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三教与皇帝

三教与皇帝

  

自打佛教传入中国,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扩张,已经形成儒释道三教并立的局面。虽然偶尔还有法难,但佛教后来居上的势态,已经很明显了。总体来说,对于皇帝来说,这三教是哪个也割舍不掉的。但是三教中人,却一时还没有后来那么豁达,可以三教合一,所以,难免要争个孰先孰后。从北周到隋,皇帝的屡次召集群臣和道士和尚,讨论三教的排序。其实,无论怎么排,儒的中心地位都是不能被撼动的,所以争来争去,就是佛道两家的座次。

道教是本土宗教,带有巫术的气味,但无论炼丹,治病,气功,打坐,都没法不让人喜欢,甚至于风水和占卜,也跟它也有不解之缘,在操作上,具有很大的便宜。但是,在论理方面,跟佛教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两家只要一辩论,道教准输。

佛教宗教形态完备,理论体系大体自洽,庞大的佛寺,巨型的佛像,和各种深入社会的法事活动,对信众的吸引力很大。在民间传播的势头,自东晋以后,就超过了道教。

但是,早期的道教,最初没有自己的宗教团体,道士像方士一样存在。学道也不过是个人行为。而佛教寺院经济发达,又拥有众多出家的僧尼,在经济和人力资源两方面,对王朝政府构成威胁。所以,道教没有法难,只有佛教有法难。皇帝一旦迷上了道教,没准就会对跟他抢人抢资源的佛教发难灭佛。

尽管如此,这样的发难,也不过就是三次,到了五代之后,就再也没有皇帝干这种事儿了。三教对皇帝来,都太有用了,哪个也放不下。

唐懿宗时,宫里有个优人叫李可及,是个滑稽的角色,插科打诨,是一把好手。这样的人,在唐朝都叫供奉,跟文学之士,本质是一样,都是供皇帝解闷的。一次登台给皇帝演戏,李可及一身儒服,宽衣阔带,自称博通三教。另一个角色问道:你既然博通三教,请问释迦牟尼是什么人?李可及答曰:是妇人。问者说:为什么?答曰:金刚经上讲,敷坐而坐。若非妇人,为何要待夫坐之后再坐呢?(他把敷混成了夫)然后人家又问:太上老君是什么人?他说,也是妇人。问者显得更加不解了。他说,道德经上说,吾有大患,为我有身。倘非妇人,为何有身呢?最后人家问:孔夫子是什么人?他还是回答:还是妇人。因为论语上讲了,沽之哉,沽之哉,吾待价者也。若不是妇人,干嘛要待嫁呢?

皇帝看了,乐得不行,开心极了。

到了唐懿宗时,唐朝气数已经快要尽了。做皇帝的,也就不怎么讲究了。所以,三教的教主,在皇帝哪儿,也是可插科打诨的了。无意之中,一个优人,竟然把三教在皇帝哪儿的用处给说破了,其实三教就是妇人,就是玩物,能逗皇帝开心,也不算坏。后世的皇帝,对待三教,依旧有薄与厚,但三教的工具属性,却始终没有变过。皇帝无论用得认真一点,还是马虎一点,三教就是这么个东西。每个个中人,太把自己当真,都是自不量力,过于把自己当个玩意了。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