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说文化耍流氓

说文化耍流氓

说文化耍流氓

张鸣

山东的阳谷临清和安徽的黄山最近发生了一点“文化争议”,这样的争议,自打旅游业兴盛起,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历史上有名的人物,从帝王将相到才子佳人,都有地方在争。害得中国的人文始祖,无论炎黄,还是伏羲女娲,都有好几个家乡。眼下的竞争,已经扩展到了小说领域。山东和安徽的纷争,争的就是西门庆,各家都说西门庆这个见诸《金瓶梅》和《水浒传》的人物,故里就是自己哪儿。

虽然说,河北两县争赵云的风波,无非是基于《三国演义》,但赵云毕竟是历史上有过的真实人物,但小说上的这个人物,还比较正牌,而西门庆这个人,原本是作家的人造产品。虽说可能有原型,但原型到底是谁,真不好说,因为《金瓶梅》的作者,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是哪个。也有可能,西门庆原本就不是一个人,张三的鼻子,李四的嘴,凑合起来的。争做一个虚拟人物的故里,这个行为本身,似乎更像一出搞笑荒诞剧。但是,我们知道,三地的地方长官,没有一个是说相声或者演小品出身的,他们的争夺,不是为了给全国人民演小品,争的都是利益。

听说,早几年《西厢记》里的莺莺、张生,已经有地方在争了,有的地方还修建了大相国寺,内墙还留了一个豁口,挂上指示牌:张生爬墙处。只是,张生、莺莺,还算正派人,只不过有了一次或者几次婚前行为而已。可《水浒传》和《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却是标准的流氓。一部小说,从消极方面而言,无非西门大官人的偷情史和做爱史。其志向,是连嫦娥也敢强奸的。这样的流氓被争抢,说明这些年来,西门庆的行情已经看涨。旅游者对于西门庆的热情,已经大大超过正经恋爱的张生和莺莺。有知情者告诉我,有北大名教授为阳谷县设计西门庆和潘金莲景点,重点就是偷情和性爱。景点有美女扮演潘金莲,西门庆则由游客出演,只消出银子,就可以虚拟地演绎一下当年的风流,至少可以抱抱美女,聊以过瘾。据说,这些年来,这样的设计,已经让阳谷县的《金瓶梅》文化景区声名大振,游人如织。无怪乎临清也争,黄山也争,把小说中明白点明的阳谷县,胡加考订,改头换面,移往他处。

尽管我们的有关部门不断地在强调反低俗,操作扫黄,但社会和文化上的流氓化倾向,却越来越严重。争夺西门庆,口说的是文化,但实际上却是在耍流氓。过去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现在文化只变成一个台上的幌子,搭台的其实是流氓,至少是流氓文化,流氓搭台,经济唱戏。因此,这样的反低俗,这样的扫黄,看来并不靠谱。低俗也好,黄色也罢,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老少不分,黄色低俗文化,不加分别地侵入少年儿童。面上的被禁了,就转入地下,娱乐界被禁了,就转入旅游业。越是禁,人们涉黄的冲动就越强,地下活动就越猖獗。变相的黄,借助流氓文化的回归,愈发低级下流,但只要不公开裸露,就可以逃避打击,甚至由政府鼓励发展,出头竞争。西门庆的走红,是一个标志,一个展示扫黄成果的标志,告诉人们,我们的社会,在下流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多远。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