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鸣 > 一个一直在恋爱中的女孩

一个一直在恋爱中的女孩

文革中,漫说中小学生不能谈恋爱,大人也不行。实在年龄大了,需要嫁娶了,那叫解决个人问题,去办了就是。即使革命的爱情,似乎也不提倡谈。但是,在那时我们的学校里,有一个女孩子,总是在恋爱中,居然没有人管。

这个女孩叫婷婷,是王婷婷,还是汪婷婷,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反正大家都管她叫婷婷。那一年,她十二岁,好像在上六年级。当时的六年级,就是初一了。婷婷发育很早,才十二岁,女性的特征就都出来了,胸部鼓鼓的,屁股翘翘的,特别的大。长得说不上好看,但肯定不难看。一对儿不大不小的眼睛,总是喜欢瞟人,间或一轮,就给你飞个媚眼。

婷婷喜欢一个很帅的男孩,这个男孩是学校宣传队的,下课之后,需要排练节目,婷婷就在教室外面等他。等着等着,人就进去了。负责老师也不撵她,任由她靠在桌子旁,拿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男孩。整个教室的人,都很不自在,但婷婷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排练完了,男孩回家,她就跟着,一路有一搭无一搭地跟男孩说着话。男孩还不懂男女之事,但也不怎么喜欢她,话很少,走到家,一溜烟就钻进去,连声道别都没有。然而,下次,婷婷还跟着人家。

过了一阵儿,婷婷又换了一个人,喜欢上一个爱打篮球的男孩了。人家下课去打篮球,婷婷就在篮球场旁看。只要是男孩子上篮,她就大声叫好。看球的人都觉得不好意思,可她一点感觉都没有。等那男孩子玩够了,起身回家,她又跟着,男孩子不理她,一阵快跑,就把她给甩开了。

人们都说婷婷是花痴,但她这个花痴,跟我们这儿曾经有的一个花痴不一样,那个人经常脱衣服,婷婷可不这样干。

但是,在那个岁月,为何婷婷这样追男孩,老师都不管呢?

谜底很快就揭开了。有一天,场部来了几个穿着草绿色军装的人,老师召集全校师生开大会,在会上,那几个穿军装的人介绍了一个案子。说是某某人,是一个小女孩的姨夫,小女孩就寄养在他的家里,结果他趁机强奸了外甥女,而且不止一次。这次来,就是要征求一下师生的意见,对这个人该怎么判。

记得那时候公检法已经被砸烂,抓人的事儿,有的归掌权的造反派管,有的则归军人管。台上的那几个穿军装的人,好像没有领章帽徽,到底是造反派还是军人,我们这些学生娃子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是明白的,就是抓了人如果要判刑的话,要有群众专政,听取群众的意见。

记得那天还真的发了票,上面有四个选项,最低是十年,然后二十年,无期徒刑,死刑。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圈了第四个选项,一致要求判这禽兽死刑。那年月,只要是开大会投票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一般的结论,都是要人死。那天,投完了票,大家都很欢乐,好几个同学,甚至跳了起来。同时,也都原谅了婷婷,原来,她是被她姨夫糟蹋了。

尽管如此,一个男人糟蹋一个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中好些男孩子还是稀里糊涂。会后,我们讨论了很久,所谓的糟蹋,到底这个男人对婷婷干了些什么呢?其中一个男孩子最后下了结论:他姨夫一定是抱着她睡觉了!

会开完之后,到底婷婷的姨夫是不是被判死刑了,我们谁也没打听。这个事,就这样翻过去了。婷婷还是一个又一个地追男孩,老师还是不管,同学们也不再好奇。只是,不管她追谁,谁都不乐意。

其实,尽管我们学校里的学生年龄不大,但有些上学晚的男生,其实对男女之事已经明白了。婷婷年纪虽小,但性特征这么明显,对这些男生,还是有诱惑力的。可是,就是这些在我们看来平时很骚的男生,也不敢搭婷婷的茬儿。有时候,会忍不住偷看几眼,只要婷婷真的对他们转过头来,立马人就都散了。

日子就这样过去,我们的农场,改了兵团,成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个团。领导都换成了现役军人,但我们学校级别太低,轮不到现役的人来管。于是派了几个复员兵,暂时负责学校的事务。

那时候的复员兵,都没有什么文化,学校的事儿,他们也不怎么会管。好在那时候也不怎么上课,上课也就是学语录。他们几个领着学生开开会,出出操,倒也能对付。

不过,几个大小伙子,成天就干这点事儿,还是精力过剩。有个阶级斗争弦绷得特别紧的复员兵,开始抓反修斗争,要求住校的学生晚上站岗,挖地道,修工事。只要看见什么地方升起信号枪发射的信号弹,立刻就带人冲过去,虽说百分之百都扑空,但只要发现,就一定得扑过去。

只是,这样提高革命警惕性的结果,没有抓到搞破坏的阶级敌人,也没有抓到苏修特务,反倒抓到了我们的一个老师。

我们学校的老师,多数都出身不好,只有少数出身不错,这时都担任了一定的职务。被抓的这个老师,恰好是出身好,而且特别革命的。被抓的时候,他正在跟婷婷拉拉扯扯,婷婷好像是有点乐意,又有点不乐意。实质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但黑灯瞎火的,一个男老师扯住一个女学生,算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的复员兵立刻把这事上升到路线的高度,将这个老师扭送团部。这个老师当然不认账,但大家都觉得他没按好心。问婷婷,婷婷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什么也不说。被问极了,说了一句:“他不像姨夫!”尽管还是可疑,最后念在这个老师出身好的份上,没有处理,只是调离学校,去砖瓦厂了。

事情过后,同学们更同情婷婷了。但是,过了不久,剧情居然反转了。婷婷的姨夫,最后被判了无期。婷婷的姨妈,到团里找领导,说她丈夫被判重了,要求改判。她姨妈拿出来一个学生的作业本,上面有婷婷写给她姨夫很有爱意的话。说实际上是婷婷勾引的姨夫。至少,婷婷挺喜欢她姨夫的。

改判没有发生,但婷婷已经没有人同情了。到后来,我们才明白她说那个老师不像姨夫是什么意思。她跟她姨夫之间,尽管是不伦之恋,还是有点情意的,但这个老师,却只想占她的便宜,十有八九,是想霸王硬上弓。

推荐 13