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惹祸的键盘

惹祸的键盘

   以前,人们说嘴,尤其是文人的嘴是惹祸的根苗,后来发现,如果不是在朝堂之上乱讲话,真正惹祸的,其实是文人的一支笔。这个祸端,一直到林白水、邵飘萍以及申报的老板史量才,都明明白白显露在那里。当然,今天惹祸的,就是键盘了。

对写者的打压甚至杀戮,以前人们总是说是因为有权势的人害怕文人,把他们的一支笔说得神乎其神,好像任由他们写下去,天就会塌似的。然而,我不认为是这样的。清朝的文字狱,一个一个杀过来,那些陷进去的文人,其中不乏朝廷的高官,他们写的那些东西,真的是打算跟朝廷过不去吗?其实大概只有吕晚村一案,有那么点意思。即便如此,即便是吕的门徒贸然游说了地方大员岳钟琪,雍正皇帝也不会真的感到有什么威胁。至于其他人,无非是笔下不注意,无意中触犯了皇帝的禁忌而已,还有些,连这个都谈不上,无非是皇帝不高兴了,偏要叫人倒霉就是了。

其实,包括后来的林白水,邵飘萍,张宗昌和张作霖他们,真的觉得这俩文人能把他们怎么样吗?堂堂奉系的几十万大军,岂是几支文人的烂笔能奈何了的?人嘛,权势大了,牛逼大了,就容不得有人说不好听的话,如果是骂,那么就更不行了。这些牛人,根本就不是怕了哪支笔,或者是今天哪个人手里的键盘,就像沙特特工在土耳其干的事儿一样,之所以要惩罚“乱写”东西的人,不是害怕,而且生气,王者的雷霆之怒。

老虎屁股摸不得,不是因为摸了会把老虎怎么样了,而是这一摸,损伤了老虎的威风。为了自己的威严,所以必须扑杀这个敢于摸的人。

具有独裁架势的人,对于自己的权势,有着与寻常人不同的认识。对他们来说,威胁当然是个问题,但能对他们真正构成威胁的,能有几人呢?他们日常最在乎的,往往是一种氛围,这种氛围,每每是他们刻意制造出来的。这种氛围,就是唯我独尊,不能有任何杂音,哪怕这杂音我的臣民听不到也不行。那位被肢解的记者,无论写什么,沙特境内能有人看到吗?也许极个别的权贵可以,但一般人怎么可能呢?但是,这样的行为,本身就触犯了大人物的尊严,所以,才会被如此处置。即使为之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在所不惜,谁让王赫斯怒了呢?

如果没有这样的氛围,感到这种氛围有崩解的危险,即使他们的权势犹在,也会感觉像是缺了点什么东西,惶惶然,若丧家之犬。

说白了,这种表现和反应,其实不过是独裁者自己的心理问题在作怪,位置太高了,一点风吹草动,就受不了,太过敏感,太过紧张。他们需要的,原本不该是这样的杀戮和肢解,而是一个心理医生,医术要高明一点的。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