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人肉当军粮

人肉当军粮

中国历史上,每逢大乱之际,人相食是常见的事儿。但在一般情况下,人吃人,多半是种无奈的事儿。比如围城围久了,没有粮食,只好易子而食,把自家的小孩给别人交换着吃。但有的时候,却不是一种无奈,而是某些土匪刻意的策略。比如隋末的聚众十几万人的大土匪朱粲,此人攻略州县,专事杀戮,如果守不住了,撤退的时候,就把府库里的粮食烧光。占据的州县,只有破坏,没有建设,从来没打算让百姓耕稼过日子。军粮没有了,就把婴儿烹了给军士们吃,小孩吃完了,吃大人。号令三军,说天下最好吃的,莫过于人肉,只要他国有人,我们掠来吃就是。别人起家的时候,多少会起个好听的名号,而他则自称可达寒贼。
 
然而,攻掠他国,需要费力气打仗。所以,他的部队,平时吃的,还主要是自己控制区的人。但凡在他的治下,所有州县交不上来粮食,就交人,老弱妇孺,都被吃光。有几个隋朝的官员,投降他也做了他的官员,但没有用,文官没有抵抗力,家人都被军士们吃掉,一个不剩。
 
吃人的冠军,就是朱粲自己,吃着吃着,居然上瘾,就是有粮食,他也要吃人肉。他曾经说,如果把人灌醉了再烹了吃,就如同吃用酒糟过的猪肉,是天下至美之味。后来这个恶魔兵败被杀,民众恨其残暴,都来用瓦砾砸他的尸体,顷刻间,就堆成一座瓦砾山。
 
像这样的恶魔,在朱粲之前有,朱粲之后也有。不要认为但凡占地为王,割据一方的,多少会有一点长远的考虑,至少会想着,要多维持几年,所以,多少会想着发展生产,多积攥点粮食。像朱粲这样,连人都吃光,竭泽而渔的武人,从来都是不缺乏的。对他们来说,能混一天,就是一天,什么时候所有人都被吃光,自己也就跟着灭亡就是。这一点,他们其实自己也非常清楚。
 
实际上,人类社会的暴君,大抵都是这样的统治者。权力对他们来说,不是统治的手段,而是目的。只要我能掌握权力,这个权力能够通过施暴,让我自己还能活着,我就会死死把住不放。就算直接吃人维持体系,是最后的手段,他们也会毫不顾惜。一个州县变成了废墟,又有什么关系,还不是有别的州县吗?整个国家都完了,连人都被吃光了,那我也活不了了,活不了再说,不是现在还能活吗?
 
过一天算一天,是所有暴君内心的座右铭。我活着,天下人都该为我服务,我死了,天下也没有必要存在了。那么,为了我的活着,我的威风,让天下人都变成我的食粮,又有什么打紧?就算暂时不直接吃人,但也在间接吃人,暴君的逻辑,天下无敌。
 
理智这个东西,在那个时候,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后来的人们,根本无法用正常人的理智来解释朱粲这样人的行为。
 
所以,我们可以明白了,为何一个王朝覆灭,都会人死大半,不是战争特别残酷,而是活着的人没法继续生产,同时又被另外一些人吃掉。人类的文明,在未能遏制这样的残暴之前,每个动荡,都会出现这样惨绝人寰的现象。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