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家有贤妻又若何?

家有贤妻又若何?

西汉人王章,活得不长,官当的也不够大,留下的故事也不多,但历史有一个著名典故牛衣之泣却出自于他。

王章为太学生的时候,家境贫寒,冬天无絮被,只能盖牛衣取暖。所谓的牛衣,就是当年人们用草或者乱麻织成成的垫子,盖上牛身上为牛保暖用的东西。一个读书人,穷到这个份上,还坚持靠在太学就读,的确得有点毅力。更为难能的是,这样穷的书生,居然有一个妻子陪伴。王章的妻子,跟朱买臣的老婆不同,丈夫穷成这样,居然一点都不嫌弃,咬牙与王章同甘共苦。

可是,有年冬天,王章病了,病得很重,自觉不久于人世,于是哭着跟妻子诀别。不想妻子大怒,说:仲卿(王章的字)!你听着,现在满朝公卿,有哪一个比得上你的才学,生了点病,不振作,反而哭哭啼啼,像个什么话!我鄙视你。

这么一骂,把濒临绝境的王章骂起来了,没有病困而死,做了官,升到谏大夫。做了谏官的王章,以敢言闻名,不久就因为弹劾汉元帝的亲信石显,丢了官儿。到了汉成帝时,东山再起,再为谏大夫,然后司隶校尉,最后做了京兆尹,汉朝国都的地方长官,位高而权重,如果做得好,前程远大。

这个时候,朝廷由外戚皇帝的舅舅王凤当家。王凤权倾朝野,虽然没干什么大坏事,但还是有人看不上。这些个看不上的人中间,就有一个王章。也难怪,外戚当家,在很多人心里,总是个事儿。但是,王章做京兆尹,是王凤举荐的,在那个时代,做官的人对于荐主每每有一份特别的尊重。可是,王章不管这个,正好赶上了一次日食,借这个个机会,他上奏章弹劾王凤,要求罢免之。那个时候,正是王凤权势熏天之际,王章这个奏章,当然扳不到人家,自己反而栽了。王凤对于这样一个恩将仇报的家伙,特别的恨,翻过手来,就把王章置于死地。

在王章起草奏章之时,他的妻子出来阻止,说人当知足,现在你官做得不小了,何必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难道你忘了当年牛衣涕泣时的事儿了吗?王章说,这个事儿,就不是你们女人管的啦。不管不顾,还是上书了。

常言道:妻贤夫祸少。王章之妻,不可谓不贤,不可谓不深明大义,通达人情,但是,碰上王章这样的犟头,祸还是一点都少不了。王章死后,妻子儿女都被发配,到了王凤死后,王凤的弟弟王商当家时,才被放回家乡。

西汉女子地位不低,王章的妻子有担当,有见识,但是,在关键时刻,仍然挡不住丈夫闯祸。在西汉历史上,王凤不是一个恶外戚,没有多少劣迹,非要与他为难,到底该不该,值不值,真的不好说。如果鄙夷其为人,就不该接受人家的推荐,既然当初接受了王凤的推荐,似乎后来就不该那样的决绝。尽管说,王凤的报复,也忒狠了点,但毕竟王章的作为在前。不管怎么说,王章死了,一个罕见的贤妻,就这样可惜了了。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