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兄弟分家是个难题

兄弟分家是个难题

自古以来,虽然统治者提倡儒家伦理,讲究亲亲爱人,但是,在另一方面,由于秦朝力主的小家庭政策,符合朝廷的利益,可以多收赋税,所以,一个家庭,兄弟一旦长大成人,分家析产,是大趋势。不分家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但兄弟妯娌之间,勃谿不断,断然是过不好的,生产也没有积极性。所以,唐朝的张公艺九世同堂,当家人在皇帝问及如何能做到这点时,才大书一百个忍字。

兄弟分家,纠纷不断。虽然在多数情况下,由舅舅主持分家,大体能压得住,实在不行,乡老和士绅,也会被请出来调解纠纷。尽管如此,依然免不了有人还是不服,非闹到告官,请官府来断不可。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兄弟分家析产的纠纷,每每由来已久,陈芝麻烂谷子,说都说不清,历朝历代,又没有专门的法律应对。断案的官员,也非专业人士,所以,这样的官司,从来都难断,让人头痛。

宋代宋真宗时的宰相张齐贤,就碰上过一件最终告到皇帝那儿的分家析产案。有京师的兄弟二人,大约家业不小,所以,分家纷争也就死活不肯将就,民间的士绅调解,早就没戏了,告到官里,一级一级,最终变成了御状。宋代政治,相比其他朝代,至少在京师里,还比较讲理,告到皇帝那儿,皇帝又不能不受理,但皇帝也并不比官员更明白,所以,只好把官司,转给了宰相张齐贤。

张齐贤坐在相府,调集了原被两造,问了问是由,然而问了这兄弟俩一句话,说你们是不是都认为自己分少了,对方分得多?两人都说是的。张齐贤说,那就好办。第二天,他下令两家都在官府的监督下,让家人从家里净身搬出来,甲家人进乙家,乙家人进甲家,两家的家产互换。这一下,两兄弟都没话说了。真宗皇帝见状,十分高兴,说我就知道就张爱卿能办成这事儿。

然而,到了明朝,这样的官司也出来一个典型案例。明朝中叶的一个名臣张翰,在做知府的时候,遇到俩兄弟闹分家,官司打到知府这里,累年断不了。他上任之后,下令把兄弟俩用一副木枷拷在一起,然后扔进牢里,多少天不闻不问。过了若干天之后,再将这二人从牢里提出来,问他们:你们还想打官司吗?俩人齐声说,我们不打了。说是这几天在一起生活,谁也离不开谁,深切感到了手足之情,所以,回去之后,好好过日子,再也不闹了。

张翰非常自豪地把这事,写进自己的书里,视为得意之作。其实,你把俩大活人拷在一起,吃喝拉撒不分开,这样的折磨,哪个正常人能受得了?就是铁打的,也得马上应承不再闹了。他们兄弟的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所谓的感受到了手足之情,不过是不想再遭罪的说辞。

显然,张齐贤和张翰俩人处理兄弟分家矛盾的方法,还是前者要高明一点。两家就算还是不满意,也没话说。然而,张翰这样干,明摆了是折腾人,把个民事官司,用事实上的酷刑来解决,等于是用非常手段,硬把事儿给压下去了。民间纠纷,是个永远没有消停的事儿,只要有社会,就会有这样的纠纷。有纠纷,就只能解决纠纷,民间自己办不了,就得官府来管,官府不管,或者瞎管,都是添乱。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