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曾经的上海黄包车夫国王

曾经的上海黄包车夫国王

上海开埠之后,基本上是个移民城市。那个时代的进城市的移民,基本上按着地缘路线走,同乡引同乡,同乡找同乡。最早在上海做洋人生意的,是一些粤藉的买办,这些人,很快就让位于宁波帮。所以,在上海,宁绍一带的人地位最高,因为他们垄断了金融业。其次是苏南无锡、苏州、常州和常熟一带的人,他们是上海轻工业和制造业的开创者。再下者,是扬州镇江苏中的人,他们操办澡堂、理发等服务业。处于最底层的,是苏北人,他们来上海,只能做苦力,做码头工人和拉黄包车。

倒不是说这些地方的人本身有很大的智力差距,关键是本钱大小,来上海滩,有大本钱的,就可以做大生意,小本钱的,只能做小生意,苏北人最穷,没本钱,只好卖苦力。前面的人干了这个行业,后来的同乡投奔他们,就跟着做伙计或者工人。老拉车的,帮衬一下后来的亲友,作保租辆车,接着拉。

民国时的中国大城市,黄包车可是一种常见的交通工具,街上满眼皆是。这种从日本引进的人力车,到了中国很快就被加以改进,变得轻便好使,没有技术的农民进城,干这个,很是现成。在上海这样的地方,黄包车夫可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跟所有的进城做工的农民一样,他们也需要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就是青帮。而黄包车夫的青帮组织,最高的首领,就是一个叫做顾竹轩的苏北佬。

在上海,青帮山头林立,大佬众多,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靠山,各种各样的来头,手上,有各个码头地盘。但是,能让青帮三大闻人高看一眼的,大概只有这个顾竹轩。

顾竹轩十六七岁,就来上海闯世界,拉黄包车。肯吃苦,不惜力,为人仗义,乐意帮人。慢慢地在这个行当干了出来点名气,在黄包车夫中,俨然是个头儿了。经人介绍,顾竹轩拜上海大字辈的青帮头子刘登阶为师,加入了青帮,有了靠山。然后进入公共租界,做了一名华人警探。上海华人警探的老大,是法租界的黄金荣。顾竹轩又托人搭上了那时还没入青帮,但自己也收徒的黄金荣,也拜他为师,越混越好。

有钱之后,顾竹轩不忘老本行,花钱在闸北开了一家车行。由于他在警界和江湖都有很深的人脉,所以,生意越做越大。慢慢的,青帮黄包车夫这块地盘,就成他的了,俨然整个上海黄包车夫的国王,一呼百应。青帮虽说有帮会的纽带,但也有很强的地域和行业色彩。就苏北人和黄包车行业而言,顾竹轩的号召力,是要压倒三大闻人的。

发了财的顾竹轩,进军娱乐界,开了一家同庆舞台,专演江淮戏。还开了一家茶楼,那一带江湖人吃讲茶,都得到顾竹轩的茶楼,让顾竹轩主持公道。渐渐的,顾竹轩也挂上了上层社会的头衔,闸北商会的会董,保卫团的副团长,以及驻军一个师的参议。

顾竹轩最牛叉的事情,是在跟人开办天蟾舞台之后,被公共租界工部局强拆。顾竹轩不服,雇了外国名律师跟工部局打官司,一直打到英国最高法院,最后居然让工部局赔了他十万大洋。这事儿,是不是便宜无关紧要,关键是跟洋人打官司让对方败诉,迁址之后的天蟾舞台,生意特好,成为上海著名的剧场之一。顾竹轩名声骤起,成为上海青帮大亨之中排在前列之人。

另一件让三山五岳之人钦佩的事儿,是顾竹轩把他师傅养了起来,好吃好喝好招待。师傅死了,他为之披麻戴孝,大张旗鼓地发送。青帮说是讲义气,尊师傅,这种事儿,可不是谁都能办的。所以,顾竹轩赢得了上海青帮的一致赞誉,名声更大了。

后来,黄金荣的属下一个干将,贪财好色,将另一员干将暗杀,犯了帮会的大忌。但苦于没有证据,黄金荣就暗示顾竹轩把这个事儿办了。结果,人被杀掉之后,黄金荣又没有招呼好,东窗事发,顾竹轩因此坐了一年多的牢。帮会就是这样,不管你是谁,只要人栽了一回,气势就矮了一截。黄包车夫国王,依旧是黄包车夫国王,但想再进一层,也就没指望了。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