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何以全民焦虑?

何以全民焦虑?

                                何以全民焦虑?

                                    张鸣

心理医生告诉我们,现阶段国人最大的心理问题,是焦虑,据统计,我国15岁及以上成年人精神疾病患病率约为17%,其中抑郁症约为5%,焦虑症约5%,药物、酒精等物质赖症约5%。(10月23日,工人日报)还有消息说,50%的人不同程度地有焦虑症状。富豪焦虑,穷人也焦虑。城镇居民焦虑,农民工也焦虑。民众焦虑,大学生焦虑,官员更焦虑。各行各业,就没有不焦虑的人。各式各样的精英外迁风潮,跟焦虑也不无关系。

焦虑的背后,其实是不安。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最缺乏的是安定感。

社会学的知识告诉我们,在计划经济时代的人们,虽然贫穷,生活单调,甚至衣食不周,但安定感却相对强。因为在那种社会,人生下来能做什么,基本上就已经确定了。类似于封建制一样,士恒为士,农恒为农,工则恒为工。改变身份和命运的途径,除了当兵,就是上大学,而上大学,还有一段中断了。人们无需担心市场的变化,使自己的产品价格暴跌或者暴涨,也无需操心市场的变化,让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没有炒股,没有炒楼,没有放贷和收贷。小孩到哪儿去上学,都是固定好的,无需操心择校。大学毕业去哪里,也是定好了的,自己操心也没有用。一旦从计划时代转为市场时代,一切就都变了。人是富裕了,但不安定感却成倍地增加。投身于市场的人们,的确无法判定自己明天会怎样。好像一夜之间,人生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

市场经济,就是有着比计划经济更多的不确定性,在任何国家都一样。但是,我们今天的焦虑,在很大程度上,跟我们正处于转型有关。一方面,习惯于计划经济的人们,还多少有着旧时代的痕迹,另一方面,新社会并没有完全成型,基于市场的秩序,还没有建好。整个社会的规则,还没有走上法治的轨道。欲望被压抑久了的人们,发财的冲动,却又异常强烈。所有人都想越轨行事,发了财的人,合法性不足,没发财的人,受剥夺感增强。贫富之间,官民之间,既缺乏市场的约制,也缺乏法律的调整。贫富贵贱,所有人都角色错位,无法各安其位。即使发了大财,身处高位的人,也不敢预期自己日后会怎样,如果一旦栽了,会不会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

社会缺乏必要的秩序,上升的秩序,转身的秩序,裁判调停的秩序,人们对什么都不信任,政府,政策,法律,缺乏安定感,是必然的。若要人们不焦虑,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设法规范社会的制度和秩序,让人心定下来。

推荐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