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西太后的A面和B面

西太后的A面和B面

在西太后的执政生涯中,很少有人能真的把她给蒙了。此人不仅无师自通于驾驭权术,而且有一种女子特有的直觉,所以,无论谁,骗她都难。但是,在庚子年,她却被人骗了。在此后的岁月,一直念兹念兹,只要外国公使的夫人们提起,她就会这样说。

其实,当年的确有人蒙她,甚至制造了假照会。但是,有关义和团刀枪不入法术的说法,包括那个漏洞百出的假照会,如果放在平时,她是根本就不会信的。当时之所以信,其实是因为她在戊戌政变之后,跟洋人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她对洋人的恼怒,也已经升到了顶点。如果能抓住一根稻草跟洋人干,她肯定是要抓的。而义和团,就是这样一根人家设计好了的稻草。恨死了洋人的她,在潜意识里就倾向于相信,中国民间,就是可能有这样神奇的力量,可以驱逐洋人。所以,在几次朝会上,她蛮横地压制了哪怕一丁点的不同意见,还把这些有异议的人,都送上了断头台。不仅她信,站在她的背后,支持她发动政变的满人,也乐意相信。义和团进京期间,是多数满人的狂欢,信教的教民的劫难。那争先恐后跟着义和团起哄,跟义和团供给食物的满人,包括大批王公贵族,真的觉得,这回可以把讨厌的洋人彻底扫平了。连义和团放火失误,把北京的门脸前门楼子都给烧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异议。

然而,八国联军打来,逃难的西太后,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急火火地把李鸿章调来,要他主持和议,同时把自己特别信任的庆亲王奕劻派回去,加重谈判的砝码,让洋人看到她的诚意。留在北京没法逃脱的满人,包括那些刚刚狂欢过的王公贵族们,凡是没有自杀的,都千方百计讨联军的好,不是请人用狗屁不通的洋文写上“顺民”两个字,挂在门首,就是把自家的女儿或者丫鬟,送给某个像是有势力的洋人,让他做自家的保护伞。在日本军队占领区的满人,干这事最方便,因为,直接写上“大日本顺民”几个汉字就可以了。听说太后要李鸿章来,大伙就天天盼。全然忘却,此前满人们恨不得把李鸿章这个大汉奸生吞活剥了。

在李鸿章谈判之际,西太后借光绪的名义,给他发旨意,要他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还主动派出清军,帮助八国联军围剿残余的义和团。让那些此前还一门心思保大清保太后的拳民们,寒透了心。这样的转向,其实就是此前强硬的背面,前面能有没有道理的强硬,后面就会有这样屈辱的认怂。

辛丑条约定下来了,文本传到西太后所在的西安,太后又不乐意了。一个劲儿地骂奕劻和李鸿章,说他们让步太多,丧权辱国。其实,西太后到不见得真的在意赔款之巨,权益损失之大,而在于,这个条约,事实上把清朝的朝廷,置于了他们的兵锋之下,不仅使馆区驻军,从天津到山海关一线都有洋人驻军。而且,小朝廷还不能待在西安,必须回北京。

但是,这是洋人的意思,西太后怎么别得过?主持军机处工作的荣禄,当然也明白这点,于是,耍了个技术上的花招,就让西太后默认了。伺候,不得不回銮的西太后,在回到北京之后,见天地请西方公使的太太吃饭,吃饱喝足,还送礼物。同时,还迷上了照相,让一个留洋的满人贵族,天天给她拍照,她则摆出各种姿势,装成各色人等,主要是观音菩萨来拍照。在闹义和团的时候,北京城漫说拍照,就是拥有一支洋人制造的铅笔,都会掉脑袋。

西太后的这种姿态,有一大半,是一种面向洋人的表演。东交民巷里的外国驻军,人数虽然不多,但的确让这个老太婆很害怕。

推荐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