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学界,不负责出产奇迹

学界,不负责出产奇迹

一个曾经被捧成诺贝尔奖级别的学术明星,由于成果没有办法重复试验,自己撤稿了,相关的调查,在千呼万唤之后,也启动了。在科学界,谁都知道,没法重复试验的成果,意味着什么。一个在不起眼的大学里冒出来的耀眼的学术明星,就这样落在了地上。但是,没有想到,这几天,韩春雨做代笔博士的录音也曝光了,这个学术明星,曾经干过替人代写论文的买卖,一篇博士论文7000元,硕士论文4到5000元,要价并不太高。但是,这事的败露,让韩春雨的坠落,掉到了地平线之下。

韩春雨的冒头,在当初是一个奇迹。可是,中国学界,不负责出产奇迹。奇迹的喧嚣过后,是一地鸡毛。

说起来,在大学里,代写论文的事儿从来都不稀罕。有一度,在网上就可以公开查到相关的网站,人家进行“专业服务”,从代写,到代发,一条路服务。教育行政部门对硕士和博士论文有什么样的要求,人家就提供什么服务。当然,这个“行业”,也有韩春雨这种单干户。客观地说,这样的单干户,本事还是不小的,至少,人聪明,也能干。

说也奇怪,在大学里,甚至整个学界,不是所有人,但有相当多的人,对于作弊两个字,缺乏起码的羞耻感。考试作弊的大学生,作弊成功之后,会公然对同学炫耀。至于作业直接从网上摘,则更是司空见惯,连老师也赖得查证了。自然,这样的同学读了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如果家境不错的话,买论文,也是顺理成章。而家境不好的学生或者年轻教师,就出来干代笔挣钱。两边都是作弊,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作弊是一切正经事业大敌,是学术的致命伤。我想,这一点,任何一个从事学术的人,都心里明镜的。但是,这样的作弊,却在流行。单单谴责学界中人没有廉耻,恐怕也不行。因为现行的学术体制,比如大学里规定的研究生和教师发表量,实际上就在催生这种作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术道德,已经变成了一个只能在场面上讲的事儿,私底下,好多人干的恰恰是相反的事儿。由于太普遍,早就没有人在乎了。被抓住,就算倒霉,抓不着,接着干。很多学术大腕,竟然也有这样的事儿。他们倒不是花钱请代笔,而是直接鲸吞学生的成果,或者大刺刺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在论文原作者前面。性质,更为恶劣。

这样的事儿,据说官方一直在抓,我也相信他们有诚意管。但是,好像收效不大。在一个有学术共同体的国家,这样事儿,其实不会很多,因为一旦败露,就会被逐出学术共同体,再也干不了学术了。然而,在我们这里,这样的事儿,却只能由行政机构,用行政手段来管,怎么管,都管不好。

一个必须由人拿着鞭子看着,才能守规矩的学界,出不了奇迹。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