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为何留日学生反清人士多?

为何留日学生反清人士多?

晚清出国留学的人,去日本的最多,但留日学生反清的也最多。庚子之后,各个反清的组织,像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以及众多叫不出名来的组织,个中的骨干人士,大抵都在日本混过。而留学欧洲、美国的人,反清的人物倒是不多。当年留美幼童,被顽固派视为离经叛道,半道就给打发回来了,这样的不公待遇,人家好像一个参加革命党的都没有。有些人比如唐绍仪、蔡廷干之辈,即使回国之后从水兵干起,也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爬上来,没有愤而投了革命党。而留日的学生,即使回国高官可做,比如蔡锷、吴禄贞、蓝天蔚、阎锡山他们,也都跟革命党有关系。在日本的时候,经常参加革命党的活动。尽管回国之后,若朝廷不出大错,他们仕途也很顺利,后来也未必一定会闹革命,但曾经心怀异志却是一定的。当年,如果说有哪个国家是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当非日本莫属。

这跟日本的风土人情,有着莫大的干系。这些留学日本的汉人知识分子,进入日本之后,所接触到的人、事、物,很容易让他们想起古代的中国,尤其是令汉人感到自豪的唐代。日本人穿的衣服,一些古代建筑物,所用的器物,留在日语里的汉字,无一不让这些汉人多有感慨。回顾自己穿的衣服,脑后的辫子,想想自己身处的朝代,则难免有无限的愧疚。被压抑久了的华夷之辩,很快就会被挑起来了。章太炎到了日本之后,才发愤说自己是遗民。

与此同时,尽管日本的知识分子倒不见得都看不起清国留学生,但日本的下层民众,尤其是孩子,对清国留学生脑后的辫子,还是多有好奇,或者说歧视和嘲笑。只要清国留学生一不留神,把辫子露出来,就会有小孩追着骂猪尾巴。单就这一点,也逼得这些留学生不得不剪辫子,不仅自己剪,而且给别人剪。像邹容和陈独秀,甚至把留学监督的辫子都给剪了。这样的风气,甚至影响到了满人留学生,当年端方的儿子,就老是想把辫子给剪了。

当然,留日学生中反满情绪流行,也跟留日学生比较多,鱼龙混杂,多数人都是混子,不好好求学,闲工夫比较多有关。这样的混子多了,日本人和日本政府,自然对之观感不好,让他们混得很不顺。这些人牢骚太盛,喜欢发泄不满,自然给革命鼓噪,留了太多的空间。加之孙中山他们又经常到日本活动,越是激进的思想,就越容易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时间久了,不仅那些学的半吊子之辈,比如陈独秀、邹容、陶成章、徐锡麟、秋瑾之辈是革命党骨干,连那些学而有成的人,比如众多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也有革命的意思。

所以,尽管日本政府也多次应清政府的要求,多次取缔镇压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但总的来说,还是纵容的时候多。日本朝野,对于给中国现政府捣乱的人,有着天然的容忍度,从这个角度说,日本这样的官方态度,也助长了留日学生的“反叛”趋向。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