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一个聪明的皇帝为何会变得蠢到了家?

一个聪明的皇帝为何会变得蠢到了家?

历史上,总是有人拿秦与隋来比,两者都是一统天下之后,二世而亡。但是,秦二世胡亥和隋朝第二个皇帝杨广,却很不一样。秦二世胡亥,充其量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纨绔子,继位不久,就被赵高玩弄于股掌之上。而杨广,在做太子之前,就有聪明好学之名。登基之后,头三脚也踢得不错,在制度建设上,还有一个大手笔的创造,创建了科举制,这个制度,对于选拔人才,打破门阀积习,有摧枯拉朽之功。后来所谓的盛唐,只是延续了这个制度而已,创制之功,还是他隋炀帝杨广的。

说到底,虽说他跟胡亥都是皇二代,但他却是从官二代转成的皇二代,这期间,父亲创下的基业,也有他一份。不仅最大的平陈大业,他是领军统帅,而且此前此后多次南征北讨,都有他的功劳。在行军途中,遭遇大雨,左右进油衣,他说,士卒都湿着呢,我怎么能自己穿雨衣?拿开去!尽管征战有众多善战的将士,但如果他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多半是会干扰指挥,乱下命令的,但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因为他在征战中的表现,得到了真正有将才的杨素的赏识,后来两人结盟,则源于此。

这个聪明人,在登大位的路上,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权力运作,玩得炉火纯青。他本是个好色之徒,但此时却尽量远离女色,住所的弦乐,都弦断弓折,积满了灰尘,他老爹见了,大加夸赞。在此之前,已经用自己不好色而且好学的表现,打动了他的老娘独孤皇后,而这个老娘,在惧内的隋文帝面前,说话是好使的。朝中但凡有本事,又有权势的朝臣,他无不倾力相交,几个文学之士,都是他的好朋友,算是北朝公子中,少见的文学之士。至于父母宫里的人,不管是宦官,还是宫女,他都和颜悦色,卑辞厚礼,使得他们只要有机会,就争着说杨广的好话。传说他睡了父亲的爱姬,根本不靠谱,要睡,也用不着那么着急。但是,这几个爱姬,也跟着夸赞杨广,倒应该是真的。就这样,就算他老爹没有废长立幼,换了太子,恐怕后来的天下,也是他的了。这样精妙的权力运作,古往今来,有几人能及呢?虽说有点不道德,但如果他后来不垮台,谁又能说什么呢?

登基之后,他握有一手好牌。当时正处于天下分久而合的阶段,人心思定。那个谨慎会过日子的老爹,给他留下了一个海内承平,府库充盈的家底。周边的狄夷,也大抵无事,无论突厥还是高句丽,都不构成重大的威胁。

而杨广上台之后,几个大手笔的动作,虽说办得急了点,也都不能说是错的,兴建东都洛阳,让首都不再局促于已经不算富庶的关中,进入中原地带。而大运河的开凿,则使得立身北方,方便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朝廷,可以得到已经广泛开发的江南的接济。无论当时,还是后来,都是具有大战略眼光的布局。

然而,糟就糟在事业大了之后,雄心也跟着膨胀。杨广不满足于做传统疆域里的帝王,而要做囊括海内各个民族的王中王。特别热衷于四海归心的景象,不仅前来朝贡的西域和突厥可汗(当年突厥有好几个可汗)能得到他的青眼和赏赐,连进长安经商游历的外国人,也一并被优待,吃饭不用花钱。还喜欢大会蛮夷,把但凡跟隋朝有关系的少数民族邦国和部落首领,都召集到长安,一起开大会。满足其万邦来朝的虚荣。反过来,跟中土接壤的少数民族国家,稍有不敬,就会遭遇大兵讨伐。大冬天的,因为一点小事,远征吐谷浑,已经让士卒死伤惨重,兴兵百万,讨伐高句丽,更是昏头之举。在周边大体无事的情况下,两次征发百万民伕修长城,跟自己的少数民族政策,直接打架。既然想要囊括海宇,为何要修防御性的长城呢?

加上他动辄喜欢远游,不是南边,就是北边,又不是事先告知地方官,到了之后,如果地方官款待不周,他就不高兴,如果大肆铺张,供给充足,他就乐得屁颠颠的,觉得对方能干。远游雁门,被突厥兴兵围困,还不吸取教训,依旧四处走,皇帝一走,地动山摇,劳民伤财。

事儿做的越大,玩得越厉害,就越是自负,任何不利的消息,不中听的谏言,都听不进去,开始只是不乐意听,后来干脆谁说,哪怕是最亲信的人说,也被毫不留情地干掉。等到征伐高句丽失败,昔日最靠谱的盟友杨素的儿子杨玄感都叛了,他还执迷不悟,也不肯悟,一条道走到黑。一个少见的聪明人,就这样变成了最蠢的蠢货。再聪明的人,也架不住膨胀,胀太大了,头昏。

推荐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