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装作官家

装作官家

在宋朝,所谓官家者就是皇帝。装作官家,就是装作皇帝。这个装作皇帝的人,就是张邦昌。

张邦昌是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汉奸卖国贼,只是,在他个人而言,只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做了一回主和派而已,汉奸,是女真人给他戴的帽子。由于他官阶太高,被派去跟金人谈判的时候,位列少宰(在当时的官制,算是副丞相了),谈完之后,又升为太宰(丞相)。而且谈判的时候,身段过于柔软,态度过于卑躬,动不动就痛哭流涕,给金人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所以,一旦他们掠走了宋钦宗和宋徽宗两个皇帝,打算陆续北返的时候,不想要赵家人继续做皇帝了,于是另立一个傀儡国,连国号都给起好了,就叫楚。这个楚国,或者楚朝的皇帝,就选了张邦昌来做。

张邦昌是个进士出身的老官僚了,在北宋那个氛围里,士大夫的道德,是由道学做主的。有心造反的,都是底层人士,士大夫一个没有,倒也不能这么绝对化,但的确罕见。这个宋朝,别人对不起,但对得起士大夫和官僚。“财取于万民,唯恐其有余,恩逮于百官,唯恐其不足。”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张邦昌,就是有心,恐怕也不敢随便趟这个浑水,何况,他可能就没这个心。本质上,他就是个怂人,见了金人怂,在汉人堆里,也一样怂。

事实上,如果金人稍微明智一点,找个赵家人来做这个傀儡皇帝,让张邦昌辅佐,张邦昌估计是会干的。可是,偏要他当皇帝,实在是太突兀,太勉为其难了。他装病,拖着不肯,但却没有一根绳子把自己了断(怂人就是这副德行)。最后,在金人威胁要屠城的压力下,伪楚的百官把张邦昌拥立为皇帝,从而让他青史留名,留了臭名。

可是,只要女真人不在,他不上朝,不称朕,也不接受百官的朝贺。就算有几个拍马屁的称他为陛下,他也不认账。平常,就穿以前穿的衣服,金人一来,他马上换上皇帝的龙袍,假装一会儿,金人一走,他再恢复原形。他的卫士说,以前只看见唱戏的装作官人,现在则看见太尉(指张邦昌)装作官家。

等到女真人真的北返了,他把这个装出来的皇帝,还给了赵家人。没有金人在后面戳着,他实在没有这个勇气,再做这个伪皇帝了。他的这个楚国,只存在了一个月。当然,有着这样的潮底子的人,再想活着在南宋混,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久,他就被宋高宗找了个茬儿赐死。

当年的金人,刚刚从白山黑水那边过来,漫说江南,就是黄河流域,他们都不适应,嫌太热了。但是,把这块已经吃下来的地方,再交还给赵家人,他们又心有不甘。于是,就想出来这么个立傀儡国的方式,让自己的傀儡,替他们看摊儿。就当时而言,看摊最好是找个赵家人,当年赵家的子孙满地都是,随便就能摸一个。两个皇帝已经被抓走了,这边赵构还没登基,正好是个空挡,如果找个赵家人继续做宋朝的皇帝,别的不讲,合法性就比张邦昌要足。可惜,从山上下来的女真人,不懂这个。

逼出来的皇帝,就是本人乐意,都做不长,何况,本人并不乐意。这个汉奸做的,太便宜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