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张宗昌碰上何健

张宗昌碰上何健

张宗昌是个江湖流氓,由于辛亥革命的机缘,变成了革命军的将领。二次革命爆发,他变节投靠北洋军的冯国璋,又摇身一变,由旅长升为一个江苏暂编师的师长。后来,冯国璋进京做了代理总统,江苏督军由他手下的大将李纯接任,李纯不喜欢这个流氓将军,正好赶上段祺瑞对南方用兵,于是就把这个暂编师给派了出去,归在前山东督军张怀芝名下调遣。就这样,张宗昌来到了湖南,驻扎在醴陵。

此时的湘军,已经被打残了,兵不过万,枪不满千,龟缩在湘南的边角地带,与北军周旋,苟延残喘。有人给湘军司令谭延闿出主意,说是能不能派人去北军占领区打游击,也分散一下主力的压力。于是,一个小军官何健被选中,让他回家乡醴陵,跟张宗昌捣乱。

何健是湖南醴陵人,保定军校毕业生,当时在残破的湘军里炒排骨(做排长)。此人在醴陵的时候,也是做过秀才的人,在偏僻的醴陵,正经算是一号乡绅了。更何况,他这个秀才尚武,会点拳脚功夫,在家乡也有一帮子习武的兄弟。何健对家乡很在意,后来他做了湖南省主席之后,人说他“非醴勿听,非醴勿视,非醴勿用。”可能有点过,但喜欢用家乡人,倒是真的。

张宗昌原本就是一流氓,部队乱七八糟。占据醴陵的张宗昌,部队的纪律在入湘北军中,是最差的。张宗昌手下的大兵,四处骚扰,劫掠奸淫,乡绅来告,张宗昌只会打哈哈,根本不管。以至于当地人,对张宗昌的部队,恨之入骨。何健带了一支九响枪,只身潜回家乡,召集当年习武的兄弟,组成了一支游击队,自命司令。从解决张宗昌部队单个下乡士兵入手,杀人缴枪,然后开始袭击哨卡,打死哨兵。慢慢成了气候,有几十支枪,上百号人了。于是,张宗昌开始派部队清剿游击队,结果越剿越多,张宗昌所部,开始成排成连地被消灭。游击队也迅速壮大,居然有了一个营的规模。

张宗昌的部队,军饷是由北京政府发放的。当年的北京政府,是段祺瑞当家,由于有大笔的日本借款,腰包还算比较鼓,对于南下作战的部队,发饷基本上是能保证的。但当年的军人,一般都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占了一个地方,就是这个地方的主人。张宗昌占了醴陵,醴陵的钱粮就要归他。游击队来了之后,别的没有什么,就是没法派人出去派粮征税了。对他来说,损失巨大。

张宗昌是光棍,光棍不吃眼前亏。剿灭游击队,他当然做不到,此人原本就不是一个带兵打仗的料。不过,他有他的办法,那就是谈谈。他让当地的乡绅带话给何健,说是如果肯离开醴陵,他奉送3000大洋,连带一些枪支弹药。打不走,买你走。

湘军自打被驱逐到湘边之后,日子过的相当的苦。3000大洋,对何健这个小排长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关键是,此时湘军已经跟占据衡阳的吴佩孚达成秘密协定,吴佩孚已经有意北撤,跟皖系争天下了。因此,谭延闿调何健归队,好集中兵力,在吴佩孚北撤之际,发动反攻。所以,何健答应了张宗昌的要求,但前提是,张宗昌此后不许派部队下乡滋扰,张宗昌也答应了。何健临走的时候,张宗昌表示,想见见这位一年多来给他带来无穷烦恼的人,保证不加伤害。何健也答应了,在当地乡绅的陪同下,何健进了醴陵县城,赴张宗昌的酒宴。两人喝得痛快,谈得也痛快。张宗昌居然没有动心思摆一个鸿门宴,何健也居之不疑。何健走的时候,张宗昌没有派兵追剿,此后,也的确老实了许多。这就是张宗昌,一个江湖流氓,但还能恪守江湖道义的流氓。

何健走了之后不久,吴佩孚北撤,湘军发动反击,此时的何健,已经因为他的家乡之行,集聚了几百号人马,变成营长了。而张宗昌则在这场反击中,一败涂地,残部逃到江西,还被江西督军陈光远给缴了械,他成了光杆司令,只身北返。后来去了东北,投靠张作霖。而何健的醴陵之行,则成为他事业的起点,此后一路走上去,团长、旅长,师长,军长,省主席。一直主政湖南十年,比他的主公唐生智、赵恒惕,都要顺风顺水些。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