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重新任用的民意维度哪儿去了?

重新任用的民意维度哪儿去了?

重新任用的民意维度哪儿去了?

张鸣

据报道,广东省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出面,说被记过处分的官员,半年之后可以正常任用。这个话题,有点类似被问责官员的复出。尽管民众反应强烈,但一个又一个因事故被问责的官员,还是接二连三地复出。连当初动静闹的特别大的石首事件的相关责任人,听说最近也复出了。在理论上说,只要官员没有被追究刑责或者双开,都可以复出,这种做法在现存的制度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为何这种事还是一次次引起民众的情绪反弹,到底是我们的制度有什么纰露,还是民众缺乏理性?

当然,很少有人认为,即使是官员,犯了错误,就该一棍子打死,从此永远不得翻身,永不叙用。在古代帝制时代,官员犯错免职,也有开复一说,清代绝大多数官员,都经过不断罢免,不断起用的过程。但在那个时代,官员对上负责,犯错是对上犯错,起复是按上面的意思起复,没有民众什么事。但是,今天我们的官员被问责,往往跟民意的呼声有关。很多官员的丢官,恰是因为民意滔滔,不可开交。上级为了安抚民意,才做出的决定。可是,罢免考虑了民意,为何起复不考虑民意呢?这显然不合理。政府的政务公开,是现阶段中国政府庄重承诺了的,而充分尊重民众的知情权,也是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的。官员出了事,惹了乱子,造出事端,民众有权知晓,同样,对官员的处理,也该向民众公布。但是,凡事有头必有尾,作为收尾的官员最终去向,也应该听听民意。具体地说,本级的人民代表大会应该有权过问。神龙见首不见尾,肯定有麻烦。

中国的官场腐败,是令民众愤怒,也令政府头痛不已的痼疾。官场腐败的最大弊病之一,就是官员任用的灰箱甚至黑箱现象。在制度上,多数官员任用,作为民意代表的人大没有过问之权,作为社会监督的一部分,媒体更是不能干预,连打听一下,都属于违规。至于在官场之外,每日接受官员管制的老百姓,就更没有权力过问。黑箱里的事情,让外界总是有很多猜想,当然不是好的猜想。关于问责或者记过官员的起用,人们总是觉得政府对官员过于宽松,过于优待,对“自己人”太好。再联想到现实中存在的种种官员的特权,人们没法心平气和。不是民众没有理性,也不是被问责官员个个都十恶不赦。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公平、公开,民众高度参与的起复程序,无论如何,官员的再任用,都会被质疑。

在中国的现实条件下,官员权力很大,担负的责任很大,民众对官员要求苛刻一点,理所当然,要想让民众理解官员,唯一的途径,就是实行阳光政治,让官员暴露在民众的视线之下。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