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皇帝权力的杠杆太大了

皇帝权力的杠杆太大了

在中国,封建制和郡县制的根本区别是什么?在我看,就是后者君主的权力杠杆太大。西周也出过若干昏君,但是,层层分封的体制,天子再昏,对诸侯的影响力不大,诸侯和大夫,该干什么干什么,一个两个昏天子,毁不了西周的天下。然而,进入郡县制之后,一个偌大的王朝,有一两个昏君暴君,折腾动静大了点,可能就会立马崩盘。秦朝二世而亡,隋朝也二世而亡,至于分裂的小王朝,二世而亡还有不少。

郡县制是跟官僚体系相伴而生的,所谓郡县制的意思,就是天下都是皇帝的私产,而官僚,则是皇帝雇来为他打理私产的人。在封建制下,天子的昏暴,即使诸侯出于一己的私利,也会被层层消解,而皇帝的官僚,本质上却是他的手臂,为他办事的人。阻拦其昏招儿的可能,远不如做他昏招儿的执行者来的更大。更常见的是,皇帝昏到一,官僚则经过层层放大,会昏到十。权力的杠杆,比金融的杠杆,来的更加可怕。

当然,自打秦汉起,官僚制内部,也存在谏阻皇帝的机制,不仅一般官员可以给皇帝提意见,还有特别的谏官,专门干这个。在正常情形下,皇帝的昏招儿,是有可能被阻击的。但是,能使皇帝打消其主意的情况,有这样几种。一是谏阻者善于说服人,而皇帝尚有足够的理智,发现自己的主意,可能对自己有损害。二是借上天意志以及圣人之言,来压制皇帝,而皇帝顾及于此,从而让步。三是要皇帝以祖宗为念,考虑自己的江山社稷,在这样的大帽子面前,皇帝也是有可能让步的。

然而,如果皇帝像明熹宗那样,根本就没心没肺,毫无理智,既不在意江山社稷,也不管什么祖宗家法,至于圣人之言,上天的意志,就更不再话下,所有的谏言,都是没用的。同样,就算皇帝很聪明,但过于自负,固执地认为自己的主张都是对的。所有的不同意见,都是别有用心,甚至包藏祸心,就像隋炀帝那样。偶尔意识到自己错了,也碍于面子,不肯认错,反而用更大的错误,却遮掩前一个错误。那么,谏言也不产生作用,甚至最后都没有人敢说话了。

当然,多数的皇帝,没有这样极端。但是,谏阻皇帝的意志,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很难,很有风险的事儿。虽说武死战,文死谏,是忠臣的典范,可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臣子,都是凡夫俗子,没有多少人会为了追求做臣子的典范,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自古伴君如伴虎,皇帝的理智,比姑娘的脾气还不靠谱,万一撸到了虎须,碰到了老虎屁股,自家的脑袋搬家不说,弄不好,一家大小都得搭进去。所以,自古以来,无论哪个朝代,臣子进言难,是世界性难题。为了避开难题,为自己和家人减少风险,最佳方案,就是闭口不言,皇帝要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就是。碰上那些坏了良心的,还会拍马逢迎,把皇帝的昏招儿拼命地放大,借此从中渔利。

因此,尽管历代皇帝,只要不是昏到了家,都希望自家的王朝,存在纠错机制,但纠错的可能,却只建立于在皇帝本人相当明智的基础上。可惜,这样的皇帝实在是太少了,昏君不说了,众多看上去不好不坏的皇帝,乱发脾气,随意处置人的概率,实在是相当的高。所以,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选择明哲保身,绝对是最为聪明的臣子之道。

所以,但凡是专制帝制,犯错误的概率一般都比较高,犯大错误的概率也高。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就可以集中力量犯大错。皇帝要是好,帮着做好事的人不多,皇帝若是坏,助纣为虐者却是大把的。皇帝自己在给自己挖坑的时候,众多臣子,最大的可能,是帮忙把坑挖得更大,最后还不忘了填把土。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