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网

有一种颠倒

张鸣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阅读: | 2019-01-08 06:00
T中

 

在古代社会,忠孝仁义之类的道德标准,是指导社会运行的规则,其实,最要紧的,就是两条,在家讲究孝悌,在外讲究仁义。在此之外,还有两条最基本的类似自然法的信条或者说规则,是人们必须遵守的,这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在此基础上,才有人们对朝廷法度的敬畏,因为,这两条原则,需要政权凭借法律来实现。苦主告到官府,官府会根据朝廷的法律来执法,还苦主一个公道。

如果官府不能主持公道,杀人可以不偿命,欠债可以不还钱。甚至颠倒了是非,胡乱判决,这种时候,人们就会寻求另外的渠道自行救助,或者是求助于侠客甚至黑社会,或者是自己执法,寻仇报复。这种情况,一般都发生在所谓的乱世,一个正常的王朝,是不大会鼓励人们自行执法的。

然而,如果一个社会,一边不能靠官府主持公道,维持正常的秩序,一边又拼命地宣扬孝义的道德,无形之中鼓励人们血亲复仇,或者为朋友仗义寻仇,那么,只能说,这样的社会,依旧是个乱世,而且是个虚伪的乱世。

东汉初年有个名叫郅恽的人,是刘秀军队中的一个小官,战后还乡,发现自己的好朋友董子张的父亲和叔叔,均被乡里的豪强盛氏所杀,董子张无力报仇,悲愤成疾,看看将死。郅恽去看他,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朋友,泪流满面。郅恽说,你的意思我明白。然后,就找了几个人,一起把董子张的仇家给做了。然后拎着仇家的脑袋,给董子张看。事情都完了之后,他跑到县令那里自首,在县令错愕之时,他转身就进了监狱。县令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跟着他跑进监狱,拔出刀来,做出要摸脖子之状,说: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就死给你看。于是,县令和他就都逃亡了。此后,俩人居然都没事,郅恽还做了朝廷的官。

这个故事,听起来很感人,但结尾部分,多少有点不对劲。诚然,郅恽的行为,义薄云天,令人动容。朋友之间该讲义气倒是对的,可一个正常的社会,朋友之间的义气,要讲到为朋友杀人,也是过了。比较正常的,是应该先帮朋友治病,然后去官府寻求公道,由官府执法,给朋友一个说法。然而,郅恽没有这样做,而是自己出头把人杀了,然后去自首。县令的反应,就更奇怪了,不顾朝廷的法度,逼着郅恽跟自己一起逃亡。按最常见的道理,在此之前,县令就应该为董子张出头,惩治凶手。这才是他的本份,如果他这么做了,郅恽何至于冒险犯法呢?

一个县令,自己本份的事儿不做,却追慕所谓的义人,弃官不做,一起逃走。这里面,似乎社会对所谓道德的追捧,已经大大压过了对社会规矩的讲求。一个地方官,可以对当地的秩序不闻不问,但对于义人,却不能不有所表示。即便带着人犯逃走,最终朝廷也是可能会赦免他们的,而且,由此还可以带来更大的名声。

社会道德,哪怕被人捧到天上的忠孝仁义,也是得建立在社会基本规则的基础之上的。如果强调道德强调过分了,压过了社会基本规则,罔顾法律,那么,这样的道德追求,就难免是虚伪和矫情的。所造成的后果更是非常严重的。如果大家都自行执法,那么难免有大量的不逞之徒趁机搅乱,有理杀人,没理也杀人,到了那个时候,社会就崩了。

 

分类:未分类
11
财新博客版权声明
首页经济金融公司政经世界观点文化博客图片《财新周刊》《中国改革》视频English
gotop3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分享到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取消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