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不学会容忍荒谬,就没有自由

不学会容忍荒谬,就没有自由

不学会容忍荒谬,就没有自由

张鸣

新浪微博里有个叫染香的博主,自报家门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英国留学。但也有人认为,这人就是一个糙老爷们,人在中国。染香粉丝众多,也好发议论,但是她的特点是总跟别人作对,大伙说东,她肯定说西。还时常发一些很不人道的怪论,比如拆迁自焚,她说是自焚者图财云云。于是,这两天的微博上,就有人呼吁微博小秘书封她的博客,稍微客气点的则声言以后谁在转染香的博文,哪怕是为了驳斥,也会撤销对此人的关注,甚至拉黑这个人。网上有些人对于“乌有之乡”网站,也是这个态度。每每看到乌有之乡有特别难以容忍的胡说八道,内心希望有力者把它给封了。

凡是在网上有过文字经历的人,对于在论坛里被版主“踢出”,博文被删帖,甚至博客被封,无不都深恶痛绝,只消一提起来,就恨恨连声。但是,每当我们看到网上特别荒谬,或者我们感觉荒谬的言论时,往往自己愤慨还不够,每每希望有力者把这种言论封掉,甚至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的此言论的发布者,遭到报应,如果有可能,自己或别人出面,扁他一顿也未可知。其实,这就是一种专制的劣根性。客观地说,微博上众多“转世”博主的遭遇,跟一些人要求封杀染香,性质其实是一样的。不要以为人家封杀我的时候,就是非正义的,我要求封杀别人,就是正义的。因为我的言论是正当的,而别人的言论是反人道的。事实上,这种以道德借口封人口的做法,本身就是不道德的,因为这样做,剥夺了他人应有的自由。不能说强徒打你的时候喊痛,转过身就希望这个强徒打你不喜欢的人。现在动辄删帖,封博客的做法,究其历史,其实动机也许跟现在微博上的某些人的道德义愤一样,将之变成一种机制,一种制度,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信奉自由的人都会说,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拼命捍卫你说话的自由。但是落到实处,尤其是摊上特别荒谬的言论的时候,往往就把这个信条忘了,尤其是说荒谬话的人往往振振有词,强词夺理之时,就更是压不住火。火一上来,恨不得一拳把对方打死,至少也得让他闭嘴。之所以如此愤怒,在很大程度上因为自己觉得自己真理在握,对方则荒谬绝伦,甚至蛮不讲理。换言之,是道德上的义愤,才让自己产生封杀对方的冲动,潜意识里,总觉得这种冲动,有道德上的合理性。

然而,恰是这种挟道德合理性实行强制的心理,才是历史上专制乃至极权的土壤。只要对方的言论是不正确,不道德的,就可以实行强制。殊不知,道德上的正确与否,具有相对性,有时今天看起来荒谬的言论,换一个时空,没准就成了有道理的。更何况,道德的借口,哪怕是基于社会主流的道德借口,一旦成为强制的理由,就可以扩张成剥夺人自由的习惯乃至制度,正确与否的判断,化为某些人的特权,封口的惩罚,便成为日常化的行为。到那时候,每个人就都不自在了。

平心而论,当我们面对特别荒谬的言论,跟他讲道理又讲不通的时候,都会感到愤怒。但是,学会容忍荒谬,是自由的第一课,如果这门课程不及格,我们就没有资格谈自由。正如胡适先生所言,容忍比自由更可贵。因为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