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荒诞的生殖革命

荒诞的生殖革命

     

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乏闲人,聚焦下三路,是闲人的看家本事。在他们看来,男人的那话儿,是具有革命性作用的。最早体现这种作用的,是吕不韦的故事,说他先给一个赵国美女下了种,然后送给在赵国做人质的秦国王子,再运作这个王子回国,然后继承王位,最后,是他种下的这颗种子,成了一统天下的秦王政。这个故事的一个潜台词就是,别看秦国人牛逼,最终一统天下的,其实是赵国人的种儿。一个赵国商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就用生殖器改变了世界。

不知道编故事的人想没想过,当年吕不韦是用献美女投资王子的,目标是他日后被重用,如果顺带替人下种,万一露馅,岂不连前面的投资一并丢在了水里?这么精明的商人,会这样傻吗?

秦国虽然在当时被骂为虎狼之国,视同蛮夷,但跟赵国毕竟同属华夏的同胞,所以,这样的故事,用来恶心一下秦国的王室可以,别的用处不大。但是,如果情景是别国异种呢,发生类似的事儿,可就很是令人兴奋了。

清朝的乾隆皇帝,原本是海宁陈阁老的儿子。这个传说,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了。故事传的有鼻子有眼,偷换过程,神乎其技,而且乾隆自己也知道自家的身世,下江南的时候还去过海宁陈家。还说,乾隆皇帝,长得根本就像汉人,难怪那么喜欢汉人的文化。

如果真是这样,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汉人后来还搞什么种族革命,早在悄然之间,用一个汉人的生殖器,暗度陈仓,把一切都搞定了。清朝早就是汉家天下,乾隆是汉人,乾隆之后的皇帝,自然都是汉人。

无独有偶,乾隆的故事,早在乾隆之前,就有闲人在编了,只是,这个早些的故事,跟满人无关,却事关蒙古人的帝业。

有关乾隆的掉包,还只是用一个汉人臣子的儿子,而这个故事,则是说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原本就是南宋最后一个皇帝的子嗣。南宋灭亡后九十余年,南宋最后一个幼主凭着自己的那玩意,活生生把江山又拉回到赵家了。

故事说的是,南宋幼主赵曷,降元之后,被封为瀛国公,后来,碰上了一个元朝的近枝宗室王,人家看上了赵曷的老婆,于是抢走。但抢走之前,已经怀了赵曷的种。后来这位宗室亲王做了皇帝,七搞八搞,反正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就是赵曷的后人。为了证实这一点,还说明朝的永乐皇帝,一次看宋元朝诸帝的画像,说宋朝的皇帝,个个胡羊鼻,相貌清癯,像太医。但元朝皇帝,个个魁伟。只有元顺帝,又长回到了太医相。

这个传说,跟乾隆掉包故事一样,都是故事,这样的故事,没凭没据,弄出一点似是而非的编造,再安在现实中既有的人物头上,就成了真事儿。但闲人扯起来,却有滋有味。你还别说,信的人还不少。但事实上,基本上就是扯淡。真相也许就像明末清初的大文人钱谦益说的那样,不过是宋朝的遗老,发一点故国之思而已。没有本事恢复中原,驱逐鞑虏,只能来点莫名其妙的性幻想,让美梦成真。

汉人一直自信很足。西晋之后的“五胡乱华”,受了一点打击,但半壁江山还在。到了蒙古征服到来,自信被击得粉碎,一寸土地都没了。及到满人征服,再一次遭遇毁灭性打击。但没自信怎么活呢?于是,编点生殖器革命的故事,聊以自慰呗。

能自轻自贱,走到绝顶之境,也是个本事。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