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做宠臣得豁的出去

做宠臣得豁的出去

汉家天子,差不多都有两性恋的倾向,女色也好,男风不减。就跟《红楼梦》里的薛蟠似的,每日寻花问柳,但见到漂亮的柳公子,就迷得连姓啥都忘了。所以,自打汉高祖刘邦那儿起,皇帝身边就没断了漂亮的宠臣。刘邦美女见一个上一个,但身边有个男子籍孺。刘邦儿子汉惠帝刘盈是个窝囊废,但身边也有个伴睡的闳孺。两人没别的本事,都很媚,还时不时地像女子一样傅粉。即使没有像宦官那样被阉割,说出话来,都细声细气的。

最近一个清华的历史教授,写书为宠臣平反,说是有正面价值,可见邀宠之心之热切。可惜,在古代,人们对这种宠臣,评价不高。关键是,这些人必须都得献身,一个男人,即使献身给皇帝,也好说不好听。

能被皇帝看上,宠臣的颜值一般不低,很嫩,有点类似于今天的小鲜肉。跟皇帝双入双出,卧则同寝。说也奇怪,皇帝干嘛要喜欢这种很娘炮的小鲜肉,又不缺美女,直接临幸女子不就得了?这里的微妙处,外人恐怕难以了解。自古以来喜好男风之人,好得大抵是像女人似的男人,这样的男人,真正的女子还真没办法取代。

记住,好男风的男人,可能有双性恋倾向,但绝非同性恋。但被他们好的小鲜肉,却未必真的是同性恋,大多是处于权势的考虑,豁出去了。在跟皇帝的关系中,他们都是扮演女性角色的。当然,豁出去了之后,难免日久生情。爱皇帝爱得不得了的,也是有的。反过来,有时候皇帝也爱他们。

汉文帝的宠臣邓通,自打被皇帝幸过之后,成天粘着皇帝,一步不离地伴在皇帝左右。皇帝长了痈,难受得要命,他去给皇帝舔。皇帝问他,天底下谁最爱我?他回答说,肯定是太子。结果太子来问疾,汉文帝就让太子也舔,太子嫌恶心,皇帝就说,还是邓通更爱我。由此,邓通就得罪了太子,等到太子登基,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跟宠臣爱得死去活来的,还有一个汉哀帝,他的男性相好,叫董贤,著名的断袖典故,就出自哀帝和董贤两人。一日共卧之后,做皇帝的要起身,睡衣的衣袖被董贤压住了,为了不吵到情郎,就把袖子用刀割断了。

汉武帝比较滥情一点,他的宠臣名叫韩嫣。听这名字,分明是个女人,但人家不是。汉武帝和韩嫣,也经常“共卧起”,武帝爱韩嫣,韩嫣也爱武帝。皇帝的车驾仪仗,韩嫣可以随便用,皇帝的嫔妃,他也可以随便见,出入宫禁无任何障碍。有一次,江都王来朝觐,远远看见皇帝车驾仪仗过来,于是就跪在地下。韩嫣也不理会,昂然就过去了。等车驾过去,江都王才知道车上的人不是皇帝。显然,韩嫣严重违反了礼制,羞辱了王爷。江都王一怒之下,告到了太后那里。太后下令,赐死韩嫣。尽管汉武帝也替心上人说了句情,但说不下来,也就罢了。心上人,就这样死了。哪像汉文帝,听看相的人说邓通会被饿死,就赐给邓家一座铜山,让他自己开采铜矿,自己铸币,等于给他一座国家银行。邓通到文帝死后,落到汉景帝手里,才倒霉的。董贤也是,在哀帝活着的时候,谁来扳董贤,都扳不倒。

想做宠臣的人,古今都有,但首先得看皇帝有没有这口爱好,其次,得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颜值。至于豁出去这点事儿,我想倒是不难。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