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0日 07:43

拜金女与耀富男的搭配说明了什么?

拜金女与耀富男的搭配说明了什么?

张鸣

眼下,各个电视台似乎在比拼娱乐,最娱乐,娱乐至死的节目,莫过于恋爱交友。但是,这种节目最扎眼的,不止靓女俊男,而是拜金女和耀富男的搭配。江苏台的“非诚勿扰”出来一个马诺,宁肯在宝马上哭,就有一个接一个的耀富男给她送宝马车的钥匙。而浙江台的“为爱向前冲”更胜一筹,出来一个楼姚,宣称非富勿扰,据报道,“当看到自称月入百万的‘豹哥’带着钻戒、房产证、兰博基尼车钥匙外加单身证明时,之前高傲的她顿时换了一个人,不仅对豹哥青睐有加,连豹哥提出试婚、考验性能力的条件,她都全盘接受。”

毋庸讳言,马诺和宝马男,楼姚和豹哥,有人拜金,就有人耀富,其大胆直......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8日 09:26

我是怎样写起评论来的?

我是怎样写起评论来的?

张鸣

现在的我,评论文字是越写越多了。以至于有回凤凰评论员邱震海,居然称我为著名时评家。我远在美国的好友,也曾对我提起,从前我的博客,以历史随笔为主,而现在,则以评论文字为主。仔细一想,还真的是。不过,我还是想为自己申辩一下,不是我历史文化随笔写少了,而是看我博客的人,就是喜欢看评论,于是就多贴点喽。其实,我真正花功夫的,还是做我的学术,刚刚出来的一本著作,《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就是例证。

但是,毕竟这些年我写了大量的评论文字,白纸黑字摆在那里,想赖也赖不掉。而在早几年,这样的文字,几乎一个字都没有。究竟我怎么写起评论来的呢?这个转变,是怎样发生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7日 08:42

现在,我们怎样说历史?

现在,我们怎样说历史? 张鸣

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自上百家讲坛以来,掀起了一股讲史的热潮,也引发了一些人的质疑。一些看过小袁讲课视频的人问:历史难道可以这样讲吗?完全撇开教科书,不按教学大纲来。也有人怀疑,小袁的讲法,是不是戏说。

其实,戏说历史争论,已经延续很长一段时间了。某些当红的影视作品,虽说都顶着大名鼎鼎的帝王将相的名头,但其实只是在说戏,连戏说都谈不上。至于为何不说阿猫阿狗,非要说康熙乾隆甚至孔子,人家说人家有创作自由,就是要卖古代名人的野人头,你拿他也没办法。这些人的后代若要告他们诽谤吧,一来过了景,二来人家都把这些人的祖宗说的那么好,拍马有份,阿谀有余,告也告不了。

......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5日 07:31

年轻一代: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张鸣:年轻一代:不要代表,只要表达
答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问
韩寒能否代表中国年轻一代?无论对于韩寒本人还是他背后的诸多年轻人,这个答案其实都不太重要


如果让我评价韩寒,我愿意用三个字,挺好的。



韩寒是一个很阳光的小子,和众多粉丝相比,我对他谈不上关注,但偶尔会看他的文章。韩寒吸引我的特质在于,他的敏锐、正义感和看问题的到位。



事实上,对于韩寒的态度,我的认知和外界的感受有一个落差。一个月前,我和陈丹青、梁文道、吴思在单......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1日 20:32

保温瓶式的教育

保温瓶式的教育

张鸣

眼下,从事教育,是个挨骂的行业。当然,学生教的不好,学校当然要负责任,当局第一个要挨板子,其次就是老师。不过,以我这个老师看来,家长的屁股,也不能放过。

我上课一直要求让学生给我倒茶,算是他们敬师的一点小小的表示。几十年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最近却惹出来一点故事。一次,茶端上来了,我一看,茶叶居然放在了保温杯上面的网罩上面,也就是说,茶叶跟水是分开的。第二次,换了一个班级,换了一个同学来做这个事。茶端上来之后,我发现茶杯离一丝茶叶也没有,但我的茶叶罐给灌满了水。说明一下,这种轶事,都是大三的本科学生的杰作。

现在我们的家长,对于孩子的教育,抓的很紧。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