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黑社会的黑

黑社会的黑

在中国历史上,帮会这种东西,虽然自古就有,起起落落。但真正成型的帮会,还是在清朝中期以后,以天地会、三合会、三点会、洪帮、袍哥等面目出现的。大运河漕运体系解体之后,漕帮兵丁演化成的青帮,也有一席之地。

这样的帮会,其实不是像后来他们自吹的那样,是反清复明的团体。自所以结成帮会,仅仅是由于一些脱离了宗法体系的农民,在外讨生活互助的需要。有了帮会,这些从事车船店脚,医卜星相和打零工散工的游民,就有了组织,不会轻易被人欺负。但是,由于这些组织既非政府控制,也非士绅领导,所以为朝廷所不允许。政府的镇压,使得他们从一开始就呈现出离经叛道的倾向,为了抱团生存,不得不干一些政府法律不允许的勾当,自行执法,自力救济。

当然,帮会成员众多,山头林立,我们不能说,绝无一例欺压良善、为非作歹的。但是,帮会的规矩,的确不许帮会成员随便欺负人,尤其是欺负那些弱势之辈。帮会,在后来虽然一直被跟土匪一样,被人们视为黑社会,但他们跟土匪还是有区别的。很多帮会,不仅排斥打家劫舍的行为,而且社会有纠纷,他们还能起到主持公道的作用。很多茶馆吃讲茶的行为,实际上都是帮会在主持。一句话,在帮的人,也得讲道理。

昆山砍人事件的那位龙哥,和他所在的天安会,一帮文身的赤膊大汉组成的帮会,跟过去的帮会,已经没有丁点的共同之处了。这样的招摇,这样的炫耀,这样碰上点事儿就打人砍人,实际上是从香港影视剧里学来的戏剧化黑帮。就像这回犯事那样,龙哥喝了酒,还开着宝马满世界走,明明是自家没理,把车开到非机动车道上,撞了人,还下车几个人殴打人家,打了人,人家没还手,你还要回车里拿出大砍刀砍人,似乎非要致人死命不可。杀人不过头点地,自古以来,欺负人没有这样欺负的。这样的人,如果在晚清民国的被帮会碰上,被三刀六个窟窿的,恰是这个龙哥,不会是别人。

这样满世界横着晃,一点道理不讲,玩命欺负人的黑帮,居然在昆山这个地方,活得居然有滋有味,在扫黑除恶的运动正在开展的时刻,他们居然能这样嚣张,真是让人不解。如果不是这个龙哥在挥刀的过程中把刀掉在了地上——这样的机会,对于被欺负者来说,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么倒在血泊中的,就不会是这个嚣张的龙哥,而是那位平白被欺负的人了(在面对几个强徒,对方并没有收手,用抢来的刀还击,有人还在谈什么防卫过当,甚至故意伤害,更是令我不解,难道被害人只能伸着脖子让人砍才算正当?)。

这样公然不讲道理欺负人的黑帮,招摇过市,显然,至少,在昆山这个地方某些方面出了问题,有这样的问题,良善百姓,可就有麻烦了。

推荐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