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暴君之下,士大夫进退两难

暴君之下,士大夫进退两难

朱元璋脾气有点怪,作为底层出身的草根,骨子里,对读书人是有气的。但是,在打天下那阵儿,用人之际,却可以装出礼贤下士的样子,哄能人出来替他出谋划策。当然,如果人家硬是不肯出来,也就算了。

可是,一旦朱元璋变了朱皇帝,他的面皮也就跟着变了。管你身份多么高贵,管你有没有学问,用你,你就得好好干,干不好,或者他认为你不好,不是充军发配,就是掉脑袋。如果你嫌做官不容易,想要归隐,那也不行,除非你能豁出来,自己小命不要,家人也不管了。

自古以来,读书人基本都希望出来做官,做官,才能光宗耀祖。就算忸怩一下,屡征不就,大多也是装样子,希图卖个高价。真有像严光这样甘愿隐居山林的人,大家都会称之为高士,赞了又赞。即便是霸道的蒙古人,如果哪个士人不为皇帝所用,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到了朱元璋这儿,一切都变了,读书人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只要皇帝看上了你,你就得出山,若要是拒绝入仕,或者已经入仕不想干了,那就瞧好吧。朱元璋手订的大诰,士人不肯为君所用,就是一条明晃晃的罪名,怎么惩治,都不为过。

贵溪儒生夏伯启叔侄,宁可断指,也不肯出来做官,被朱元璋知道了,叔侄两个都掉了脑袋。苏州才子姚润王谟,被皇帝看上,征召出来做官,俩人不识相拒绝了,结果都被杀了不说,连家也被抄了,家人都被发配。吴人严德民,在洪武年间官拜御史,不想干了,称疾求退,结果惹得皇帝龙颜大怒,这回倒是没杀人,把这个严德民的脸上刺了字。一个读书人,就这样变成了丢人的黥面的囚徒,生不如死。上海人郁惟正被征,入京之后,皇帝要他写个自述,他做打油诗一首:上海入京郁惟正,现患四肢风湿病,皇帝若还可怜儿,饶了一条穷性命。元末明初名满天下的吴中四杰之首的高启,朱皇帝慕其名,想用他做户部侍郎,高启不肯。当时虽然没有马上杀人,假装客气给放回去了,但过后找了个茬儿,竟然将其腰斩。腰斩属于死刑中非常残忍的一种,把人拦腰砍成两截,人还不能马上死,挣扎半晌。

反过来,读书人如果乖乖地就范,出来做官,在朱元璋手下,日子也不好过。就算他欣赏你,也就是一时的事儿,过后看不顺眼了,不是充军发配,就是砍头。凡是那时候有名的士大夫,包括宋濂、刘基这样帮着打天下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朱元璋掀起的一场场大狱,动辄杀掉上万人,朝中为之一空,不尽是武夫,更不尽是功臣,大把的,都是入仕的读书人。吃蓝玉和胡惟庸挂捞的,数都数不过来,有片纸只字来往者,俱受株连。俩人一个是开国元勋,一个是当朝宰相,平时谁会判定他们出事呢?一旦朱元璋要拿他们开刀,跟他们沾边的人,就都跟着完了。就算没有赶上大狱,喜怒无常的皇帝,要杀谁,谁也不知道。所以,那个时候,朝臣们上朝之前,都要跟妻子诀别,如果下班能整个地回来,算是又多活了一天。

在这样一个喜怒无常,酷爱酷刑的暴君之下,读书人实际上是进退两难,退没有活路,进的话,活路也不多。想要反抗的话,人家带着打天下之威,没有这个可能。但凡能熬过来的,都是命大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