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说说占小便宜这点事儿

说说占小便宜这点事儿

 

好多国人走出国门之后,有一个毛病,特别招人烦,那就是占小便宜。明明吃穿不愁,偏要去教堂领发给穷人的食品,回家不吃扔掉,这个便宜也要占。饮料可以无限续杯的快餐店里,只要没人看着,就会有华人拿自己的保温杯接可乐。其实,这毛病在国内更是常见,好多针对老人的骗局,每每是从十个八个免费鸡蛋开始的,上当者前赴后继。至于拼了命卷走公厕里的手纸的现象,经常都会看到。

有人说,这是匮乏时代的阴影,当然也有点道理。不过,在我看来,跟我们长期大锅饭的社会生活,关系更大。

就说农民吧,如果各家的田地都是私有的,那么,爱占便宜的人,就算像有人说的,他把界碑往别人那里踩一脚,然后多种半垄地。其实,多半是行不通的,因为,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弄不好,就会打起来,代价不菲。偷人家地里的瓜菜和庄稼,也是一样,闹到打出脑浆子来,谁也占不到便宜。你占了便宜,侵害了对方的利益,在私有产权明晰的时代,轻则打起来,重则打官司,代价太大,便宜不好占。

但是,如果大锅饭的生活,就不一样了。反正什么都是公家的,但人又是自私的。在公社时代,生产队一般是不能种瓜菜的,种了如果没有专人看着,全都会被偷光。如果专人看守,代价又太大,连地里的庄稼,如果没有专人看青,一样会被偷光。就算有人看,看的人也可以通融。那个时代,偷“公家的东西”,成为一种时尚,不仅农村如此,城里的工厂也好不到哪儿去。人说,国外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不拿白不拿。

我们从小,就被大人教育,集体劳动的时候,吃饭怎样能多吃点。如果是馒头,怎么拿,如果是米饭,怎样盛。至于偷队里的香瓜西瓜,就算被当场拿住,大人也不会见怪,甚至都不说自家孩子一句。以前我们农场连队杀猪都分肉,分一次大家闹一次,不是嫌分不均,就是怀疑主事人多吃多占。后来改成杀完了卖,就没事了。

占便宜在本质上跟人性有关,只要环境有利于占便宜,那么这种行为就会成为风习,只要占不到,就会觉得吃了亏。反正都是公家的,我不占,就便宜了别人。占惯了便宜,这样的行为就成为下意识行动,即使没有必要,也会不自觉地这样做。

占便宜行为本质上,就是一种公地悲剧的体现。在私有制生活里,凡是人烟稠密之所,周围无主的山林,很快会消失,童山兀兀。只是,由于在日常生活中,私权相对比较明晰,如果要占便宜,就会碰到别人的利益,不大可能没有抗阻。时间长了,就会形成大体固定的边界,一般人也就不去占这个便宜了。

几乎无一例外,大锅饭状态的生活,就是一种匮乏性生活,所谓短缺经济就是这个意思。而匮乏,则加剧了人们占便宜的冲动。在这种生活状态下,除了极少数的傻子,几乎所有人都一门心思想要多吃点,多占点,哪怕一粒米,哪怕一根柴火,多总比少好。一旦形成了习惯,而且是多年的习惯,即使生活不匮乏了,这种毛病也改不了。自然,也尤其让人看了不顺眼,特别的令人反感。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