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如果听任举报横行,大学里将没有一个完整的课堂

如果听任举报横行,大学里将没有一个完整的课堂

      

同事告诉我,在我们学校,有的学生跟老师谈话,暗中录音,把老师的话摘录下来,然后找出其中所谓不轨的言论,到学校去举报。这件事,猛然让我想起过去的一句话:华北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这句话,是在中国民族危机时刻出来的,而现在,举报横行,大学里,老师战战兢兢,讲课,已经全然走形。可以说,如果放任下去,大学将没有一个完整的课堂了。

曾经有一个报社的记者,潜入若干大学的课堂,据说听了几百节课,整理出来若干字的有问题的课堂记录,但平均下来,每堂课才百十字的所谓问题。人文社科的老师,讲50分钟的一堂课,要找出百十字的问题来,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消稍稍断章取义,掐头去尾一下,几乎每个人都难逃“法网”。如果有学生也这样如法炮制,动辄举报,那么,还能有老师好好上课吗?

大学老师上课,的确不能太出格,不益脱离课程内容,随意乱扯。但课堂上的讲授,在本质上,还是属于学术范畴,主要应该以学术的规范来要求。政治尺度当然可以有,但不能过分。如果把老师讲的每句话,都拿所谓政治正确的尺度来量,那么,很可能句句都有问题。记得文革的时候,不是把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文革前十七年出版的小说戏剧和电影,都给批成黑货了吗?连画个大白菜,都能说人家是影射。这样下去,大学老师原本就变得很弱的课堂讲授,将变得更加不堪,最后会逼得老师照本宣科,授课质量就没法讲了。

然而,更严重的问题,还不仅仅在于讲课质量变差,学生学不到东西,最终严重影响到教学质量,让大学不成其为大学。更严重的问题是,如果放任学生告老师,不仅恶化了师生关系,而且使得学生产生严重的人品问题。仅仅因为他们认为老师有言论的错误,就肆无忌惮地告发,其结果,只能是告密横行。尝到甜头,告上瘾了之后,进入社会,这样的学生,将成为社会上最令人讨厌的人,让他们没法跟人相处。如果因为他们的缘故,而带动所在的环境也告密成风,那么,我们的社会风气,将变成什么样子?

尽管现在在恢复传统,但现在的师生,已经没办法回到传统社会去了。但是,师生之间,变成敌对关系,互相像防敌人那样地绷紧神经,恐怕也不正常吧?大学是问题成堆,但大学老师,不是敌人,更不是犯人,不能像防犯人那样,时时刻刻监视着,甚至发动学生监视老师。这样下去,我们的大学,将根本没办法培养出合格的大学生来。其严重的损失,也许在若干年后,才会真正显示出来。到那时候,也许我们又该感叹,我们又耽误了十年!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