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戊戌变法失败,是因为保守势力过于强大?

戊戌变法失败,是因为保守势力过于强大?

今年是戊戌变法一百二十周年,跟众多近代史事件一样,这场变法运动,也蒙着好些的迷雾。在此,我对几个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做一个简要的解答。
 
问:戊戌变法,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运动?
 
答:是一场在民族危亡关头进行的向西方学习的改革。此前的中西冲突,以英国为首的西方,主旨只在于把中国拉入他们的世界,并不打算灭了清朝,做它们的殖民地。所以,尽管每次输了战争,但大清的亡国危机似乎还没有那么明显。然而,甲午战争的惨败,日本的逻辑不是这样的,它用血淋淋的割地赔款的行为,昭示了灭亡中国的野心。所以,再不进行根本性变革,中国可能真的要亡了。
 
所以,所谓的戊戌维新,就是一场学习运动,不仅向西方学,而且向自己的敌人日本学,从日本的经验里,找到弯道超车的秘密。虽然有点急功近利,但学习之心的迫切,却是真实的。所以,看这场运动,不能单看康梁的表现,单看朝堂之上的变化,还要看各地纷纷涌现的报纸,学会和学社,像时务学堂这样的新学堂,看洛阳纸贵的西学书刊,看一时很热闹的不缠足运动。如果没有庚子事变打断了这个学习的进程,留学日本的第一个高潮,应该在庚子前后发生。这场学习运动,是洋务运动延伸和深化,两者有着承袭的关系。
 
问:戊戌变法的失败,是不是因为保守势力过于强大?
 
答:在中国,保守势力,一直都是人多势众的。但是,此时的保守势力,跟洋务运动开始时已经大不相同了。那时保守势力还能公开站出来反对,还敢宣称中国的国粹,仁义忠信可以做干戈舟楫,抵抗西方。而经过甲午之战,保守势力基本上已经失声。最大的保守势力,实际上是存在于满人集团中。当时的满人,是统治民族,也是最大的利益集团。从满蒙贵族,到贫困旗丁,由于养尊处优年头太久,十分担心变化,而变法则很可能带来变化。他们已经没有能力自我革新,所以,对任何可能损及自身利益的变革,都持反对态度。尽管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但反对变法的意愿,却暗潮涌动,形成了巨大的阻力。所以当年有人说,所谓的变法,实际上就是满汉之争。
 
然而,这样的保守势力,如果没有西太后站出来,为他们撑腰,代表他们的意愿,想要扑灭变法,也是很难的。毕竟,朝廷里的明白人,包括皇帝,都认为不变革是不行的。这一点,其实不想变法的满人,多数人其实也明白,只是,他们不想考虑那么远,能得过且过,就可以了。
 
问:西太后是不是保守势力的首领?
 
答:谈不上。如果说西太后的价值观,倒是偏保守一点,但是,这个女人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现实功利主义者。在洋务运动期间,实际上她从来没有站在保守势力一边,她深谙权术,站在保守派和洋务派之间,居中驾驭。正因为如此,洋务运动才得以有点磕磕绊绊地进行下去。面对甲午的惨败,她也明白,大清不变法,可能是不行的。但是,如果变法最终损害了她的权力,却是她没有办法接受的。对于一个已经执掌30多年大权的女人来说,如果变法变到最后,让她真的退休,只能在颐和园颐养天年,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甘心。然而,甲午失败形成的女子掌权的道德压力,以及变法进程中帝后二元结构本身的冲突,的确使她感觉到失去权力的威胁。
 
问:对戊戌政变,袁世凯的告密,要负担多少责任?
 
答:谭嗣同在西太后蠢蠢欲动、发出准备废黜光绪威胁之际,策动袁世凯兵围颐和园,抓捕西太后,也是一场政变的图谋,但是,这是一场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图谋。袁世凯的七千新建陆军,在没有其他武卫军的默许下,是根本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的。更何况,还有几万圆明园护军的存在。袁世凯并非谭嗣同他们的同党,被无辜扯进政变之中,如果不想玩命,就只能把自己摘开。所以,事实上谈不是告密。只是由于后来变法是政治正确的好事,才使得他在这个问题是东躲西闪,不愿意说明白。
 
问:那么,戊戌变法的失败,根本原因是什么?
 
答:只要光绪皇帝背后站着一个权欲熏熏的母后,这场变法,基本上就没有成功的可能。帝后二元结构,是变法的致命伤。其他的,比如变法设计者的失当,光绪皇帝的操之过急,保守派势力强大等等因素,都是次要的。几年后,只要西太后的态度变了,原来的因素都还在,但清朝的新政,就推行下去了。如果不是西太后死后,继任者开倒车,事实上反改革,新政是有可能成功的。
 
西太后发动政变,主要是为了收回权力,但是,却把中国的列车,拉进了一个倒退走回头路的轨道。直接导致了庚子义和团运动的大倒退,大反动。政变发生之后,为了让她的垂帘有合法性,她只好尽废新法,来访的日本人发现,朝中居然没有人敢见外国人了。不仅维新人士死的死,逃的逃,连洋务人士也感觉到了压迫,正常的涉外事务和洋务工作,都没法干了。为了一己的私利,西太后居然把诺大的国家,逼入了一个死胡同,陷入迅速败亡的险境。所以,导致戊戌维新失败的罪魁,只能是这个老太婆。
 
文章原题为: 有关戊戌变法的问答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