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好色是个原则问题

好色是个原则问题

    

唐太宗李世民是历史上著名的明君,这个明君,以善于纳谏著称。关于李世民纳谏的故事,林林总总,有好些。其中一则,是有关美女的。

那是贞观二年,时为侍中的王珪,参于皇帝举行的宴席。唐代的女性比较开放,朝廷也没那么多规矩,君臣之间,男女不避。席上,皇帝身边有个绝色美女相伴,很是招人。此女本是庐江王李瑗的爱姬,庐江王李瑗,是李世民的堂兄,由于在李世民和太子李建成争斗中,李瑗站在李建成一边,因此,李建成亡后,稀里糊涂被逼造反。所以,连累自己的爱姬,被没收入宫,变成了李世民的人。酒酣耳热之际,李世民指着这个美女对王珪言道:此女本是庐江王逼死她的丈夫,抢夺来的。这样暴虐之人,哪里有不亡的道理!

王珪听了这话,对李世民说,陛下以庐江王取此妇人是对呢,还是错?李世民说,当然是错了,这还用问!王珪说,昔日齐桓公问一个小国为何而亡,当地父老说,国君善善恶恶。齐桓公说,善其善者,恶其恶者,那是贤君啊,怎么亡了呢?父老说,他善善不能用,恶恶不能去。今这女子仍在陛下身边,看来你是觉得庐江王做的对,如果以为不对,陛下就不该留此妇人。

史书上说,李世民虽然仍旧没有让这美女出宫,但心里却认为王珪说的对。李世民到底是不是认可王珪的话,我们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得而知,但他的确没有谴责怪罪王珪,倒也是实情。

无论别人怎么说,在美女问题上,李世民是能占就占,绝不让步半分。别说堂兄的女人,就算亲弟弟的王妃,他不是也一样占了?对于有鲜卑血统的李家人来说,尽可能多地占有美女,是一个原则问题。前朝的萧后,以及众多宫女,本朝知名的美女,只要有机会,他一个都不放过。如果在草原上,父亲死了,父亲的配偶,只要不是自己的亲娘,假如姿色尚存,也一样会被收用,资源,是不会被浪费的。现在不在草原上了,退了一步,父亲的女人,就算了,但兄弟的,不能客气。只是,在李世民死后,他的儿子,也不客气地收用了他的才人,仅仅经过一个感业寺的小小过渡。

草原上的征服,其中一个主要的指标,就是占人妻女,把形形色色的敌人,包括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妻女抢过来,充自己的下陈,才标志着征服到家了。匈奴人如此,鲜卑人如此,后来的蒙古人,也是如此。

李世民是个打天下的人,在他的眼里,天下是他一刀一枪,从敌人,包括自己兄弟手里夺过来的。即使不好色,征服也需彻底,更何况,他本就是一个好色之徒。所以,即使发誓要做明君,尽可能地宽容地纳谏,但谏言只要涉及了美女,对方说的再对,再在理,美女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好色这点事,尽管不大道德,却是个原则问题,在原则问题是,君主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