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滥权马屁多

滥权马屁多

北宋一朝,在宋神宗之前,尽管官制结构叠床架屋,冗官成灾,但是,由于政治气氛比较宽松,臣子敢说话,台谏和御史也比较尽责,当道之人还算受规矩,所以,官场上的升迁,虽说慢点,但秩序还比较正常。官大的,不能奴视官小的,上司也不能对下属有过分的要求。所以,拍马屁这种恶习,虽说依旧存在,但并不猖獗。

自打宋神宗起用王安石,锐意变法,由于受到的阻力太大,而皇帝和宰相,变法的决心更大。于是,在皇帝的支持下,敢任事,也不怕事的王安石,大刀阔斧地裁撤不热心变法的旧人,大胆引进新人。一时间官场大乱,各种侥幸之徒,发现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于是,纷纷表态赞同新法。表态还不够劲儿,捕风捉影,大肆宣扬新法的好处,证据无论真假,有人说,大家就一窝蜂跟着说。这还不够劲儿,于是,人们开始拍王安石的马屁了。

由于宋朝的皇帝,并不亲操政务,无论进人退人,都是宰相说了算。王安石圣眷之隆,无人能及,在用人上,说一不二。所以,拍他的人,比称颂皇帝的,还要多。王安石倒不是个奸邪之徒,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这个拗相公,也分不清到底人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感觉新法受广大干部的拥戴,总是好事。

得意之人,在过生日的时候,最能显示其得意。只要过生日,不仅送礼的多,而且恭维话可以成筐成担地讲,不用担心人家嫌肉麻。因此,每逢王安石的生日,朝士献诗颂,僧道念经做功德。一班儿衙门里的差役,就弄些麻雀鸽子在院子里放生,说是给王相延年益寿。当年的光禄寺卿鞏申,年岁一大把了,既没有本事做诗,也不会念经。别处心裁,买了一大笼子各种鸟儿,在王安石生日那天,正经八本地祷祝一番,然后打开笼子放生,一边放,一边说,恭祝相公一百二十岁!正好那时候,拍马屁的风气正盛,边境上,有一个边帅的妻子生病,边帅麾下一个虞候,就是随从,知道消息后,自己割下一块大腿上的肉,献给边帅,算是割股疗亲了。人们把这两件事放在一处,写了一个对子,上联是:虞候为县君(边帅妻子的封号)割股,下联是:大卿与丞相放生。

中国的官僚制,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官本位的价值观,由来已久。官员升迁,从来都是万众瞩目的头等大事。只要按部就班,按规矩来,官场秩序和风气就还好。但只要开始折腾,大出大进,幸进之徒,就会活跃起来(后人总结道:要想富,动干部)。这种时候,在用人上,肯定免不了滥权。有滥权,必然有马屁。就算主事者不乐意吃恭维,受马屁,也挡不住人们不顾一切往上涌。时间久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涌上来的,都是马屁精。王安石精心设计的变法,就是这样被废掉的。可惜,一直到死,这拗相公,都没有搞明白他的变法是怎么就垮掉的。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