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机构养人的困境

机构养人的困境

大概好多网民,从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误机,特权登机这个新闻上,才知道原来她是副部级官员。按道理,红十字会应该是个民间慈善组织,负责人干嘛要有行政级别呢?这就是中国特色了,不仅红十字会有行政级别,国企,学校、医院,包括群组织工会、妇联,都有行政级别。像红会,工会、妇联这样的组织,还从上到下,编织了一个个巨大的行政网络,从中央到地方,每一层级,都是一个衙门,级别越高,衙门越大,里面厅级、处级、科级官员成群结队。说白了,这些系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政府机构。

这样的政府机构有什么用呢?红会好像还能干点慈善的事,尽管遭人诟病,认为里面藏污纳垢,但不管怎么说,某个地方遭了灾,来自红会的善款还是有的,不管它扣了多少手续费。但是工会干什么?除了少数地方之外,工人的维权,他们管吗?不管,管什么呢,不知道。妇联也是,它的存在,是维护妇女权益吗?也没人知道。反正我们知道,那么多的就业性别歧视,那么多的妇女儿童被拐卖事件,妇联基本上没有声音。

没有事干的衙门,不裁撤,就是为了养人。

当年清朝不预立太子,太子詹事府可以撤销了,但乾隆皇帝说,留着吧,给翰林们留个升官的中转,于是没有用的詹事府留下来了。其实,清朝像这样的阑尾机构,还有好些,像太仆寺,鸿胪寺,光禄寺什么的,都没有用处,但也都保留着。晚清漕运改海了,原来大运河的运输体系废置了,但漕运衙门却不裁撤,留着,就是为了养人。

其实,像太仆寺、詹事府这样的机构,原来设置之初,都是为了干事的,就像我们现在的工会妇联一样,最初的岁月,事还挺多,但是随着岁月的变迁,政府机能的转移,这样的机构都成了阑尾,搁在那儿没用。可是,这样的阑尾机构,养了那么的闲人,而且是级别很高的闲人,要想裁撤,那可就难了。1898年戊戌维新,遭遇的反对声音最强烈的部分,就是裁撤这种阑尾衙门,简直是沸反滔天,恨不能把皇宫给掀了。西太后发动政变,废了变法,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阑尾衙门给恢复了,收揽人心。

历代王朝,最大的制度难题,不是贪腐,也不是反叛,而是这种官僚体系的废弛。只要到了一定的寿命,所有的机构都老化了,有的成了阑尾,有的虽然还在运作,但效率却大大降低。里面的人,都在利用衙门所有的权力或者制度的特权,为自己牟利。最大的问题是,在皇权专制条件下,几乎没有可能对此进行改革,强行改革,结果每每失败。也就是说,历代王朝,每每败在自己没有自我修复机制上。机构从干事变成养人,但却没有人敢打破这种养人困局。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