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得过且过是一种福分

得过且过是一种福分

鸦片战争虽说大清这边老吃败仗,但也碰巧抓过几个英国人,缴获了几支洋枪。枪被送到宫里,一向喜欢火枪的道光皇帝,仔细看了之后,一个劲儿地说好,把枪发下去,让有关部门研究仿制。同样,在开战之前,林则徐已经发现洋人的船跟我们不一样,高大坚实,有龙骨,所以,通过澳门的洋商,买过一条洋人的商船。开战之后,虽说林则徐被撤了,但皇帝学习的心思却没有断,也曾指示当年造船技术最好的福建,要他们仿造英国人的大船。这说明,尽管前方的奏报,都是报捷的,但皇帝心里还是犯嘀咕,并没有全信。

然而,这个学习过程,比较缓慢,八字还没一撇呢,英国人打到了南京,道光皇帝彻底明白了,此前前线的将领都是在骗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英国人谈了。一谈才知道,除了香港这个小渔村之外,人家无非要你开放口岸做生意,并不想要你多少土地,更没有打到北京,夺了鸟位的意思。于是乎,什么都答应了,一点还价的意思都没有。这下皇帝放心了,无非是些贪利的夷人,跟以往的夷人没太多区别。

和局很快达成,自然,原来的仿制,也就不需要了,大清的大兵,还守着过去的笨拙的鸟枪,生锈的刀矛,也没什么。连林则徐购置的红衣大炮,也没有再买几门。仗打完了,风平浪静。

至于原本就亏空的国库,平白增加了这么些的军费,还有两千一百万两的白银赔款,占了当时全年财政收入的一半,如果再加上各地支付的赎城费,那么一年的财政收入都告吹了。但是不要紧,只要朝廷能找出名目来,从百姓身上刮就是,很快,所有的窟窿,都会给补上。大清的百姓,包括商人,就是这么可爱,平白遭遇兵灾,流离失所,为了朝廷,还要再勒紧腰带,额外拿出钱来,替皇上分忧。

至于开放口岸,皇帝当然也不乐意,但是,不要紧,中国大门开了,里面还有玻璃门。官府可以暗中煽动绅士,绅士鼓动百姓,暗中抵制就是。后来,五个通商口岸中,广州几经折腾,洋人进城成了难题,福州的洋人最惨,好些年之后,英国领事还只能在城外的草棚子里待着。只有上海这个小县城,没有进城问题,而且当地的百姓,又比较善于做生意,才有点起色。但要不是太平天国闹起来,上海的崛起,也还早呢。

尽管南京条约的谈判,是全方面的妥协投降,但对内,依旧宣称那不过是“抚局”的一部分,对于蛮夷,我大清一向都有两手,打得过,就剿,打不过,就抚。总之,居高临下的,还是我大清。在朝廷的内部文件中,英国依旧是英吉利,三个字都带犬右旁。即使到过香港,跟英国人把酒言欢的两广总督耆英,在跟朝廷的奏报之中,也一样用轻蔑的口吻,谈到他的谈判对手。后来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国人打下总督府,精通汉文的领事李泰国在缴获的档案里发现了这一点,到天津再见到耆英,还当面质问过他,弄的耆英非常狼狈。

总之,战虽然打败了,但大清没有任何变化,皇帝还是那个皇帝,朝廷还是那个朝廷,臣民也还是那些臣民,在上上下下所有有关文书里,大清依旧牛逼,而夷人依旧卑下。打了一场最合算战争的英国人,填补上了所有的财政缺口,实现了最初的所有目标,但在大清这边,却一点反应不出来。在没有跟英国人交过手的大清官兵那里,英国人腿直的说法,一直都有市场。直到英法联军打上门来,主持战局的僧格林沁,还执意要把洋人放进来打,北塘一战败了,到八里庄接着打。腿并不直英法联军,打他们就像是屠杀,这个蒙古人这才算明白自己原来是错的。

得过且过的大清,一拖就是二十年,直到英法联军打到北京,道光的儿子咸丰仓皇北顾,才有了点实质性的变化。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